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深夜

  时间寂静了两秒左右,王伯的声音幽幽传来,道:“我是王伯,给您送晚餐。”

  我从床上跳了下来,匆匆忙忙的将铁链扯下,这一过程让我产生一种愚蠢的感觉,好不容易拆下铁链,忽然又听见门外传来咚的一声巨响,让我准备开门的手骤然停止。

  “王伯?”我小心翼翼地询问。

  “是我。”王伯说。

  听到他的声音让我松了口气,打开门,见他端着个银盘子端端正正地站在门口,我快速地扫了一眼自己的晚餐,晚餐吃的是牛排跟沙拉。

  “刚才发生什么了吗?”我问,心有余悸地望了望走廊,走廊里一片漆黑,银盘子上的烛光将王伯巨大的身影重叠在对面的墙上,瞬间被黑暗吞没了,像没了影子一样。

  “大概是蝙蝠弄倒了挂在墙上的画吧。”王伯也跟随我的目光看了一眼,随后说道。

  “抱歉,让你久等了。”我略带歉意地说,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愚蠢。

  他却对我说:“做得很好。”他露出一丝顽皮的微笑,很快就消失在他职业的脸上,却使我吃了一惊。

  他走进房内,把盘子里的食物快速地摆在桌子上,然后拿起盘子退到一边看着我,我关上门,走到位置上坐下,抬头问他说:“您吃了吗?”

  “已经吃过了。”他微微一笑。

  我便拿起刀叉装模作样的用起来,实际上我是第一次使用这种餐具,为了不在外人面前出糗,我尽量的装出自己很熟悉的样子。虽然是第一次使用,但也曾见过上级用餐,所以总算能够得体的拿着。唯有一点使我感到尴尬的事,我费了好大的劲,把盘子弄得咯吱咯吱的响,才割下一小块肉。

  我看了王伯一眼,心想他怎么还不离开啊,一边对他笑着把肉吃进嘴,五分熟的牛肉简直跟生的没什么两样,浓浓的血腥味呛得我差点吐了出来。

  “不错。”我笑道。

  王伯露出理所当然的微笑,倾着身对我说:“那您慢慢品尝,我先退下了。”

  “谢谢。”我说:“对了,你能给我一个打火机吗?”

  我猛然想起自己没有生火的工具,要是蜡烛灭了可就麻烦了。

  王伯熟练的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只红色的打火机,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早就想到我会找他要一样。

  “谢谢。”我说着双手接了过来。

  他拿着银盘子慢慢的走出门,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侧过脸看着我道:“夜晚请记得锁门,宅里的蝙蝠有点多。”

  我立马站了起来,点头道:“嗯,是的,好的,我会的。”我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慌张,当他侧过脸看我时,惯于浮现在他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警告,使我清晰的意思到这不是一句玩笑。

  待他一离开,为了防止那该死的蝙蝠前来拜访,我便再一次费劲的将门锁上,锁上了门,再看盘子里的肉,已全无胃口,只觉得胃里翻腾,刚吃进去的那一小块肉似乎正闹腾着要从嘴巴里出来,我忍了几次没忍住,还是跑到厕所里吐了。

  小块腥红在漂浮在黏糊糊的黄色的苦水中,我毫不犹豫的将它冲走,又回到房间颓废的躺在床上,对于那盘诱人的肉敬而远之。

  我很快就睡着了,入睡的速度快得连自己都没察觉到,不知睡了多久,深夜里忽然传来一声狼嚎把我惊醒,一声又一声的狼嚎从头顶清晰地传下来,空灵且空洞,像是扭曲的鬼魂的尖叫般。

  声音一直徘徊不去,我抓着被单不敢动弹,也许因为下船后遗症,我仿佛看到了狼群就在自己周围,贪婪的注视着我,我浑身发冷,像害了病一样,幸好蜡烛还没有熄灭,房间还是亮的,过了会我回过神,自己足足盯了空白的天花板半个多小时。

  我下了床直接走到厕所,开了水快速的洗了把脸,厕所里连面镜子都没有,我看不到自己此时的表情,心脏却猛跳个不停。

  回到房间看到盘子旁边的沙拉,米白色的沙拉酱如蛆虫一样弯弯曲曲的缠绕在生菜上,与番茄流下鲜红的汁混合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糟糕,可我饿极了,旁边的肉又不能吃,只能狼吞虎咽的把沙拉吃了。

  我估摸现在应该是夜晚三点钟左右,由于关着窗,我无法判断现在真正的时辰,我走到窗边,想打开窗透透气,忽然从走廊里传来“咚”的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跳,猛地回身,死死的盯着门看。

  房门纹丝不动,我也松了口气,才发现自己流了一身的汗,宅子里的蝙蝠如此猖狂,想必外面的蝙蝠会更多,如此一想,我便取消了开窗的念头,转而走向厕所,脱去了衣服,拧开水头站在莲蓬下冲洗身体。

  水可真冷,初淋时吓了我一跳,身体猛的一抖,打了个颤,水像是从地下直接抽取上来的一样,深藏在地下几百年的水如冰水般,让人从头冻到尾,把灼热的神经也冻成冰霜。

  冲了身体,走出来时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我笔直的走向床铺,拿起来衣服来穿上,忽然,我发现一件事,桌子上的剩菜不见了!

  这一发现又让我吃了一惊,我猛地看向门,铁链依旧牢牢的锁住门,保持原来的模样,不见得有人曾经来过的痕迹,东西怎么会不见了呢?我咽了口气,三步并成两快速的走到门边,拉了拉门,门却因为缠绕着铁链被死死的锁上,拉都拉不开。

  难道这房间还有别的通道?我心急火燎的检查起来,窗锁得紧紧的,桌子椅子下都没有机关通道,床下也没有,我仔细的检查墙壁的每一个角落,除了够不着的天顶,其他地方都坚实得如磐石一样。

  难道是从上面下来的?不,不可能,下面如此坚硬,上面理所当然也应该如此,想到这,我有有些好奇楼上是什么了。不过,这念头很快就被走廊里传来的“咚”一声吓没了。

  空荡荡的走廊偶尔传来“咚”一声,像除夕夜的钟声般,悠然幽远却令人毛骨悚然,如今我还陷在是何人前来我房间将牛肉吃掉的困惑中,再无精神去理会外面的声音,我害怕自己睡到一半时,也会像剩下的菜一样。

  我半眯着眼,时不时的打盹,却尽量保持清醒,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第一缕阳光从窗户的缝隙照进来,一点一滴连成线,落在烛心上,点点聚成光,金丝楠闪烁反射,相交辉映,炫彩夺目。

  我懒洋洋的翻了个身,阳光使人感到温暖,也让人觉得安全,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王伯的敲门时使我从床上醒了过来,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觉似乎刚入睡一般,我开了门,王伯看我时愣了下,僵硬的笑容定格在他嘴边一闪而过,他微笑地问道:“昨夜睡得可好?”

  “很好。”我说:“只是夜晚的蝙蝠有点多。”

  “把您吵醒了吗?”他走进门。

  “我听见狼嚎声。”我说:“好像是从悬崖上传下来的。”

  “也许是风声。”他把桌子上的白瓷移到一边,为我摆上早餐,“您没亲眼看见对吧。”

  “是啊,窗户跟门都锁得紧紧的。”我说,我正考虑是否将昨夜发生的怪事告诉他,他却利索地收拾了盘子,转过身恭恭敬敬地看着我。

  “请用餐。”他说。

  “啊……哦,谢谢。”我说。

  他退了出去,我丧失了开口的机会,只能叹一口气。早餐是白粥荷包蛋,于我而言刚刚好,饿了一整夜,能够痛痛快快的吃一顿早餐是极其美妙的一件事,我甚至能感受到米粒在齿间碾碎的香味。

  我换了一身衣服,打开窗让新鲜的空气灌进屋子,从窗户往外看,能看到海岸线,高耸的护城墙外森林茂盛,景色一绝,湛蓝的天空广阔无垠,天上连朵云都没有。

  城堡前的空地大如广场,中间耸立着一座三仙女捧珠的喷泉,空地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见一点垃圾,只是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辽阔的空地上竟没栽一棵树,一丝绿色也不曾见,柏油铺成的广场,空洞洞的如死人棺材上的锡金一样。

  从我的窗户能看到紧闭的大门,我好奇地看着那扇门,铁门并没有上锁,甚至连个栓都没有,听说西方有全自动的装备,门能够通过电控制,让它自动开启关闭,联想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心想这也许就是西洋人所说的“电动门”了。

  只是,从昨夜遇见的情况来看,这宅子又似乎没有通电,照明的工具只有蜡烛,连手电筒也没有……很多很多矛盾的东西,虽然觉得奇怪,但我也没有过多的追究,在我心里,基落岛的主人就是个奇怪的人,一个奇怪的人能做出多奇怪的事情并不足以为奇,因此,我信誓旦旦的认为,无论在基落岛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能处之泰然的面对。

  我在房间里端坐着等待王伯,他差不多要来带我前去觐见他的主人了。

第七章:深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