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气讯息万变,早晨还晴朗的天空,不到半个钟头的时间,便已被乌云占满,黑滚滚的乌云快速涌动,像波涛汹涌的海浪般,远处的海平面却安静得如一副画。

  “快下雨了。”我自言自语道,没人能与我交流,我独自站在窗口眺望远方,基落岛与世隔绝,孤苦伶仃的与我形影相吊,空旷的广场空洞零落,即将下雨的天,竟见不到一个活动的人,使我不免萌生出整座岛只有王伯一人的念头。

  天空飘起雨丝,这时传来敲门的声音,我说:“请进。”

  门发出吱呀的声音,王伯推开门走进来,我转过身看他。

  “请跟我来。”他毕恭毕敬地说。

  我们穿过走廊,尽管是白天,走廊里光线依旧很差,天空的灰暗仿佛偷跑到走廊里躲起来一样,我经过三间房,两间在左边,一间在右边,与我的房间相隔三米左右,三间房无一例外都关着门,听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

  “这座宅子住了多少人呢?”我好奇地问。

  “非常多。”他走在我前面带路,头也不回地说。

  我又问道:“您家主人的家眷都居住在这里吗?”

  “是的,都住在这里。”王伯简明地说。

  “除了你家主人他们一家人外,这里还有像我一样被请来的人吗?”我问。

  “是的,有的。”王伯停下脚,转过头来看着我说。

  他又继续往前走,我们下了回旋楼梯,来到了一楼,一楼非常的干净,却给人荒凉的感觉,几根圆柱上刻着饕餮、恶龙、野鬼等雕塑,几近逼真,让人感到使分压抑,仿佛无论走到那里能感受到它们跟随的视线。

  一楼更加昏暗了,我仔细地观察了下,没有电路也没有灯,生活在这里的人定是不过夜生活的,否则怎么会连个照明的工具都没有呢?从一楼左拐右拐来到大厅,厅堂极其巨大,可容下三四百人开办舞会,可天顶却没有掉灯,作为舞会的场所它又太过寒酸了。

  正对着厅堂的是大门,从大门可以笔直的望见远处紧闭的铁门,大门与铁门两者之间处在同一地平线上。门口向内立着两只石狮子,我还是头一次看见朝内摆的狮子,两头狮子血口大开,匍匐抵在距离地面一米高的石头上,仿佛监视者一样,随时准备从石头上跳下来。

  在厅堂深处有一个半掩盖的铁门,铁门外就是庭院,庭院与广场无异,没有一丁点儿的绿色,中间耸立着一座三米高的双龙逐珠的喷泉,龙的脸刻得狰狞,仿佛冲破地狱的野兽,凶恶的面相冷漠无情,雨丝慢慢的打湿它的身体,让它看来就像要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

  围着庭院有一条曲折的走廊,经过走廊可抵达建立在半山腰上的城堡,我在王伯的带领下慢慢的往城堡走去,城堡如一头匍匐在半山上的巨兽,黑色的外表阴郁冷漠,宏伟而抑郁的气息威迫来人。

  “这庭院里怎么不种点什么呢?”我一边看着外面一边说,雨很快就把地面打湿了,土地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甜腻腻地像打翻了蜜。

  “我认为这里的树够多了。”王伯说。

  他放慢脚步,我加快速度与他并肩行走,他既特意放慢步伐,看似有意与我交流,我便说道:“是的,建造在森林中的城堡可不常见,这座城堡很有特色。”

  “我家主人很喜欢绿色。”王伯说。

  “恐怕他还喜欢千奇百怪的东西吧。”我说。

  “人!”王伯转过头看着我,食指肯定地对我指道:“他最喜欢人了。”

  “呵呵。”他的眼神闪动,仿佛瞧见新奇的玩意似的,我内心感到惊诧,表面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人是一种奇特的生物。”过了会,我说道。

  “是啊,人有生老病死,麻烦事一堆,有时脆弱得跟树叶一样,有时却又顽强得跟藤蔓一样。”王伯微笑着说,“所以,他最喜欢研究人类了。”他特意加重口气,指了下城堡。

  “他是人类学专家吗?”我笑道,迎上王伯不解的神情,我又解释道:“现在兴起的一门叫科学的东西,其中,研究人也成一门学问了。”

  他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笑道:“原来如此,不过大概对于研究人类这方面,我的理解跟你的理解有所不同。”

  我并不想跟他深究学术上的事情,何况这一点也不是我的专长,于是我默默表示认同他的话点点头,又说道:“这儿可真安静啊。”

  雨丝沙沙,树叶飒飒,海水咕咕,自然汇聚成古典乐,在雨天里欢快的演奏,遥远的硝烟,炮塔消失在淅淅沥沥的雨水里,穿梭街道的脚步声,肩膀挨挤,叫喊,杂骂融汇在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可是孤岛特有的宁静,别的地方都领略不到。”王伯颇为自豪地说。

  过了会,他又感慨地说道:“有人的地方,哪怕是再大的空间,都显得聒噪。”

  “大家都还没醒来吗?”我笑着问。

  “今天没太阳。”他笑着说:“没有太阳的日子,所有人都不会出门。”

  “雨天散步也不错。”我说。他用奇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令人感到愚蠢,仿佛我的话是三岁小孩的天真发问一样。

  我们走上阶梯,来到一扇木门前,木门有点腐朽了,木片斑斑挂在门上,似乎一出手就能掰下一大片来,门上没有环扣,也没有任何雕饰,俨然是随随便便找到一块木板给安上去的一样,粗糙得与精致的古堡格格不入。

  王伯轻轻一推,门便朝里打开了,展示在我们面前的是空无一人的厅堂,冷风呼呼从远处的窗户吹了进来,肆无忌惮地在开个人的舞会,我跟着王伯走进去,待我进入后,他又转身把门关上。

  我吃惊的发现,木门近两尺厚,比我的身板还要厚上一些,木门发出砰的一声。

  “请!”在我发呆之余,王伯对我说道。

  我跟着他经过两个大厅,走上向上的阶梯,在第三个阶梯口向左拐,又走进另一间厅堂,穿过厅堂后便一直看到一条狭小的回旋石梯,石梯笔直向上,我们走向阶梯,所经过的岔口都不进,一直往上走直到来到阶梯的尽头,一个半掩盖的木门口。

  “请等一下。”王伯转过身对我说。

  “嗯。”我点了点头,站在石梯上望着他走进虚掩的房间。

  透过房门的缝隙我能窥见里面的一些场景,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目之所及之处,什么也没有,只有一面洁白的墙,墙上插着烛台,烛台向外倾斜,上面摆着半截白色的蜡烛。

  房子里透出一股浓浓的腐臭味,像是发酵的粪坑流进翻滚的水沟里一样,味道既浓又刺鼻,呛得人受不了。

  我等了好一会,王伯才从门里走出来。“我能进去吗?”我望着他说。

  “主人刚睡醒,还请您再等一下。”他微笑道。

  “嗯。”我靠着墙壁看着对面灰白色的墙,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终于走到这一步了,糊里糊涂的来到基落岛,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夜,现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我却突发的害怕起来。

  “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我侧过脸看着王伯问,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挡住了房间虚掩的缝隙,这时我忽然发现,作为一名中年管家,他也太健壮了。

  “他是一个喜欢研究人类的人。”王伯微笑道。

  尽管他笑起来一脸慈祥,但依旧无法抚平我的心惊。“我希望他能看得起我。”我说,虽说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可一直在底层打滚,并没有见过大场面,我的信心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早就化成冰稍消失在热水里了。

  “您是被邀请来的,主人从来不会歧视自己的客人。”王伯说。

  我扯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我?”

  等不到他的答复,我只好继续说:“我既没钱又没势,家庭条件也不怎么样,祖上几代人一直都是白丁,书读的也不多,年龄又大,身体又弱……”

  “也许主人就是想要找一个像您这样的人。”王伯打断我的话,说。

  我并不觉得受到鼓舞,却因为不小心把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说出口而懊悔不已,简直恨不得把刚才说出来的话重新吞回肚子。“你的主人除了研究人类之外还有什么兴趣爱好吗?”我问。

  我正在试图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压制住,转移话题并希望吸引他的注意力,期望他能把我所说的话忘记。

  王伯想了想,说:“他喜欢养些小宠物。”

  “宠物?”我破口而出地问,我并没有看到这栋城堡里有任何动物。

  “嗯。”他轻轻的点了下头。

  “他喜欢什么动物呢?”我问,我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各种各样的动物都喜欢,但他讨厌狼。”王伯说。

  我想起昨天夜里听到的声音,但……“这座岛上还有狼吗?”我问。

  “没有。”王伯说。

  他否认得太快了,反而让人起疑,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假装认可他的话,心中的想法却与之相反,在经过他的否认之后,我更加确认昨天夜里听到的声音是狼嚎声了。

第八章: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