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同伴2

  热腾腾的水从铁莲蓬掉下来,我把衣服脱个精光,仍由带着铁锈味的水淋遍全身,紧绷的神经像泡在水里的海绵般慢慢舒松开,氤氲的水汽将劳累一扫而空。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响起敲门声把我吓一跳,辜泉坤的声音传来骂道:“掉厕所了啊!”

  我赶紧关掉热水,快速的换衣服,夹着行李开门出来。

  “看,仙人出浴。”椅子上的人笑道。

  “令人作呕。”辜泉坤说。

  “你那个包里有什么?”椅子上的人依旧保持我进来时的姿势,向我问道。

  “没什么,就是一些脏衣服。”我说。他指了指桌子,我只好战战兢兢走过去,将行李放在桌子上打开给他们看。

  他们把我的东西都翻出来,又胡乱的塞回去,正做着这些事的时候,椅子上的人问:“你叫什么?”

  “蓝青海。”我说,我的声音已经不再颤抖了,可声小得如蚊叫。

  他瞟了我一眼,道:“图尔,那是顾银军。”

  “嗯。”我轻微的抖了下。

  “现在你是我们中的一员了!”他转过脸看着我,直到我领悟地点头,才继续说:“你记住,第一,食物共享;第二,万事谨慎;第三,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第四,好好活下去。”

  他的目光随着他的话而越加坚定,眼神愈发明亮,这种坚毅的情绪也在短暂的时间感染了我,使我不屈的本质浮上心头。“嗯。”我轻轻地点了下头。

  “把衣服脱了,泉坤,找条裤子给他。”他对辜泉坤说,而后又对我笑道:“漂亮的衣服要留着穿回家。”

  辜泉坤跳下桌子,从床底拉出一个破箩筐,在里面挑了条藏青色的裤子扔给我,并说道:“你先将就穿,过段时间就适合了。”他把我的行李也拿到床下藏了起来。

  “谢谢。”我接过手,低声说。

  然而他们却笑了起来,图尔对辜泉坤笑道:“你听到了吗!不愧是“文明人”,说谢谢呢!”

  “笑屁,你一开始来的时候不也是这样!”辜泉坤笑着说。

  他们之间的对话毫无恶意,极像天真单纯的高中生在操场上嬉笑打闹。雨下得更大了,日晖消失得无影无踪,乌云遮住天空,窗外如夜晚降临般,黑暗钻进房里来,惊醒了躺在床上的顾银军,他猛地跳起来,飞快地冲到窗边,瞬间将窗关上锁住。

  “丫的天气!”他啐了口涂抹在窗上,转过身看到我,眉头一皱,阴狠地说:“谁让你把身份烙在手上的!你这么想死吗!”

  我立马将右手捂住,战栗地看着他们,而他们也正用一种恶毒的冷漠看着我。

  “上一次把身份烙在显眼的地方的人活了多久?”顾银军问,他慢慢地走回床,坐在床沿。

  “嗯,最短记录是二十六分钟,那家伙刚回到房间就给人撕了,哈哈。”图尔发出恶毒的两声笑声。

  我正在发抖,把右手抓得泛红,这时辜泉坤从箩筐里挑出一件红色的衬衫撕成条,揉成一团扔了过来,我赶紧抓住,转个身用嘴跟手快速的把烙印圈起来。

  “他看起来就像新郎一样,对吧!”图尔问辜泉坤,他说:“你们国家结婚穿红衣。”他指了指我的手,感叹道:“我曾经有幸参加过一次,可真热闹,几百号人在一起,布满珍稀佳肴的宴席从门口摆到镇门口,谁都可以去吃,乞丐也可以,只要一声祝福,包你吃到饱。”

  “一点也不像!”辜泉坤说,“从没见过新郎赤身裸体的!半条红布条算什么!”

  “倒也有在手上裹红布条的人。”顾银军躺下后转了个圈,把两条晃晃荡荡的腿移到床上。

  他只说了一句便不说了,谈话戛然而止,突兀得让人感到尴尬,过了会辜泉坤说:“你说的是撞鬼的人吧!”

  “哼哼~”于是顾银军从鼻腔发出两声轻蔑的哼声。

  他们不再看他,转过脸看着我,辜泉坤跳上桌子盘腿坐在正中央,图尔对我努了努下巴,轻声道:“坐吧。”

  我正求之不得,赶快坐在地面上,两条支撑不住的腿终于得到解放。

  “白白胖胖的肉。”辜泉坤贪婪地盯着我。

  “没过几个月就结实了。”图尔说。

  辜泉坤咂了下嘴,偷偷的切了声。

  几个月,我听到这句话,心即刻沉入大海,我还要再呆几个月才可以离开吗?我感到绝望。

  这时,又听见图尔问:“喂,你对这座岛了解多少?”

  我摇摇头,充满苦楚地说:“我对它一无所知。”

  “一开始来的时候大家都这样。”辜泉坤说。

  图尔问:“这座岛的名字你总该知道吧?”

  “基落岛。”我说。

  我说话的时候,辜泉坤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床底下摸出半截圆胖的蜡烛,他把蜡烛点燃,慢慢的走回桌子。

  我看得很清楚,他用的是我的火机,我的火机跟行李放在一起,现在成了他的物品了。

  “这是一座非常诡异的岛,岛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活人。”辜泉坤把蜡烛放在桌子上,烛火映得他枯黄的脸像落在地上的黄叶一样。

  “没有活人?”我吃了一惊,惊恐地看着他们。

  “喂喂喂!你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解的!”图尔半侧着脸笑着看辜泉坤道。

  “我说的可是实话。”辜泉坤笑道。

  “总得来说,除了和我们一样被邀请来基落岛的人是人外,没有一个是真正的活人。”图尔解释道。

  他继续说:“我们来这里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王伯口中所说的无价之宝,不知你知不知道,基落岛很有钱,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大多数人都是冲着钱来的。想一下,比钱还要贵重的东西!这是他承诺给我们的!只要我们赢得游戏!”

  图尔露出豺狼般的眼神,龇牙咧嘴使脸变得狰狞,可只是一瞬间,他仿佛受到严重的打击般,神飞色舞的脸瞬间变得惊恐万分。

  又一瞬间,他的脸恢复了正常,声音也从狂妄变得严肃起来,他说:“我们没有食物,如果你想在这里活下去,你就得知道几个事情!”

  他不等我提问,就自顾自地说:“第一,没有太阳不出;第二,房门、窗要紧锁!不能留一点缝隙!第三,食物每个月发放一次,一次只有一个!食物要囤货。”

  他侧过脸看着辜泉坤,问:“你有没有要补充的?”

  “嗯。”辜泉坤歪头一想,说:“不锁房门的场面你见过了,但我想你不会想看没太阳出门的场面的。”

  “他们都不是人。”图尔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打了个抖,他的声调微微提高,说:“见过他们的人都没一个活的!他们称呼他们为守护者!但在我的国家,我们叫他们不死人!”

  “我们管他们叫僵尸。”辜泉坤说,他的话里带着笑与不屑。

  “这是一座僵尸的岛屿?”我问。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刚才不是说了!见过他们的没一个活下来!”图尔不耐烦地说。

  我瞬间恍然大悟,因为没有看过,所以这两个人展现了截然不同的表现,然而对我而言,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比不过吃人的人来得恐怖。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逃离这个地方!”图尔突然降低声音说:“王伯说,只要客人能离开,基落岛绝不挽留。”

  “但是我们连生存都是个问题,更别说离开了,离开这里只能靠船,可我们没有船。”辜泉坤说。

  他们又露出无奈的神情,然而这种无奈中却又带着一丝喜悦,像是一个站在金钱前犹豫不决的善良乞丐,他想要眼前的东西,内心却不允许他这么做,因此他只能把决定交给上天,让天帮他做决定,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也可以怨天,因为不是自己选择的,因此良心也过得去。

  我看出来了,他们渴望得到无价之宝。

  “身份是什么?”我鼓起勇气问,见过辜泉坤的狠劲,我想他们不会给我设置什么圈套,而既然他们能告诉我这么多的事情,那就说明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一员了。

  “我想,只是一个参加游戏的证明,以便把你跟食物分开。”图尔说,他沉想了会,又继续说:“现在在所有人中最流行的说法是,最后活下来的人,可以得到基落岛承诺的无价之宝。”

  “真的吗?”我脱口而出地问。

  图尔愣了下,说:“不知道。”

  王伯说基落岛没有规则,然而基落岛是有规则的,他只要我活下去,如果从这个层面考虑,也并不是不可能。

  “赢了就可以回家?”我喃喃自语道。

  “也有人这么认为。”图尔说。

  “这里现在有多少人呢?”我抬头看着他们。

  “呵~瞧这眼神!你们可得小心了。”突然,顾银军的声音插了进来,把大家吓了一跳。

  “还以为是只羊,没想到是头狼。”辜泉坤满意地笑道。

  我并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我的内心依旧瑞瑞不安,不过既然能让他们刮目相看,那我就继续假装下去吧,不管如何,我只是想回家。

  “明天不知道会不会下雨。”顾银军说着又躺下,“食物快放出来了吧。”

第十二章:同伴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