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纳兰溪

  “小心点!”顾银军又再次说道。

  我们几个背靠着背,不留一点儿空隙,距离我前两米的地方,有个穿着背心的粗糙的男人盯着我,他的体毛异常旺盛,薄薄的背心隐藏不住丰盛的胸毛,他朝我龇牙咧嘴,黄牙断缺,眼屎糊住眼眶,眼睛却精明狡猾。

  “蠢蛋,把你的刀给我。”辜泉坤突然低声对我说,同时他又把自己的斧头递给我,说:“你拿我的。”

  我们快速的交换武器,而我对面的男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凶狠起来,我心欢意乱,可深知现在不能错乱,因此也变得凶恶起来。

  他瞪着我,我瞪着他,这时,对方的团伙中有人开口道:“董东,别惹事。”

  那名叫董东的这才转移视线,我快速的扫了周围一圈,发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有人团伙里居然还有女人的存在!

  “那是……”

  我刚开口,图尔的声音严厉地呵斥道:“闭嘴!不要看!”

  我立马闭上嘴,仅刚开口的一瞬间,有女人的团伙中即刻有人瞪了过来,那些人一直盯防着我,直到我们上了楼梯,转个角,我仿佛还能感受到他的目光。

  一拐弯,顾银军就站住了,几个人站在走廊等着我们。

  “呦。”其中一个人开了口。

  我认出了这声音,是昨天在我房间里的那些人。

  “那个人是我们的。”他说,他也穿着一条短裤,赤条条的只剩下肌肉。

  “昨天是,现在可不是。”顾银军抬头看着他,慢慢地说,他的声音充满压迫与威胁。

  走廊里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两方人马蠢蠢欲动,我们只有四个人,一把小刀三把斧头,而对方比我想像中的人数还要多,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一倍,武器不仅有斧头,还有榔头,棒子与大刀。

  硬拼我们一定拼不过他们,我不自觉的往后退,却碰上了辜泉坤,他的手抵着我的背,把我硬生生的撑住。

  他从后面靠近我,在我耳边耳语道:“把斧头给我。”

  我们又一次换了武器。

  “把人交出来。”对方的头领说,他露出凶恶的面相,杀人的眼神在头发下闪烁。

  “你想要谁?”顾银军向前一步,不甘示弱地盯着他。

  图尔紧跟而上,辜泉坤推了我一下,我只好往前一步。

  “把人,交出来。”他特意停顿了一秒,在他旁边的人就在他停顿的一刹那将武器握紧。

  “你。”顾银军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无情又狠毒,他问:“想过去吗?”

  我摇摇头。

  他快速的闪过一丝笑意,转过头对对方的头脑说:“看来他不愿意。”

  那人三步并两步走到顾银军身边,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眼神却贪婪地瞄向我。他们俩细声交谈了会,对方的头脑往后退一步,他扬了下手,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走到他身边。

  这时,顾银军恶毒地叫了一句:“老辜!”

  辜泉坤的拳头一下就攥住了,他全身紧绷,脸上的肉又一次纠结成一团,他越过我走到顾银军身边,把身上的袋子扯下来递给他,这期间,他的手一直在抖。

  顾银军把袋子递给那男人,那男人又将袋子扔给自己的同伴,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们一天的劳动成果全部装进自己的袋子里。

  “很便宜了。”那人说:“你们前天不是刚吃过吗!”

  他的同伴听到他说这话都笑了,他们像猎夺者般,高高在上无情无义地用冷漠的笑声嘲弄我们。我虽不知他们为何要笑,却也能从这笑声里感受到冷漠与讥讽,平生第一次,认为这些人死了也不足惜。

  他们抢走了我们的东西,带着王者的气息凯旋归去,走廊足有五十米长,房间罗列在两边,我看见他们走进尽头的第二个门,我从未走到那里去。

  “他……”

  图尔刚开口,顾银军就打断他说:“闭嘴!不要看!”

  他快速地开门,自己拿着斧头站在一边,像老母鸡一样看着我们一个个走进去,又左右观看了下,才慢慢的退进来。他刚走进门,图尔就在一边将门合上,两人便合力把铁链穿过门,把门锁死。

  “妈的!”图尔终于可以把自己刚才没说完的话说完。

  辜泉坤开了窗,冷风吹进屋子,吹散了一整天的热气,只留下空洞与寂寞。

  “总抢我们的东西!”图尔又抱怨道。

  “人数少。”顾银军说,他步履蹒跚地走到床边坐下,喘了口气,说:“没办法。”

  “至少饱餐了一顿。”辜泉坤说,他站在窗边,两手抓着窗沿,准备随时关上。

  “昨天那个人……”

  不等我说完话,图尔就带着抱怨的口吻说:“我们只拿到一条腿。”

  “嗯。”我紧抿着嘴,一股呕吐的感觉从胸口涌了起来,好在今天没吃什么,根本就没什么可以吐。

  “那边明明就有一条楼梯!他们分明是来找茬的!”图尔又说道。

  “你永远不可能拒绝麻烦。”顾银军冷冷地说,说完他便躺下,身体一移,把两条晃荡的腿收上了床。

  图尔叹了口气,把武器一件一件收起来放进床底,又拿起水壶到厕所装满水,出来一个一个人分了,自己拿着自己的那份走到墙角坐在,抬头看着天空。

  “蠢蛋,你过来。”辜泉坤突然转过头对我说。

  我赶紧走过去,他立刻让位,并对我说:“你看着外面,一听到蝙蝠的叫声就立刻把窗关上,知道吗?”

  “要是听见狼叫呢?”我问。

  我不经意的话把他们吓了一跳,一瞬间所有人都看着我,辜泉坤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听见狼叫。”我再次重复道。

  顾银军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大家的目光又看向他,这时辜泉坤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道:“他说他听见狼叫。”

  “我知道,我知道!”顾银军用手抵着头,眯着眼看着我。

  我觉得奇怪,同时也感到不安,就解释道:“这件事我曾经跟王伯说过,他说我听错了。”

  “听错!不可能!那臭老头是骗你的!”图尔站起身走过来说。

  “听见狼叫怎么了?”我问。

  “你真他妈的幸运!”图尔笑着说,他发自内心的笑了,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不解地看着辜泉坤,他对我解释道:“听说以前赢得比赛的人,都听过狼嚎声。”他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仿佛我已经赢得了比赛。

  “只是传闻。”顾银军冰冷地打断他们的热枕,他终于感到无趣地躺下。

  “我……”我开口不知要不要说。

  而图尔却对我的话感到莫大的兴趣,他神经兮兮地望着我,问:“你还有什么?”

  我发现连躺下的顾银军也偷偷的半睁开眼睛盯着我,瞬间充满信心,说:“我还遇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此言一出,他们惊得下巴都掉了,连顾银军都充满惊吓。

  “是什么样的女人?”顾银军坐起来问。

  “我不认识她,只觉得她非常美,像仙女一样。”我词拙,不知该如何形容,脸却开始发烫。

  “是真美还是你被迷惑了?”辜泉坤愣呆呆地问。

  “真美。”我说,“是昨天我遇见的,下雨的时候,她从门后进来,她没撑雨伞,雨落在她身上,像开了花一样,美得……。”

  “等一下!”图尔打断我的话,他呼出一口气,慎重地问:“门有打开过吗?她是在门打开的时候走进来的还是……”

  “门开的时候进来的。”我困惑地说。

  不过,我的话却让他们都松了口气,这时,远方的空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辜泉坤立马将窗户关上,砰地一声又快又狠。

  “幸好幸好,不是她。”图尔又呼出一口气。

  “你们认识她吗?”我问。

  “不认识。”辜泉坤说,他把我推着往前走,我们走到桌子边,他跳上桌子,不再理会我。

  “我听说岛主的女儿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可是很少有人见到她。”图尔坐在椅子上,一副心怀鬼胎的模样,看着我笑道。

  “我见到的是岛主的女儿吗?”我喃喃自语说,不知怎么的,心里甜滋滋的,可一想到岛主的模样,又觉得一阵恶心。

  “你们见过岛主吗?”我问。

  “呃!”大家不约而同地露出嫌弃的脸色。

  “他看起来像一摊烂泥。”图尔说。

  “跟蚯蚓差不多。”辜泉坤说。

  他们相视而笑,房间突然热闹起来,连我也忍不住笑了。

  “听说叫纳兰溪。”这时,顾银军突然插进一句话。

  图尔第一个停止笑,转过头问道:“什么?”

  “听说那女孩叫纳兰溪。”顾银军依旧冷漠的回答。

  “喂,蠢蛋,听说叫纳兰溪。”辜泉坤忽然对我眨眨眼,挑挑眉。

  这太让人害羞了,他们肯定是洞悉了我心里的想法,想用此来取笑我,我要装作不在意,可低如蚊叫的声音出卖了我,我说:“我听见了。”

  他们又哄笑起来,连床上的顾银军也忍不住呲笑了两声。

  等他们笑完,我终于可以开口问刚才就困扰我的问题,我说:“对了,你们刚才以为我说的是谁?”

第十五章:纳兰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