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女鬼

  早上,天空灰蒙蒙的,打开窗便知不是好天气,远处的海面积起了厚厚的一层乌云,阳光给其镶上金边,如同即将发生奇迹般。我很早就醒了,饥饿使人无法安然入眠,即使在梦中,我也依旧做着美食的梦,醒来后只觉得腹中空空,胃酸泛滥。

  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厕所,猛喝了几口水,出来时正好遇见辜泉坤打开窗。

  于是我走过去,假装与他已经很熟络的样子,自然地开口道:“天气很差……”殊不知我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听起来怪做作的。

  “今天还是不要出门了。”辜泉坤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我,他像是说给屋子里所有人听的一样。

  我与他并排站在窗边,太阳隐藏在云层背后,天与地压抑成一条线。过了会,他侧过脸看着我,问:“昨天睡得怎么样?”

  “很不舒服。”我坦诚地说,地板把骨头硌得生疼。

  这时,我的肚子又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我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笑了。辜泉坤也笑了下,突然,他也发出一阵不适时宜的响声。

  “下次弄点草或叶子回来吧。”我说:“我小时候在家乡住的时候,每次遇到大灾难,没了粮食,只有靠山上的草树才能渡过,艰难的时候,还有人靠吃土过日子。”

  辜泉坤露出一抹苦笑,却故作轻松地说:“我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这里的树木可不能吃,泥土也不可以。”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

  “听说吃了会死人。”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的心疙瘩了下,默默地看向远处,大片密而黑的森林,就像一个巨大的仓库一样。

  这时天空出现一点儿日辉,斑斑星光掉落在地上,我听见哐当的声音,远处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广场死一般的宁静。过了会,有个人快速的跑了出去。

  “那家伙死定了。”辜泉坤露出狠毒地笑容。

  我没说话,辜泉坤又继续说:“会这样做的,估计是精神出问题了。”

  他像在解释给我听一样,我颇为惊讶。说:“他的同伴为什么不阻止他?”

  “怎么阻止得了,已经出问题的人,只能宰了,不然受伤的可是自己。”他慢慢地说:“看来那群人不忍心下手,便宜别人了。”

  闯进我房间的人又是谁的同伴呢?我皱了皱眉头,那人已经消失在树林里了,阳光又消失了。“门怎么没关上?”我问。

  “只有雨天门才会紧闭不开。”辜泉坤说,他又露出狠毒的笑容,道:“要是现在下起雨,那家伙就死定了,明天谁先发现他,谁就能饱餐一顿。”

  尽管我知道他们早已经没了人性,可从他口中听到这种话依旧会感到惊悚。

  “没准他会回来。”我说。

  “哈?”辜泉坤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打赌?”我说。

  “赌什么?”他问。

  “你们一般赌什么?”我问。

  “你有什么?”他问。

  我想了下,除了行李,可行李已经被当做共有财产,我还有一块铁,也被当做共有财产了。“什么都没有。”我说:“你有什么?”

  他耸了耸肩,道:“赌屁啊!”

  我们又一同默默的望着窗外,图尔跟顾银军似乎知道今天不会出门一样,两人呼呼大睡,然而他们的睡觉却也是极轻的,似乎为了节省体力,连呼吸都变得缓慢轻柔。

  过了会,辜泉坤说:“你真觉得他会回来?”

  “不知道。”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那你跟我赌什么!”他口气不佳,像要找茬一样。

  我只好冲他笑了笑,而他却给了我的后脑勺一巴掌。

  “你探过险吗?在这座城堡里。”我问。

  “没有。”他说:“除了王伯带我走过的那段路,那段该死的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没那么幸运,一来就被人抓了,是顾老用一具死人把我换过来的,人换人,这里的物物交易。”

  “我是一袋虫子换的。”我说。

  他眉头往上一挑,道:“那不一样!你已经是我们这边的人!狗娘养的混蛋!”

  他并不是在骂我,我忍不住笑了下,问:“他们怎么那么……”

  “喂!回来了!”辜泉坤突然惊叫道。

  我赶紧转过脸去看,果不其然,那人匆门口冲了进来,快速的穿过广场,很快便进入城堡。

  “呃……”我喉咙里仿佛堵了块东西,看着辜泉坤,他也是一脸惊讶。

  “你看见了?”我问。

  “女…女…女人!”辜泉坤结结巴巴地说,“是…是…你见到的那一个吗?”

  我摇摇头。

  我们两饶有默契的退了一步,两人手忙脚乱的将窗关上,关上窗,我们又一同转过身背靠着墙往下坐。

  “你看清楚了?”辜泉坤问。

  “嗯。”我点了下头。

  “真不是你见到的那个?”他又问道。

  “不是。”我咽了一口水,道:“我想应该是你们说的那个。”

  “我们说的那个没有腿!”他说。

  “你看到她的腿了吗!”我反问道。

  他打了个抖,摇了摇头。

  穿白色长裙的女人抓着那人的肩膀,身体趴在他的背上,仿佛在对他低喃一般,她的长发拖地,所过之处留下鲜红的血迹。

  “你确定不是你看到的那个?”辜泉坤转过头看着我,“你有看到她的脸吗?”

  我抖着摇头,说:“肯定不是同一个,我看到的那个穿粉红色的裙子,飘飘然跟仙女一样,她自己会走路!”

  “你看到她的脸了吗?”他却又问道。

  “没有。”我说,突然,我惊骇地望着一脸恐惧的他,“你看到了?”

  “没有。”他说。

  “你妹!”我忍不住骂出来,松了口气。

  “你说她会不会来找我们?”他问。

  “不会吧。”我也不敢确定。

  辜泉坤把腿往前一伸,整个人松松垮垮地靠着墙,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转过脸看着我,说:“你懂驱鬼吗?”

  “不懂。”我依旧紧绷着神经。

  “你这人可真邪,你说他会回来他就回来了,你说她要是来找我们,那她不就会来找我们了吗!”他说。

  “要真是这样,那我祈求她不要来。”我说。

  “只要有圣水,我就不怕这些东西!”

  图尔冷冰冰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把我们俩都吓了一跳。我们俩齐刷刷地向他望去,他慢慢的睁开眼睛,仿佛刚睡着的婴儿般。

  “你们看到鬼了?”图尔问。

  辜泉坤回头看着我,与我一同确定后,便转过脸说:“嗯。”

  “我听说人要是没有阴阳眼是无法看到灵魂的。”图尔说。

  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我们不解地看着他。

  “你们俩都有阴阳眼吗?”他凝视着我们,毫无情感。

  我们俩又不约而同地摇摇头。

  图尔伸了个懒腰,快速的爬到我们身边,低声说:“我之前听人家说,如果没有阴阳眼能看到鬼,那八成是撞了邪!要不就是鬼让你看到她的。”他忽然起了精神,兴致高昂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我隐隐感到不安。

  辜泉坤的脸刷的一下全白了,冷汗从他的额头往下流,他声音干瘪瘪的,仿佛没了灵气,说:“该不会女鬼知道我们在看她吧?”

  “八九不离十了。”图尔往后一坐,扭头对着床上的顾银军嚷道:“顾老,你觉得呢?”

  “话都让你给说完了。”顾银军翻了个身坐起来,懒洋洋地走到图尔旁边坐下,打了个哈欠。

  我的心一下提到嗓门眼里去了,紧张得手心都是汗,等了一会,顾银军慢慢的开口说:“图尔说的没错,老辜,你们惹事了。”

  “哎呀!”辜泉坤懊恼地叫了一句,回头瞪了我一眼道:“都是你这家伙惹的祸!”

  “现在该怎么办?”我打了个抖,又饿又慌,完全不知所措。辜泉坤虽然恶狠狠的,但表现大体跟我一样,他看起来甚至比我还要害怕。

  “看今晚吧。”顾银军说:“真是祸不当行啊!”

  “今晚?”我跟辜泉坤再次一同开口。

  “这女鬼不是第一次来了,每次都得整死几个人,今天那家伙死了之后,她就会寻找自己下一个目标,今晚要是没有来找你们俩,说明她把你们给忘了,这样你们俩就逃过一劫了。”顾银军说。

  “她是在找替死鬼吗?”我咽了咽口水,问。

  “鬼知道!”顾银军从鼻子里重重的呼出气来,“要是她真找上门,我们只能去找老疯子了。”

  “老疯子?”我疑惑地看着他们。

  “就是昨天跟你说的道士。”图尔不耐烦地说。他又看着顾银军问:“她有可能没有来吗?”

  顾银军眯着眼思考了很久,很不情愿地开口,道:“据我所知,没有。”

  此话一出,大家伙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辜泉坤转过身又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生气地说:“都怪你!看什么人呢!说什么来什么!”

  “行了,别老拍他的脑袋了,他都这么笨了。”顾银军瞟了我们一眼,慢慢地说。

  “图尔,你去找些红绳绑在门上。”他又对图尔说道。

第十七章:女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