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屋子

  灯一闪,我仿佛看到一袭乌黑的长发,就在他们的背后,隐隐约约的出现一个人影。

  “顾老回来了吗?”我欣喜地说。

  “你说什么?”辜泉坤问,他站起身来将蜡烛点燃。

  微弱的灯光使空旷的屋子灿若天明,光亮之中又漂浮着一丝丝诡异。

  “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个人的。”我说。

  我的话让他们警惕起来,图尔迅速地跑到床边,从床底抽出三把斧头来,他把斧头分给我,并用眼神示意辜泉坤行动,两个人把狭小的屋子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却连个鬼影都没有。

  末了,辜泉坤镇定下来,挠着头说:“我没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啊。”

  图尔如梦初醒地啊了声,说:“好像是这样。”

  他们俩一齐看向我,这使我吃一惊,连忙为自己辩解道:“可能是火光灭的时候看错了,哈哈。”

  图尔摇头晃脑地走回来,他往椅子上一坐,眼睛便瞄到蜡烛上,遂开口道:“话说,屋子里应该没有风才对,蜡烛怎么会自己灭了呢?”他说话的时候,又把眼睛移向我。

  “刚才明明有一阵轻微的风来的。”我说,然而连我自己也发觉了这话的异样,且不说在一间密不透风的屋子里,要将蜡烛吹灭也需要一定的风力。

  忽然间我们三人的脸色都变得苍白,像是同时吃了同一种腐败的食物一样。

  “你刚才说看到一头黑色的长发了对吧。”辜泉坤问,他伸手抓住桌角。

  我也向桌子靠拢,并点了点头,这时椅子的作用充分的体现出来了,我的腿软得出奇,只能靠扶着桌子支撑自己全身。

  檀烟的香味沁人心脾,却让人产生一种飘飘忽的感觉,仿佛身体的细胞都飞到体外,还不停的外宇宙飞去,而留在地面上的只是一个毫无重力的躯壳而已。

  图尔伸手将烟熄了。“我们该睡觉了。”他站起来道。

  “这他妈谁还睡得着!”辜泉坤破口骂道。

  “我也是,睡不着。”我说。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睡得了,也许翻个身,女鬼就在旁边盯着你,带着瑞瑞不安的心想要安然入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面面相觑过后,我们饶有默契的一起挪到床边,辜泉坤小心翼翼的护着蜡烛,我们上了床,三个人挤成一团。

  “咱们会不会太逊了?”图尔问。

  “现在可顾不得逊不逊,保命要紧。”辜泉坤说。

  三个人的心跳串成一列微妙的音符,起起落落渐渐趋于同步,烛光照亮我们的脸,却无法把整间屋子都照亮,我总觉得在黑暗的角落里有个人在看着我们。

  “咱们……”

  “啊!”

  辜泉坤骤然开口,把大家吓了一跳,我们受到惊吓叫出声却将他也吓了一跳,他捂着胸口道:“别吓唬我好不好!”

  “你才别吓唬我们呢!”图尔说,“你想说什么?”

  “我说我们会不会太浪费了,就剩这么一小节蜡烛了。”他盯着蜡烛看,烛火很小,如豌豆丁大,随时一口气都能将它吹灭。

  “可没有光太可怕了。”图尔说。

  辜泉坤没再说什么,他往我的方向挤了挤。我的身体触碰到冰冷的墙壁,一时间竟产生掉进水里的错觉。

  “你们不觉得有点冷吗?”我问道。

  “啊!不觉得!”辜泉坤粗鲁地叫道。

  “冷是死亡的开始。”图尔说,“当你觉得冷的时候,你离死亡就不远了。”

  我笑了,道:“那冬天怎么说?”

  “冬天死的人比夏天多!”他不满的回答道。

  我悻悻地闭上嘴,果然觉得黑暗里似乎有个人在看着我,我抬头看着远处,那里似乎有个人。

  “你们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我指了指九点钟的方向。

  “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到!”辜泉坤大叫。

  什么都没看到,这是说他也看到了,我忍不住打了个抖。“是哪个吗?”我小声问。

  “都说不知道了!”他骤然发狂大叫。

  就在他怒嚎时,朦朦胧胧的影子消失了,屋子里的诡异气氛也慢慢的散了。图尔贴近辜泉坤,辜泉坤又向我这边挤,我紧紧的贴着墙壁,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咯咯咯硌~”

  笑声从墙壁里传来,尖锐又凄凉,使人震溃,我一下跳起来,把他们俩都推到了,不慎引起一阵风,连带蜡烛也灭了,瞬间只剩下黑暗。

  “天啊!你发什么疯!”辜泉坤大叫道。

  “我…我…我…我墙…墙…墙……”我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他妈的墙里是有鬼不是!”他对我破口大骂。

  “你们俩别压着我!”图尔大叫。

  “谁压你了!”辜泉坤喊道。

  此话一出,突然间这种热闹的场面不见了,一阵冰冷的感觉从我们的脚底爬到背上,好似蚂蚁在身体上迁徙一样,我全身都在冒冷汗,也忍不住发抖。

  “啊…啊…啊……”我不知自己想说什么,憋了很久才说出一句话:“…啊…那个,蜡烛…光……”

  “哦哦哦……”辜泉坤慌里慌张的声音传来,他好不容易掏出打火机,咔嚓的一声,点不着!

  “我我我手抖抖抖……你你你你来。”我听到他的声音,接着便碰到一双沾满汗水的冰冷的手。

  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发毛,顺着这手摸了过去,就听见辜泉坤叫道:“你摸我干嘛!赶紧打火啊!”

  “哦哦哦……”我立马缩回手,从怀里摸索到打火机,不停抖动的手费了好大的劲才听得咔嚓一声,火燃了。

  豆丁的火苗从火机上移动到蜡烛上,看着点燃的蜡烛,我们都松了口气。

  这时,一个影子慢悠悠的从我们面前经过,停在烛火的前面,我缓缓的抬起头,先看到一双白皙而细长的腿,腿毛却异常旺盛,那双腿上有着一个细小的腰,一颗东倒西歪的脑袋挂在线一般的脖子上,半歪着头盯着我,他忽然咧嘴一笑,高举的手臂猛地劈过来。

  说迟时那时快,辜泉坤一个飞腿将他踢飞出去,与此同时他跳下床往那人被踢飞的方向跑去,没一会他就回来了,跳上床摇摇头,道:“被他跑了。”

  “他怎么跑的?”图尔问。

  他们面面相觑,瞬间想到了同一件事,两人拿着蜡烛急匆匆的跳下床,我紧紧的跟着他们,我们走到门前,不知何时,门被人打开了。

  “刚才有听见开门的声音吗?”图尔问。

  “没有。”辜泉坤答道。

  “那个人我们早上见过。”我只觉得他脸熟,脑里忽然间闪过一个片段,便是早上时那人发疯的从大门往回走的时候的场景,瘦胳膊瘦腿,脸咧得像个小丑,是他没错。“是女鬼带他来的。”

  他们将门再一次关上,正准备把门锁起来,听到我的话两个人的动作不约而同的停了。

  “你说什么?”辜泉坤惊得张大嘴巴问。

  “刚才的那个人是我们今天早上见到的疯子,被女鬼缠着的疯子。”我说。

  辜泉坤不停的发抖,我反而镇定了下来,知道了对方是个什么东西,叫我心里有了个底。

  “一定是女鬼让他来的!”图尔突然肯定地说:“我们还在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鬼,这下就真真切切了,女鬼来要我们的命了!”他心事重重,脸上凝重。

  “顾老会回来吧?”辜泉坤问,他眼巴巴的望着图尔,像是想从他身上得到希望的力量。

  图尔却看着我,我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看着辜泉坤,我们默默的望着对方,几个人又不约而同的往回走,躲在了床上,连门也忘记锁。

  我有种女鬼还在的错觉,虽然疯子已经跑了,可我依旧有被人注视的感觉,天地间似乎长了许多双眼睛,每一双眼睛都注视着我们,我们像摆在鱼缸里的鱼一样,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

  我依旧被挤在墙角,墙壁冷得发毛,我再不敢贴近墙壁,怕再次听到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呼唤声。

  雨声透过墙传到屋子里来,雨像下在了屋子中,冰冰冷冷的,我的鸡皮疙瘩起来了,脑袋忍不住胡思乱想,仿佛真的有一个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

  这时,辜泉坤突然推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只听见他说:“妈的!我想上厕所!”

  “你咋不早点去解决啊!非等到现在!”图尔发牢骚说。

  他们并没有要动身的意思,我也静静的不发声。

  过了会,辜泉坤又说道:“不行,我真的要去了。”

  “哎呀!你你你就地解决得了!”图尔叹了口气,颓唐地说。

  “我们一起去吧!”辜泉坤却不接受他的话,这人虽然粗暴,对于某些无聊的事情倒是异常的执着。

  “我晚上水喝太多了,我就去尿个尿,大家一起去吧,憋久了对身体不好。”他恳求道。

  我们都喝了不少水,被他这么一说,突然的也有了尿意。

  图尔很不满地啧了声,吸了口气,焦急地说:“那走吧,快点……蠢蛋,你要去吗?”

  “要。”我连忙说。

第十九章:屋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