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捉鬼

  顾银军推开辜泉坤,疾步向我走来,他气势汹汹,犹如猛兽,我吃了一惊,心头一紧,大气还来不及喘,身旁的陶师傅已被他提了起来,重重的撞在墙上。

  他周身散发着一股杀人者的狂暴气息,眼神像刀,要将陶师傅千刀万剐,捕食者的力量布满他的双手,在他身上不存在人的理性,只剩下杀戮。

  我一点也不同情陶师傅。

  他不质问,却以骇人的气场震慑对方,几秒后他才将陶师傅扔下,陶师傅两条腿软绵绵的抖着,身体像泥巴一样歪歪的靠着墙。

  突然,他一跃而起,指着顾银军叫骂道:“是你请我来的!妈的!”

  顾银军回眸瞥一眼他,他的食指便如同乌**碰到墙壁,畏畏缩缩的收了回去。他头一歪往地上吐了一口涂抹,狠狠的抹了抹嘴,愤怒地坐下。

  我心里暗暗庆幸,早就该收拾他了,这番收拾还让他把童子这件事给忘了,真是太让人开心了。

  “今晚你们好好休息,陶师傅会看门的。”顾银军弯下腰对图尔他俩个说,同时向陶师傅投来威胁的一眼。

  我忍不住翘起嘴角,道:“那就劳烦您看门了,我就先去睡觉了。”我并不打算跟他坐在一起,以免半夜给他的吐沫臭醒。

  不过,睡觉也是睡不着,睡了一整个下午,刚才一番折腾,如今只觉得饿,其它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然而对于他们几个而言,入睡却是一件简单的事,顾银军吹灭了蜡烛,不多时,图尔打呼噜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屋子里黑幽幽,眼睛适应了黑暗后,依稀可见几个人形轮廓,到底有没有人在那,并不能确定,只觉得似乎有人在那里,轮廓自然而然地便慢慢形成了。

  我要离开这个地方,夜深人静又睡不着时,正是思考的时刻,来基落岛还不到一个星期,感觉却已经过了一年般,不知家里人现在过得怎么样,哎,我人在外地,忧虑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张二弟饭店最热闹的时候,这时坐在他的店铺外面,看着夜深人静的街道,吃着酒配一盘青椒炒肉是最惬意不过的了,他家店里的青椒炒肉,肉少青椒多,肉片薄得如蝉翼,吸足了青椒的香味,吃起来辣而不油,叫人有意未尽,令人欲罢不能。

  想着,我的肚子又咕咕叫起来,这时昨夜辜泉坤从床底下拿出来的箱子浮现在我眼前,也许不久我也会成为里的一部分,我的肉将被他们……

  “哐……”

  突然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跳,这时,又从左边传来一阵响声,很快豆丁儿的光把屋子照亮了。

  在我面前展示出奇怪的一幕,图尔立在床前,手里拿着斧柄,斧头一半砍在床上,他的样子软绵绵的,像还没睡醒一样,刚才那声巨响就是从他手中发出的。

  顾银军已从床上跳下来,也许他并未完全入眠,因此在图尔忽然攻击的情况下才能全身而退,他一闪,便架住图尔的双手,手一转,便将斧头从他手里卸下,接着他又抬腿一脚踢开他,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落。

  陶师傅不知何时跑到图尔身边,托起他的额头用力一拍,大吼道:“妖孽!还不赶紧出来!”说着又连拍了三掌。

  突然,图尔抓住陶师傅的手,猛的将他扔了出去,陶师傅翻了个跟斗稳稳的落在地上,图尔像提线木偶一样,软软又直直的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顾银军问陶师傅。

  这时,图尔突然升到半空中,宛如被提起的衣服,飘忽忽地在空中荡漾,他低着头,闭着眼。

  “那女鬼又回来了!”陶师傅移步到顾银军面前,道。

  “那该怎么办?”他问。

  “我也不知道。”陶师傅说。

  顾银军瞪着他,陶师傅恼了,气急败坏地说:“我什么都没有,你要我怎么办!”

  “你需要些什么!”顾银军依旧沉着地冷着脸。

  就在这时,天上的图尔向他们两个冲了过来,虽然他没有武器,却将自己变成人肉炸弹,伸直的双手重重的向他们打来。顾银军和陶师傅两个人赶紧往旁边躲开,他一个转身撞上桌子,却将桌子打飞出去,直击陶师傅,陶师傅不顾一切扑倒在地,才勉强躲过。

  桌子未碰到墙,又巡着刚才的路线绕了回来,陶师傅翻了个身,本以为桌子会飞过自己上空,却没想到桌子在头顶停了下来,骤然间掉了下来。

  “碰”的一声,我都不敢睁开眼去看,好不容易看了过去,却见陶师傅缩成一团,像只乌龟一样躲在了桌子正下方的空格处。

  “蠢蛋!别装睡了!”顾银军叫道,“快从床底下拿绳子出来!”

  “哦!”我立刻朝床底翻身滚去,未料想才行至半路,猛地碰上一双毛腿,巡着腿往上看,图尔歪歪的脑袋不停的打瞌睡。

  “嘿。”我轻轻的叫道。

  “你还……”

  陶师傅的声音传来,我只觉得胸膛一阵疼痛,人已飞出去撞上墙,顿时撞个头晕眼花。

  “不走。”陶师傅慢悠悠的补上未说完的话,又对顾银军说:“你这个同伴有点蠢啊!”

  他话刚落音,桌子又朝他飞了过去,陶师傅一转身完美的避开,他又骂道:“妈的!我跟你有仇啊!”

  桌子与他干了起来,然而陶师傅一直处于下风,他左躲右躲,屋里不大,他还是躲不过桌子,不多时,便被桌子撞到墙上,夹在墙与桌中间。

  他本还一幅神气十足的模样,现在脸如土灰,汗流满面,狼狈不堪。而辜泉坤就在他左边的墙角熟睡,我怀疑他也被施了法,否则怎会一点动静也没有。

  “顾老,快来帮我……”陶师傅断断续续的痛苦的吟道。

  顾银军一步向前,却被图尔拦住,他本不是轻易对自己人动手的人,此时也无法顾及那么多了,他一把抓住图尔的肩膀,像扔黄瓜一样将他扔出去,图尔飞了两米远,又飞到他背后抓住他的肩膀,顾银军反身轻松将他制在手下,并用腿压住他。

  “蠢蛋,你还能动吗!”他以命令式的口气问我道。

  不等他下文,我便知他要我做什么,我歪歪斜斜的站起来,扶着墙向陶师傅走去,陶师傅的脸涨得通红,口水不停的从他半张的嘴巴流下,他正使劲全力与桌子拼搏。

  我走到一半,忽然看到桌子旁的辜泉坤塌塌软软地立起来,回头正对上顾银军惊讶的眼神,仿佛在说女鬼到老辜身上去了!

  惊讶从他的眼里一闪而过,一瞬之间他与我又交换了一次眼神,与此同时我们一同向两个交叉的方向跑去,我奔向辜泉坤,将他牢牢抱住抵在墙上,顾银军冲到桌边解救陶师傅。

  抱住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不是一件好差事,我只能死死的抱住他,他却抬起脚来不停的踢我,一下,两下,三下……见我不放手,他又用手锤我的背,疼得我眼冒金花,全身打颤。

  很快我便虚脱了,被拎了起来,我不甘心,便学陶师傅的手法,用力的拍打辜泉坤的额头,差点把手掌打歪了,辜泉坤的头却动也不动,他毫不犹豫的将我扔出去。

  我的背撞上床沿,疼得我龇牙咧嘴,我从床沿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整个人松松垮垮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说你需要什么!”

  顾银军急切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努力的移动眼眸,瞧见一双脏兮兮的脚,心里松了口气。

  “捉鬼的法器!”陶师傅有气无力地说。

  “那是什么?”

  “权杖!”

  “没有!”

  “金钵!”

  “没有!”

  “桃木剑?”

  “没有!”

  “狗血?”

  “这地方没有狗。”

  “哎,黄符呢?”

  “没有。”

  “我都说什么都没有了。”陶师傅又叹了口气。

  我好不容易把脖子侧了过来,只见顾银军一个人对付两种怪物,辜泉坤时不时的抓住他的身体,桌子、椅子又不停的从四面八方包抄想将他困住,而顾银军宛如泥鳅般,总能在危险时刻化险为夷。

  陶师傅靠在门口的墙上,捂着肚子不停的喘气,他心灰意冷,一脸绝望。

  “你快给我想个法子来!”顾银军命令道。

  “好!好!好!”陶师傅连应了三声,一声比一声坚定。

  人到生死关头,仿佛变得伟大起来,陶师傅也不例外,突然间他似乎不再看重生命了,横竖都是死,大不了同归于尽。我在他脸上看到这一幕。

  他的眼睛贼溜溜的到处转,突然落在我身上,这时,他倒抽了一口气,接着他偷偷摸摸的爬到我身边,悄悄的靠近我,小声说:“脱衣服!”

  “尿不出来。”我发出蚊声。

  “谁要你尿了,我要你的上衣!”他一边看着辜泉坤,一边小声地趴在地上跟我说。

  我恼火地瞪着他,道:“我动不了!”我虽然想怒吼,发出的声音却是软弱无力的。

  陶师傅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我,毫不留情的扒下我的裤子,不知他在背后弄了什么,一弄好便站起来,叫:“顾老,接着!”

  我的眼神随着裤子落在顾银军手中,顾银军道:“这是什么?”

  “道符!”陶师傅只简单的说了一句,顾银军便心领神会。

  我垂眸不再去看,陶师傅却趴在我身边,扬眉吐气地说:“你看吧,虽然我的咒语不行,可法力还是有的。”

  我也想看,可身体又疼又酸,动都动不了,只是不停的听见呯呯嘭嘭的声音,陶师傅一惊一乍的抖着,汗水在地面染出一个人形来。

第二十三章:捉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