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迷惑

  他们让我不要出门,在屋子里好好休息。

  陶师傅说:“现在没人敢碰我们,虽说是祸也是福,你尽管好好休息,等我们去找些吃的回来。”他不知什么时候成了我们的人了,张口闭口像团队中心一样。

  既然今天对于我们而言是最安全的日子,我又如何肯失去这大好机会呢,便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去,他们见拗不过我,也只好答应。

  我们出门的时候,斜对面的屋子也正好打开门,一看到是我们,立马缩回屋子将门牢牢扣住。辜泉坤得意地哼了声,意气风发地领头,路上的人见了我们纷纷躲了起来,仿佛鬼刹遇到阴兵般。

  很快我们便走进森林,由于我步行不便,远远的落在后面,他们也没有要等待我的意思,而这也正好遂了我意。

  森林之大,人在其中如甲虫般,眼之所及,皆是绿色。这是一座原生态的热带雨林,植被应有尽有,从苔藓到苍天大树,藤蔓到水草,我所认识的,不认识的,这里都有。可这里没有动物,至今我未曾遇见野猪、蛇之类的动物,有的只是一些虫子,鸟。

  我一直想捕猎一两只鸟,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只死在地上的鸟后从此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那是一只喜鹊,黑白的羽毛非常漂亮,它直挺挺地躺在黑泥里,一半陷入土中,看起来像被人狠狠的甩进去的般。

  我兴冲冲的将它从地里拽出来,又吓得将它扔回地里,它有着非常漂亮的五官,一张拇指甲大的人脸长在它的头顶,像光秃秃的脑袋一样,那张脸如刚出世的娃娃,肥润可爱,它闭着眼,死了。

  今天我要实行我的逃跑计划,森林如此复杂,我越走越慢,而他们的身影却越来越小,在他们跳过一棵榕树高大的树根并向前跑的时候,我停下脚。

  榕树树根近一米五左右,它的旁边有一条巨大藤蔓,藤蔓蔓延到树顶,粗壮的藤蔓将巨大的榕树绞出了深深的勒痕,藤蔓上开着紫白色的花。

  我转了个身向右走去,走了不久便出现一片绿色的屏障,高大密集的椴树一排排成一日排开,这是一片椴树林,满地都是雪白的花,我走过其中,惹了一身的香味。穿过椴树林,树木又杂乱起来,杂乱无章又井然有序似乎是雨林的特色。

  然而对我来说却不是件好事,我需要在这里寻找来时的那条路,可惜路已全然不见踪影。

  森林太安静了,安静的只剩下树叶掉落的声音,人处在其中,连呼吸都是对它们的侵犯,自己一个人在森林里行走,没一会就迷路了,待我回过神,却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难道我真的迷路了?我恼怒地又向右走,这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却都是不同的苍天大树,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遇见的椴树林呢?

  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又拍了拍脸,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改变,在我面前的是一棵栎树,和栎树并列的是香楠,勾藤在其左侧,而远处是乔木杉木,放眼望去,竟看不到一棵椴树。

  若非我身上还残留着椴树的香味,我一定会以为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我在做梦而已,这时我想起辜泉坤的话,这是一座活森林。

  我往后退,不敢再深入其中,回头却发现背后的景象与我刚才所走过的全然不同。这时,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我咽了咽口水,紧紧的握着小刀,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

  我一直在留意四周的变化,没想到竟然又走回原来的地方。

  不远处正是那被藤蔓深陷的榕树,我明一直往右走,没想到却被绕了回来,我叹了口气,早晨才刚刚开始,我已无力行走了,便在四周逛了圈,找到一块长在满天星中间的石头,遂在石头上坐了下来。

  翻了翻泥土,什么也没有,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落单的孤独感与空腹感一齐向我袭来,这时刻我竟想了却生命。

  我望着藤蔓,它粗壮结实,是一条很好的绳子,又盘踞在榕树上,我只需要用刀子割开一个口,打个结便可。

  鬼使神差的,我站了起来,慢慢的往榕树的方向走去,此时我的脑袋迷迷糊糊的,只见榕树的背后,像是一片乐园,乐园里摆着一张红色的桌子,附近一个人也没有,桌子上有我最爱吃的清蒸桂花鱼,有一整只白切鸡,有青菜、豆腐蛋花汤、炒猪肉……还有一瓶上等的女儿红。

  我只要伸手即可碰到,我已经看到它们身上升起淡淡白烟,是刚从灶台上端出来的,我闻到浓浓的香味,是炒肉的味道,以往母亲在厨房忙碌时,这味道总是通过缝隙偷偷的跑进我房间里来……

  “喂,你在干嘛!”

  突然而来的声音将我的美食一扫而空,把我吓了一跳,我转过头便看见辜泉坤,他蹲在树根上诧异地看着我。

  “啊~”我叫了声,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爬到藤蔓上,正在用刀锯开粗糙的藤蔓,我的心脏猛地跳了起来。

  他伸手将我拉了上去,一边疑惑地说:“顾老说你走丢了呢,还真被他说中了。”

  “你们怎么找……”我刚越过树根,就瞧见十米开外顾银军他们坐在石头上。

  “找到吃的了。”辜泉坤开心地说:“下了这么久的雨,虫子都养肥了,我们找到一个虫窝。”

  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能走吗?”辜泉坤皱眉头问我。

  从他眼里我看到一个苍凉的自己,绝望的神情痛苦的扭曲着,头发凌乱像个鬼一样,脸白如纸,瞳孔却异常的大。

  “我不知怎么了。”我说。

  “什么怎么了?”他问。

  “就在刚才,我好像被人迷惑了。”我说。

  “哈?这里那有人!”他下意识的将四周扫视了一圈,“话说你刚才在干嘛?”

  “自杀。”我说。

  他愣了下,嘴巴张了又合,欲言又止了好久,才慢慢地说:“很多人都熬不过。”

  “我可一点也不想寻死。”我说。

  “呵。”他松了口气,笑着佯怒道:“不想死你自杀做甚么。”

  我皱了皱眉头,道:“并不是我想死,我想,有人想要我死。”

  “哈?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他不解地看着我,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图尔笑着问,他正在大快朵颐,抬头看到我们,一边招呼我们过去一边问。

  “他说他想死。”辜泉坤没头没脑的说。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我,图尔手里的虫掉了一地。他们的确找到了一个虫窝,这些冲聚集在一块大枯木里,枯木被劈成两半,里面全是白白肥肥的虫子,看起来像蛋糕一样。

  “不是,并不是我想死。”我连忙解释道。

  “吃点东西先。”顾银军抓起一把虫子给我。

  我从未吃过如此难吃的东西,味道如芥末般呛人,黏糊糊的像猪油一样难以下咽,我拼命的吃了三大抓,又喝了一大口水。

  “还有很多。”顾银军说。他骄傲地看着身边两个枯树干。

  “雨后找食物是最容易的。”陶师傅捻起一条虫子,优雅的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

  我甚至不敢去看自己吃的虫子是什么模样,当它们进入我的嘴巴时,身体还在不停的扭动,当牙齿开始磨合时,肥汁喷了出来,难闻的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我也不敢多嚼,很快就将它们咽下。

  “我再去找找看还有没有这种东西。”辜泉坤说。

  “虫子的营养最高了,吃一点就能抵得上一只鸡了。”陶师傅乐滋滋地说。

  “别走太远。”顾银军叮嘱道,他一直低头盯着我。

  “知道。”辜泉坤说。

  “你还要水吗?”他问我说。

  我点点头,从他手里拿过水,又伸手抓了一把虫子快速地塞进嘴里。

  “把你忘了,对不起。”他说。

  我呆住了,愣愣地看着他,我想自己饿过头耳朵都不灵活了,顾银军是什么人,一个团队的领导人,怎么可能会为自己做错的事情道歉,更何况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老辜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他问。

  是的,这种话才像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我又喝了口水,说:“刚才不知怎么的,突然萌生了一种自短的念头。”

  “陶师傅?你怎么看?”他转过身看着陶师傅。

  陶师傅瞄了我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撞鬼了。”

  “还是她吗?”顾银军板起脸。

  “估计是。”陶师傅说,“人身上有三把火,他身上只剩下一把,幸好还有一把,不然他就翘辫子了。”

  “图尔,老辜,回来!”顾银军突然站起来大声叫。

  他声若洪涛,不久便听到图尔回应的声音,道:“等等,我们把这砍下来。”

  “女鬼还跟着我们。”我看着陶师傅问。

  顾银军急匆匆的循着声音跑了过去,陶师傅说:“她一直都跟着我们,女鬼最难缠了,要想让她放弃可没那么容易。”

  “为什么我没看见她?”我问。

  这时,顾银军领着他们两个抱着一节枯木从树后走过出来,陶师傅盯着他们手里的食物,说:“那么容易见到还是鬼吗……那边还有多少?”

  “就这一个。”辜泉坤说。

第二十五章:迷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