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符洞秘闻
祥符洞秘闻

祥符洞秘闻

人生倒师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3-07-12 16:33:49

女学渣毕业即失业,误打误撞做保姆,竟遇到负责消除人间戾气的狸木大人……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二十章 本是姐妹

第一章 救命稻草

  离职两个月,朱易兰享受着心念已久的“奶茶自由”。

  每天懒洋洋睡到日上三竿,起床甚都不顾,打开手机刷刷爱豆们的最新动态和惊天大瓜。心情不好就在网上站队发发评论互相DISS,好不快活。只有听到敲门声,她才恹恹地下床,开门收下外卖小哥手中的奶茶。洗脸漱口喝奶茶,开启这每天仅剩的后半天时光。

  “嘭嘭嘭……”外卖员如约而至。

  她起身下床打开房门,只见熟悉的王姓小哥站在门口。接过茶,正要转身关门。王姓小哥突然说道:“你今天订的是蜜雪冰城。”

  朱易兰回头,一脸疑惑,但心口莫名疼了一下。

  “一个月前,你订的总是喜茶、奈雪,这个月开始改成一点点和coco。今天是密雪冰城,第一次……”王姓小哥越说声音越小,因为对面女子脸上的表情正越来越生气和难堪。

  “你什么意思啊?我喝什么牌子跟你有关系吗?”朱易兰质问道。

  “别,你别生气。”王姓小哥赶紧摇手否认。“这俩月我送你的单子,没50也有30了。你要是真喜欢喝奶茶,下次可以直接,额……打我的电话。”小哥弱弱地抬眼看了一下她,接着嘟哝了一句:“订单详情里有。”

  朱易兰正琢磨着话里的意思,啪嗒一声,门被小哥从外面关上了,伴随着一丢丢的脚步声慢慢消散。她转身回屋,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蜜雪冰城可是平民大牌子,我订它有错吗?”旋即开了吸管的塑封,熟练地朝奶茶巧劲般地一插,直入杯底。一大口奶茶入胃,心里瞬间甜了起来。再喝第二口时,眼睛却不自觉眨来眨去,泪珠悄咪咪地晶莹悬眶,再也没了滋味。

  现在的日子,怕是再甜的奶茶,也救不了了。

  两个月前,因为讨厌空降高龄奇葩女领导工作与下班时间无休止的布置任务和电话唠叨,仗着账户里有1万的存款,她愤然离职。当时觉得工作好找,自己先休息一个月清静清静,过过每天觉随便睡,奶茶随便喝的向往生活。没想到一个月后,她刷新简历,竟一个打电话的都没有。难道真像朋友们说的工作开始变得不好找了?

  1万块在大城市里能花三个月已是极限,光房租就占了一多半。要是这个月还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莫非真要去向朋友借钱或者开通网贷吗?唉……她这声叹息深沉又幽长,奶茶杯里最后一颗珍珠刚吸到管口又掉落了下来。

  百无聊赖,她继续玩起了手机。翻看着以前拍摄的照片,有工作的时候虽然累些苦些,可笑容是真灿烂啊。去旅游就觉得开心的不行,吃大餐也是那么有底气,每一张上的自己都是笑靥如花。

  忽然,一张合照让她脑子一醒。画面里三个人挤在一起傻傻笑着,后面的背景是迪士尼乐园。

  她赶紧打开微信支付查看账单记录,没错!六个月前自己确确实实给照片里的那个男人转过1万块,而他至今未还!

  仿佛抓到了前所未有的救命稻草,她赶忙在微信上留言:

  “在吗?”

  过了半天,对面未回。试着发语音通话,也是迟迟无人接听。朱易兰感到有种强烈的担心和气愤,直接CALL起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手机里毫无生命的服务女音来回循环着这句无情的提示。该不是想赖账把我拉黑了吧?朱易兰潜意识里猛然冒出这个念头。她把手机撂到一旁,双手抱膝难过的要死,气得浑身打颤。这还算是人吗?

  说起来她跟那个男人并不熟,名字叫王刚或是汪刚也早已分不清。两人的联系无非是他是自己最好的闺蜜雅琪的男朋友,雅琪想去迪士尼玩而他没有充足的积蓄所以才来借钱。真是听着就狗血!

  而最狗血的是,自己竟然答应了!因为当时雅琪说他是自己遇到过最满意的男人,两人今年是要办婚礼的。想着他们早晚是一家人,这才放下防线,把钱给借了出去。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要直接找雅琪,亲口告诉她自己男朋友借钱的事吗?那样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影响两人的感情和彼此的评价?

  心里想着如何是好,手上却拨通了雅琪的电话。人穷志短,看来身体总是最诚实的。

  “喂?”对面甜美的声音传来,连她这个女生听了都不免骨酥肉麻。

  正要回答,电话那头又传来雅琪撒娇的声音,“你别弄我,打电话呢。”

  靠,老子这边左右为难,他们居然还在撒狗粮?朱易兰心中不忿赶忙说道:“雅琪,你男朋友在你旁边吧?你把电话给他,我问他个事儿。”

  电话那边顿了一顿,甜美的语音缓缓传来:“你找他?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啊?”

  朱易兰心想不妙,自己开口就找别人的男朋友着实不礼貌引人猜测,可自己也不能把借钱的事儿直接说出来吧,不然她家那位多没面子。人家本来莺莺燕燕的,自己瞎一说话对面再吵起来,那可太不地道了。心里当下一转,扯了个慌。

  “咱们上次不是去迪士尼玩吗?我借了个耳机给他,想问问还在不在。”

  “他?”电话那边一阵狐疑,接着传来一阵极其控制压着喉咙眼儿似的小声。“你说的汪刚吧?我们早分手了。他还顺了你一个耳机呢?真孙子!”

  朱易兰心里瞬间打下一个霹雳,脑神经心包经都快劈断了。既然如此也没什么顾忌了,她也知道了对方为什么一直联络不上,便把汪刚借钱的事儿一股脑说给了雅琪。

  “亲爱的,我跟我姐妹儿说会儿事儿,你先待会了哈。”朱易兰听到雅琪拿着电话往旁边走了几步,然后明显压低声音说:“我小男友在呢,说他不好,怕吃醋。你还不知道吧?汪刚进局子了。”

  朱易兰感觉自己被二道雷又劈了个外焦里嫩,这特么都是什么傻叉剧情?!

  “他背着我跟别人在网上撩骚,还互发私密照片。后来约人家出来被拒,这孙子居然扬言要把照片发网上。对方特别有心机,问他能不能私了。这家伙管人家要5000块钱,结果被对方截图当证据,打了110给送进去了。”

  这理由太稀奇了,奇怪到朱易兰在想这个故事是不是闺蜜两人故意编的在骗她。本来以为就算那渣男没钱还不上,起码闺蜜和他两位一体,也会还点儿帮她度过难关吧。可现在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这可怎么办?

  “唉,我当时也是脑子犯抽,以为你俩的事儿都板上钉钉了呢,要不然我也不会借给他钱啊?”朱易兰有点情绪失控,声调提高,不知道是在埋怨闺蜜还是怨怪自己没长脑子。

  雅琪依然语气平静:“傻妹妹,我那点事儿你还不知道啊?哪次不是真爱,哪次不是谈婚论嫁,可最后,有成的吗?姐的风格你还不了解呀?”

  这,朱易兰哑口无言了。本来自己姐妹情深借钱出去,经她这么一讲,反倒是自己脑细胞缺斤短两了。

  见这边没有回应,雅琪继续说:“不过呢,我听说他最近出来了。放心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敢装孙子躲你,我就能把他揪出来。你就等着吧,他会联系你的。”

  朱易兰想再多问两句,雅琪那边说怕小男友等着急就把电话挂了。她怅然若失,心想自己难道真的是个大笨蛋吗?

  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模模糊糊中渐渐睡去。窗外白天变成黑夜,下班的人们在街上吃饭买东西,虽然只隔着一扇窗户,但朱易兰的屋子里寂静如死。

  噔噔,手机的信息通知叫醒了她。没开灯的房间,不知道何年何月,更让人恍惚不知身处何方。但眼前的信息,着实惊醒了她。

  那个多天都不回复的渣男微信突然有了回复:明天下午四点,西园残街沙县小吃店。

  朱易兰眼前一亮,不得感叹雅琪办事的效率。赶忙按了语音通话,想跟对方就还钱的事宜再聊下细节,岂料被秒拒。

  不一会儿,新信息传来:要钱就来,不见不散。

  被拒绝的感觉再次让朱易兰恼火异常,她握紧拳头内心坚定:明天不仅要把钱要回来,还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个渣男羞辱一遍。

  我一定会去的!

  不见不散!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