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卦

花生米吃瓜子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福不是祸1

  躺在冰冷的床上,唐霜的意识渐渐丧失,死亡顺着注射器流入自己的血管里。

  “不!我是被冤枉的,我不是毒贩!”唐霜想要挣扎起来,却发觉自己被注射了什么,浑身无力。意识一点点流失,生命渐渐远离自己。

  两个月前。

  六月的天气,有些闷热,潮湿的感觉让人心生烦闷。唐霜看了看表,已经快五点了,黄广还没有到,有些着急。

  “黄总,你什么时候到啊,我都快热化了。”唐霜打电话给黄广,催他动作快一点,这马上车子都要走完了,再来晚今天就没法出发了。

  黄广是唐霜入门恩师,也是唐霜入警队后的上司,私下里两个人在同行前还是网友。所以平时私底下,两个人说话也比较随意。

  “霜妹儿,哥哥我今天出门不利,被车撞了,这趟云南之行恐怕要你一个人先走了。”隔着电话,那边一片嘈杂声,黄广的声音沙哑中夹带着痛苦。

  “你怎么样?没事儿吧?”唐霜有点急,这是自己第一次外出办案,本来黄广还拍胸脯打包票说给自己护航,这下变成单枪匹马闯天下了。

  “离牺牲还远着呢,只是点皮外伤,就是脚不能走路了,这样你先去,随后我包扎了就来,我们云南相会。”

  唐霜有点不高兴,那么多行李,自己好容易求着表弟把自己送过来,这下又要等下自己一个人扛了。

  “那,行吧,黄总,你可一定过来啊。我一个人肯定不行。”唐霜犹犹豫豫算是答应了。

  “行,哎呀,轻点轻点,断了断了。”那边黄广说着挂了电话。

  唐霜站在路边,这么多大包行李怎么弄呢,正踌躇着,一辆开往腾冲的大巴车开了出来。

  “喂,还有位置吗?”唐霜冲上去,差一点就被卷进车轮子里。

  “有!”摸着鲜红口红的售票员哗啦开了车门。

  “好嘞,麻烦开下行李门。”唐霜说。

  售票员开开门看见唐霜把一包包行李塞进去,又搬来一包,眼睛都直了,估计后悔让她上车了。本想着瘦瘦小小不压秤,结果行李这么多。

  唐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行李塞进车子。然后快速跳上车,生怕耽搁久了,司机抛下自己开走。

  车子晃晃悠悠起步,飞速开了起来,唐霜坐在位置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黄广突然出现了,腰里别着枪,对唐霜说,“霜妹儿,这次行动是保密的,你我都是全部行程不能透露,这次计划是上级下达的,任务后续指示,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能暴露身份,咱俩就是生意人,我是你上司,你要叫我黄总,明白吗?”

  唐霜拼命点头。

  忽然车子一晃,唐霜醒了,抹了抹嘴角边的口水,原来是梦。

  唐霜还记得出发前,黄广就是这么说的,那情景让唐霜恍惚想起玉观音里的安心,自己虽然也正值青春,但对于事业的追求还没有那么雄心勃勃,相比之下,更担心自己能不能胜任。本以为黄广可以领个路,带下自己,这下好了,完全是新手上路,还是单枪匹马闯云南,越想越不淡定。

  “下车,全部下车!”车下站了一票武警和警察。

  唐霜有点懵,想到这里即将进入云南,毒贩猖獗之地,例行检查也算是平常,便下了车,配合检查。

  车上的乘客都下了车,三三两两聚成一堆。司机也开了行李箱,客气地等着检查。

  唐霜下了车,按照命令乖乖跟着人群走到一边。

  两只警犬训练有素地在行李间穿梭。

  不一会儿就搜查完毕,一些行李被从车厢里拉了出来,堆放在地上。

  “这都是谁的,出来认领!”兵哥哥下令。

  声音没落,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跑了出来,撒腿就跑,警犬应声而起,不到三分钟就把逃跑的男人扑倒在地。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意外,甚至那个男人还赖在地上不肯起来。最后被押上了车。

  “这包是谁的,打开!”

  唐霜看见自己的包也在里面,本来是黄广的行李,可他没来,自己也是义务帮带,这下麻烦了,自己也没密码啊,怎么打开?

  “我的,但是我不知道密码?”唐霜有点傻了,早知道这边还有卡点检查,就早点问问黄广密码。

  “你站一边,等着。”

  唐霜乖乖听话,人多嘴杂,自己只能等着到自己再来说具体情况。此刻那些被拖了箱子出来的客人,都在拼命证明箱子里没有不合格的东西,乱七八糟地倒了一地。

  唐霜看了看周围的人,想起黄广交代自己的事情,就想着先等一下,人太多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如等会儿人少了再说。

  “你,上车!”武警跟唐霜说。

  “我?”唐霜一脸茫然。

  “是你,走!”两个武警推着唐霜上了车。

  不就是没配合开箱检查,也不是自己不想,但这箱子确实不是自己的,密码没有,开不了。

  “去哪儿?”唐霜上了车,问了句。

  “派出所。”

  唐霜没吭声,只有寻个人少的时候再说。

  等到车子在派出所门口停下的时候,唐霜稍稍安心了些。

  怕是黄广的安排?难道这里就是接头的地方?唐霜突然冒出个这个想法,跟着那两个警察进去了。

  随后,唐霜被带到了一间询问室,两名女警察进来了,“转过去,把身上物品放到这里。请配合一下。”

  不对啊,这不是自己平时搜身嫌疑犯的那套程序吗,唐霜嘀咕着,“这是干啥?”

  “搜身。”女警官看着唐霜,都到这种地方了,你还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样,不清楚自己犯了啥事的表情,“赶快点。”

  “凭啥啊?”唐霜彻底懵了,这身份变化也太大了吧。

  “等下会有机会让你问,让你说,先搜身。”一个美女警官安抚道。

  这不会是要我做卧底吧,怎么整的跟无间道似的。唐霜有点不高兴了,毕竟这么大没被人这么摸过,就算是同为女警察,清楚这是程序所迫,也让她感觉不舒服。

  搜身完,唐霜被送到了另一个房间,两女警官就打量了她一眼,那眼神让唐霜觉得特别不舒服。过了一小会儿,又进来一个男警察,黑胖胖胡子拉碴的。

  “哟,这么小,姑娘你让人给坑了吧。”这警察一听语气就知道是个老民警,插科打诨就把案子给摸清楚那种。唐霜虽然分下来不久,但是办案子的警察也接触过不少。

  “怎么回事儿啊?到底。”唐霜有点毛燥了,听他这么说话,八成不是什么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怎么回事儿,你这回可摊上大事儿了。贩毒运毒,知道怎么回事儿吗?”黑胡子笑呵呵看着唐霜,就跟这事儿特普通一样,不过也是,对于缉毒警,这种案子见多了,估计啥都没感觉了。

  等等,缉毒警?运毒贩毒?唐霜突然意识到什么。

  “你说我运毒?”唐霜看着黑胡子,半信半疑,“在我包里?那玩意?”

  “哟,明白人,这么快就认了。你说说过程,这东西不会不是你的吧?”黑胡子跟知道怎么回事儿似的,莫不是这是组织的安排?唐霜心里还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可是眼下这情形她自己都摸不准,这是咋回事,好歹也该让自己有点心理准备啊,就算是卧底需要,好歹也提前跟自己说一声啊,这整的多吓人。毒贩这罪名可不是好背的,弄不好要死人的。

  “不是,那个,我是,”唐霜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别急,慢慢来。先说说这包吧,不是你的?”黑胡子还是逻辑清晰。

  “不是我的,是我领…不,我老板黄广的。”

  黑胡子笑呵呵地,依然很和蔼,“黄广?你老板?”

  “对,我老板,我们黄总带我去腾冲做生意。”唐霜突然想起临行前黄广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交代的事情和任务来,轻吐一口气。

  “腾冲做什么生意?贩毒吗?”黑胡子边写边问。

  “不是,就是做生意,老板说带我去见识见识,认识点人,好把买卖做大。”唐霜按着黄广的交代交代着,“黄广你认识吗?就是黄广?”唐霜试探着黑胡子,这情形有点太真实,自己都心虚,至少要弄清楚这是任务不是别的,唐霜有点期待黑胡子能给她个暗号啥的,也能宽点心。

  “不认识,黄广?黄色的黄,广东的广吗?”

  “对,就是那个黄广,你们所没有跟其他外地联合办案吗?比如说遇到特别的事情?”唐霜提示黑胡子。

  “有,遇到特别重大案情,会有。你放心,你这个还不够条件。”黑胡子笑呵呵地记下,然后悄悄跟旁边的女警说,“等下去查一下她在户籍地有没有前科。”

  “哦,特别重大案情。”唐霜觉得可能就是黄广说的,就是这个民警可能级别不够,保密任务一般都是需要高级别的指示。“那我能见你们领导吗?”

  “见我们领导?”黑胡子第一次遇见有人要见自己头的,见过要烟的,见过要见初恋情人的,还真没见过这种,“你认识我们领导吗?”

  “不认识啊。”唐霜说,心里想,认识才能见吗?这不也是任务情势所迫嘛,万一自己的任务有密级限制,一般警员不知道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先问了再说,可别耽误正事儿。

  “那你先把笔录做完,我就带你去见我们领导。”黑胡子就跟哄小孩似的跟唐霜说。

  唐霜有点不乐意了,这之前说让自己出差办大案,也没说让自己扮演毒贩啊,而且这个黄广也太不够义气了,啥都不说,还临时不来,这情形咋应付,唐霜闷闷不乐。

  “听说你要见我?我刚好路过”一个高大身影闪了进来,“你是唐霜?”高个儿看着唐霜,疑惑的问,尽力搜索关于眼前这个小姑娘的一切记忆,却毫无线索。

  “是,我是唐霜。唐代的唐,霜雪的霜。”唐霜故意把自己的名字重复几次。

  “黄广你认识吗?我是来做生意的,黄广安排我来的。”唐霜急的要命,又不能把黄广交代的事情说出来,迫切希望眼前这个所长能知道点啥。

  “哦,你别着急,先把事情说清楚,等完事了,有什么再找我。”大高个倒是态度不错,就是也没把唐霜的话放心上。

  “哎,”唐霜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

  大高个若有所思地走了。

是福不是祸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