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福不是祸4

  “喂,月饼,咱们出来了,月饼!”

  唐霜抓着月饼的手使劲摇,欢喜啊,终于不用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走了。

  “咳咳,你,轻点。”中秋瘫软在地上。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唐霜连忙松开手,中秋身上的绷带又渗出来一些紫色血液,“你怎么样,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

  “不用。”中秋已经不能动了,然后眼睛还直直看着唐霜,生怕唐霜跑了。

  唐霜有点犹豫,自己跑还是不跑呢,跑了吧不够义气,自己刚被救了出来,刚刚还答应给他做月饼。不跑呢,这人言行古怪,万一把自己抓了去杀来吃了,怎么办?

  “喂,你抓我,是要干吗?喂,中秋!”唐霜晃了晃中秋,眼睛还是直的,人已经昏死过去了。

  这是死了呢?还是怎么了。唐霜抬头看看,四处无人,荒野求生也得有个目标,这可怎么办?

  浑身都湿透了,刚刚从那个深洞里逃出来,浑身都是湿漉漉黏糊糊的东西。先找个地方生堆火烤烤衣服,唐霜瞅了瞅,不远处刚好一个土包包,跑过去看看,竟是个小山洞,这地方好,适合生火取暖。

  唐霜拖着中秋一条腿,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把他拖进了洞里。

  “你,你在这里等着我哈,我去拾柴生火给你先取暖。”唐霜推了推中秋,“你听见没啊,别跑啊,你要是乱跑,我就不救你了。听见没?”唐霜见中秋没反应,就跑出去找柴火。

  四下皆黄土,唯独不见木。“累死老娘我了,森林啊树木啊你在哪里啊?”唐霜走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眼前还是无穷尽的黄土,连片枯草都没有。

  累死我了,唐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都什么地方啊,寸草不生的,该不会是阴曹地府吧。”啊?阴曹地府!莫不是这中秋是阎王派来的小鬼,捉我回去复命。唐霜有点虚。

  不对,要是小鬼也不会这么脆弱啊,唐霜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走。

  莫不是这地域有什么卦或是阵,要不怎么走来走去都是这样,没啥变化呢。

  唐霜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儿,那日迷了路,又不知道回去的路怎么走,天又黑了,心里不免害怕起来,便边走边哭,走了几个小时都没走出去。

  后来半路上遇见了一个中年女子,那女子跟唐霜说,“害怕吗?”

  唐霜点头,那女子就说,“闭上眼睛就不怕了,闭上眼睛就能回家了。”

  说完就走了,唐霜也没的法子,就闭着眼睛走,竟真如那女子所言走回了家门口,父亲母亲一顿骂,问唐霜去哪儿了,唐霜如实以告,还是挨了顿揍,临了,父亲还教训自己以后不准说谎。

  那时候小啊,不记事,唐霜总觉得自己是睡着了做梦的。今天遇到这么个事儿,突然就想起小时候迷路的事情了。睁着眼睛呢总兜圈子,闭上眼睛就能走出去,想到这些,唐霜决定试试,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索性相信。

  唐霜闭上眼睛,靠着直觉往前走直线,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突然一脚踩空,扑通掉进了水里,唐霜慌忙睁开眼睛,水!湖水!清洌甘甜的湖水。

  走出来了!终于走出来了。看来小时候那个女子是个妙人,肯定是懂些占卜八卦阵之类的,唐霜暗自思忖。来不及多想,衣衫已经湿透了,真是心飞扬透心凉啊!

  唐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爬上岸,一身白纱全透明了。心想,这古代这衣裳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经折腾,这么短的光景,已经衣衫褴褛了。抓起胸前的那几缕,唐霜顺手编了个麻花辫,也好遮挡胸前透明。

  “唐霜!”突然身后有人唤自己的名字,唐霜觉得好奇。

  扭头一看,竟然是黄广!难不成他也穿越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儿!你为啥…”唐霜不觉一股怒火攻心,要不是他,自己怎会被冤枉执行死刑,又怎么会落得这般田地。

  “姑奶奶啊,你跑哪里去了,你说你,刚醒过来就乱跑,可把你姐姐急坏了!赶紧赶紧跟我回去!”

  虽长得一模一样,但神情言语都不是黄广,黄广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唐霜突然反应过来。

  这个跟黄广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可能是圣女族的人,说不定认识自己。

  “啊,我,我是…”唐霜想要解释,可看到他长得跟黄广一般模样,就不敢把实话告诉他,总觉得长成这样面容的人,骨子里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姑奶奶,你再不回去,你姐姐就要被你牵连致祸了。”黄广一脸焦虑。

  虽说姐姐不是真的姐姐,可唐霜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就没少受她照顾,衣食住用无一不是姐姐安排妥当,这份用心她是切身感觉到的。

  自小时候父母遇难后,唐霜就跟着外婆相依为命,姐姐对自己的照顾跟外婆的温暖是一般无二的,想到这些,唐霜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二话不说跟着这个长相酷似黄广的男人回去。

  “姐姐怎么会受牵连?我不过是贪玩出来了一阵。”唐霜说,试探来人。

  “姑奶奶,你这一阵子出来的都有月余了,族里的人为了找你都闹得天翻地覆,这不就是大家都没法出族外,我才出来寻你。”

  “我记性不好,你是哪位?”唐霜笑呵呵地看着他,就因为他这张脸,唐霜心里的防备怎么都卸不下来。

  “我是瓢瓢啊,霜儿,就那个从小都陪着你玩的葫芦藤下的张瓢儿。”

  “哦,好像是哦。老张啊,那我这回去了,会不会被打?”唐霜一想到自己走了不过一日光景,竟然过了一月有余就觉得有点对不起姐姐,可一想到姐姐温柔又严厉的眼神儿,又有点怕。

  “你说呢?你姐姐可是为你操碎了心。”张瓢儿摸了摸额头的汗水,不知道是急的还是高兴的。

  “那我能不回去吗,先不回去?”唐霜试探着。

  “那怎么成,错过了黄道吉日,还怎么火祭?”老张说。

  什么?火祭。唐霜确定自己没听错,“火祭跟我有关系?”

  “当然啦,你不是圣女族女吗?你不是要嫁给火神吗?不火祭怎么嫁啊?”老张这话句句珠玑,看似平凡不经意,在唐霜看来却好似提醒般敲打着唐霜。

  唐霜有点不相信,这个老张,怎么这么怪怪的,不那么简单。

  “那我们快回去吧。”唐霜没再追问。这事儿可能还是要问唐雪才能问清楚。

  “啊?啊,回去回去。”老张张了张嘴,有点意外,似乎没醒过来劲儿,似乎没有预料到唐霜这么痛快决定要回去,忙收敛了慌张,走到了唐霜前头。

  一路上唐霜脑子都没停转,想想自己先是被黄广陷害成了贩毒,然后被执行死刑,没死成倒穿越到了这里,这又遇到黄广长相的老张,好像一脚又踏入了一个陷阱。

  这是陷阱吗?难道说我跟这个长相的人天生犯克?

  走了一半,一路骑马的人停了下来,径直停到唐霜和老张面前。

  “张…”带头的还没说完,老张便插了话,“你们怎么才来啊,我们都累死了,快快,大家接驾圣女上车吧。”

  一众武夫模样高大魁梧大汉连忙闪出了个道儿,唐霜看了看,这几个大汉生得奇怪,脸色各不相同,竟微微呈赤橙黄绿青蓝紫等五颜六色,感觉甚是怪异。

  唐霜走上前几步,扶着车,刚要上车,便捂着肚子叫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看起来甚是吓人。

  “我,肚子好痛,我不会是中毒了吧。”唐霜随即从车上滑了下来,倒在地上,不停打滚儿。

  “你怎么了,唐,圣女,”张瓢儿忙上前关切地问,一众大汉面面相觑,看着张瓢儿。

  “我大概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好痛好痛,救我!”唐霜翻滚的越发厉害。

  一众人等都慌了神儿。

  “张大总领,这中了毒的可要不得,”一个白脸大汉跟张瓢儿说。

  “你懂个屁,走!找个大夫看看。”张瓢儿怒目相斥,示意众人上前帮忙。

  可众人都不动手也不上前,你推我我搡你,你去,你去,没有人愿意上前帮忙搀扶。

  张瓢儿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群歪瓜裂枣,还想成仙,我看你们这辈子就是这样子,横竖活该当盘中餐、口中物!”

  这句话,唐霜虽翻滚着,跟个煎蛋似的,但是却听的真切,莫不是这些都是些瓜果梨桃,修炼成人形。从前总看神话故事中有这种果子精,到没成想,自己当真遇到了。

  “张瓢儿,你竟然敢害我,你,害我”唐霜边翻滚边试探这一众彪形大汉,看他们会怎么对付她。

  那赤橙黄绿青蓝紫等一众果子精一看唐霜叫骂,立马吓得变了脸色,各个都急的恢复了原形,后退几步,惊恐地看着唐霜。

  唐霜眯着眼睛一瞅,妈呀果真是自己猜的那般,都是些瓜果梨桃等水果蔬菜。

  “张瓢儿,都是你非出这等歪招儿,说什么圣女精华吸收了能幻化人形。”苹果精最着急,小脸红得可爱。

  “我是说了,就是这样,你不信,你试试。”张瓢儿还嘴硬。

  “你试、你试,你先试!”众果子都推张瓢儿,非要他先试。

  “啊呀!别推我,这不是还没到果子洞,不送她进丹炉,怎么吸取精华!”张瓢儿还是那么凶,“还听不听我的了,我还是不是你们的总领!”

  一众果子都不吭声了,苹果不知什么时候幻化成彪形大汉又变了回来。

  跟着其他果子也一并变了回来。

  “就是啊,众果齐心,其利断金!”张瓢儿还继续鼓吹众人。

  “是吗?”唐霜不知何时站在了张瓢儿身后,突然在张瓢儿耳边发出一声,吓得张瓢儿立马打了个滑,摔下了破,顺势变回了原形,原来是个切了一半的葫芦,半个瓢,难怪叫张瓢儿。

  唐霜跟着滑下坡,捡起地上的半个葫芦瓢儿,指着瓢儿,看着一众彪形大汉问,“他,张瓢儿?你们老大?”

  众果子各个鸡啄米一般点头。

  “哟,苹果”唐霜指着红脸大汉。

  红脸大汉吓得用袖子遮住脸颊,“是,你,想怎么样?”

  唐霜往前迈了一步,指了指橙脸大汉,“橙子?”

  橙脸大汉护住胸口,掩遮橘肉,“我很酸的,不好吃。”

  唐霜也没停步,继续往前走,“梨子、柠檬、冬枣、西瓜、紫薯”一个个辨识,各个果子精或遮或掩,姿态娇羞,配上大汉身形,简直就是男扮女装,丑态百出,让人忍俊不禁。

  “哈哈哈,”唐霜总算是数完了果子,点完了名字,忍不住开怀大笑。自小以来,看见这等身段男子,唐霜都是要敬畏几分,可眼前这些果子身形魁梧却娇羞怯懦的样子,唐霜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是福不是祸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