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引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自古以来,仙侠者淡泊名利,逍遥自在,但适逢六界动荡,妖魔横出之时,往往弃闲救急,此乃大道义。

  好在上界仙界,下界妖魔,各自为道,互守安宁。

  适才,仙界出一乖张之人,性格直爽却过于刚烈,在胎体内便显露失常,适逢吸纳天地精华之日,常常得之坦然,失之暴怒,众仙家均以为此仙胎仙修缺乏,花开蒂落或成天界祸患。

  天帝因此昼夜失眠焦虑,恐此性情不足之仙胎招致祸患,甚为劳神,遂招各路仙家上天宫献策以解决此仙胎劣根。

  各路仙家均赴约前往,一时天宫热闹非凡,云蒸霞蔚。

  为严防仙侠进宫期间,有下界妖魔浑水摸鱼跟着进来,天帝下诏,为众仙家打造令牌一副,各路仙家持牌进宫,也好依规入座,秩序井然。

  令牌打造极其严苛,为防仿制,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相生相克定乾坤,外加金丝银线珠宝以区别仙侠官阶高低,外形分方、圆、菱、角四种。入天宫时,便省去盘问言语,以免天宫门将官阶过低、言语不适,发生什么不敬不妥之事。

  各路仙家只需腰挂令牌,便可出入自由,适合各路仙家逍遥惯了的性子,也能防止迷路误闯他处,带来不便。

  待令牌制妥,便由天宫伺从宫女各自送到仙家手中。

  虽说此举确实不错,但未成想百密终有一疏,一宫女路过蓬莱仙境,竟被境内景色吸引,贪玩玩了几月。

  便生生耽误了送牌时日,心中甚不安,这宫女又担心此时再去难逃责难,又留恋于山水仙境,便索性退去仙身,隐身到了蓬莱境内。

  因恐令牌在身,被定位乾坤、遭到天兵天将的捉拿,索性将令牌丢入江海,顺流而下。

  此令牌因五行相生相克之光芒,竟在池水中引起了鱼虾追逐,一时间满江鱼虾竞相围拥,不想竟成众星拱月般景象。

  恰逢一船漂荡江中,对江吟诗的士大夫观之赞叹不已,命家仆将江中之物打捞上来。

  “此物绝非人间应有。”士大夫把玩不绝,赞叹不已,遂命众人不得多言,切勿将此事告知于人,料定日后必有物主上门来寻。

  不多时日,果然一神采奕奕之男子找上府门,说丢了身家性命在江中,要府上贵人相还。

  管家甚觉来人言语奇怪,但又看来人神采斐然,绝非一般人物,便依着老爷的交代,带来人登堂入室、仔细言语。

  来人断然不客气,也不道谢,不卑不亢就跟着进了堂中。

  待士大夫遣退一众仆人。

  该人才吐露真言,“你知我来的目的,我也不与你客气多言,但凡有想求之事,尽管开口。延年益寿、荣华富贵皆可。”

  士大夫哈哈大笑,爽朗从容,但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我虽一介凡人,但也不是贪图之辈,不是己物,断无强占之理,此当物归原主即可。”

  来人忽觉自己妄加揣测,低估了士大夫的境界,不免有失风度,但仙家聚会已然耽误,便匆匆谢过,就此一别。

  本想着待天宫归来,再感谢此名士,却不想天上短短一日,凡间整整一年,这左右不过一年光景,名士家中却已破败。

  世事无常,此仙家惊叹。转念一想,轮回之苦,人间处处,又念及此人德行圆满,留下孤苦一女,便召来凡人星君,要其命簿,轻点几笔,算是报恩。

  谁曾想,往日一笔,竟埋下了种子,孤女命运轮转,仙家已不记得曾经的孤女。但这孤女竟不再是往日的孤女。当然这都是后话,一介凡女,得此厚爱,也上天缘分安排。

引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