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圣女不吃肉?!要老命了2

  唐霜吃了糖葫芦,不觉得饱,反而胃里泛起酸水来了,真是难受,看来这糖也不充饥,只是暂时性止住了饿,还得吃点别的填填肚子才好啊。可惜这边虽说有集市,到了晚上却冷清,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唐霜望着空荡荡的大街,只有望向天空,哇,星星好美啊,像一个个鱿鱼爪爪;月亮好漂亮啊,像圆圆的肉饼,金黄金黄的。不知不觉,口水都流到了嘴角。唉,三月不知肉滋味,只能更想吃肉。唐霜摸摸扁扁的肚子,算了,今天就这样早点睡,改天寻个机会捞鱼摸虾去,解解馋。

  唐霜摸着床铺盖,倒头栽到在稻草床上,唉好怀念自己的床啊,这床太硬了,还这么扎,怎么都睡不好,不知道自己在那个世界死了之后有没有人给自己收尸火葬,真是可怜,一个家人都没有,被人冤枉,还落的死了没人埋的地步。然后,心里突然想起中秋来,唉不知道中秋怎么样了,本来还说去救他,这下自身都难保,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也不知金角兽找到中秋没有。还有姐姐,不知道圣女族发现自己逃跑了,会不会迁怒于姐姐。愁人,算了算了,先睡再说,睡醒了说不定一切都好了。唐霜索性倒下,等着慢慢入睡。

  此时此刻,圣女族中却依然保持着唐霜离开那日的情景。

  圣女族众长老在唐雪门口受了两日,寸步不离,誓死要守到唐霜的下落弄清楚。

  唐雪彻夜未眠,一夜间嗓子哑了,失声,说话沙哑。

  “父亲,你何苦这样为难唐雪,他不过是唐霜的姐姐,她不是族中罪人,你这样逼她就不怕她…”

  “她是唐霜的姐姐,也是前任圣女人选,如果唐霜不回来,那么最后就只有请前圣女火祭了!”族中长老赵先生一字一句不慌不忙地告知长子。

  “不,这绝对不可!”大儿子赵思仁断然拒绝。

  茂先生一步步靠近儿子,悄悄附在儿子的耳边,说:“如果你想要她平安,那么你就去把唐霜找回来。”

  “找?我能找回来?”赵思仁一脸迷茫,自己沉迷唐雪的事情父亲是知道的,就如同,就如同三弟喜欢唐雪,对了,这几日都未见三弟了,他会不会跟唐霜的失踪有关。

  赵思仁点头,“好!我这就去把圣女请回来,在此之前,请您切勿盲目行事,否则,我是断然不会去茅仁派学道!”

  赵茂点头应许,算是应了赵思仁提出的条件。赵茂本心系茂仁道派,对茂仁道派的渊源很是喜欢,年轻时一心修仙向道,怎奈茅仁派选徒极为严苛,几次三番拒绝了赵茂,说他道心不足,凡心未净。三次过后,赵茂有些灰心丧气,加之又偶遇了圣女族一名女子,索性随着圣女族女子辗转到了此地,没想到的是一眨眼十几年就过去了,赵茂因着圣女族女子的家族地位,当起了族中长老。而茅仁派却发展壮大,越发声名显赫,竟日益盖过圣女族的荣光。

  一日,赵茂在圣女族中主持祭祖大典,不成想却偶遇故人,来人名叫易峰,多年前同赵茂一起登山寻道,也曾多次落考。但没想到,此去经年,易峰依然潜心钻研,竟成了茅仁派中弟子,一时间两人都惊讶与彼此的变化。虽说易峰话不多,也未曾再提前日共同寻道之事,但赵茂却在易峰离开后,越发难受,如芒在背,感觉易峰对自己铁定是看不起的。

  当初的言之凿凿,对比现下的苟且度日,赵茂竟心中越发不快。遂铁了心要赵思仁学道,赵思仁自幼便随性惯了,当时已经年有八九岁,对道学一无所知,懵懵懂懂的答应了父亲,但是却并不知父亲为何执迷茅仁派,也对修道之事无思路不爱好,这些年也长进不多。加之爱慕唐雪,更不愿舍弃凡尘修道。

  赵思仁答应了父亲要找到唐霜,以解救自己的心上人唐雪,这便是眼下最紧要的事情,至于茅仁派的事情,以后待一切稳定下来,赵思仁想再与父亲商量一下,如若父亲肯自己跟唐雪成亲,那一切事情都可商量,不只是入道茅仁派。

  虽然父亲生性多疑,做事也不择手段,但赵思仁想只有把唐雪先救下来,一切就还有回旋余地。

  这么想着,赵思仁加快了去找赵思茅步伐。一回家,推开赵思茅房门,就看见屋内空无一人,甚是冷清,连丫头都不在屋内,看来是一夜未归。倘若说深情,这个弟弟倒是比自己还要深情,明知唐霜卧病在床依然不肯接受,眼下铁定是寻唐霜的下落去了。

  虽说父亲一口咬定唐霜是逃跑,可是赵思仁还是心怀疑惑,之前唐霜一直清修于深山幽谷,不曾与众族人相处,性子极为清淡,对弟弟也是视若无睹,一心等待火祭,所以这次离奇接连失踪,确实出乎意料。但是如果说唐霜逃避火祭有些过了,这些年的修炼、一心成祭,本就是最好的证明,圣女不可能逃跑。

  那如果不是自己跑了,被异族所掳走,倒不是没有可能。赵思仁恍然明了了。

  突然想起这次失踪前,唐雪提及带唐霜途径凡魔交界莫名消失,赵思仁心中有了方向。或许,就是被魔界掳走,圣女虽然尚未火祭,但是元神于修炼、魔转道极有益处,想到这里,赵思仁立刻带上刀剑,急急骑马赶往凡魔之地。

  生怕耽搁多一日,便少一分带回唐霜的可能,真那样,唐雪就要代替她火祭。想到此处,赵思仁立刻快马加鞭、日夜不停地赶往凡魔之地。

  第二日,一大早,唐霜便被鸡吵醒了。还不是公鸡,是只老母鸡,一大早就咯咯哒、咯咯哒地叫,唐霜胡乱穿拢衣衫,迷迷糊糊就下了客栈楼梯。

  打着呵欠,唐霜走到那只母鸡旁边,叫啥?仔细一看,喔噻!下鸡蛋了!鸡蛋!

  真是欢心鼓舞的一天啊,正要伸手拿蛋,一只小手先拿了去,“喂,你”唐霜刚想呵斥小孩放下,这蛋可是自己先发现的,却发现赵思茅正笑眯眯看着自己,遂作罢。

  算了算了,圣女咋能抢一个孩子的鸡蛋,何况没准儿还是人家养的鸡。这到嘴的蛋又没了,想想就不开心,本宝宝不开心,唐霜就往屋里走。

  没走两步,赵思茅跟上来了,跟着唐霜,欲言又止。

  “你干嘛?”唐霜转身关门,看见赵思茅还在,就问他为什么跟着自己。

  赵思茅顿了顿,上前两步,清风拂面,面若桃花,右手微微抬起,抚上唐霜头发,略微停留,摘下一片枯黄的叶子,“喏,”

  唐霜微微一愣,这厮的表情越发有点甜中带腻,“哦,谢谢。”唐霜木讷地接过枯叶,转身关门进屋。

  这个赵思茅倒是个情种,按说圣女已经一心火祭,说白了就是安心钟情于火神,可谓生死不惧。可赵思茅却还是这么一往情深,真是难得。

  唐霜坐在床上,看着这片赵思茅摘下的枯叶,略微有些走神儿。

  算了算了,想这些劳神子的东西干啥,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赶快填饱了肚子,赶紧逃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早饭依然是清汤寡水,纵使肚子里有千万种感觉,只能将自己沉浸在填饱肚子的基本过程中。

  想想都好忧伤,作为一个肉食爱好者,还有啥比不能吃肉,更让人忧伤呢?唐霜也就只能在心里默默抱怨一下,不然暴露了身份,万一被识破自己就是借着圣女这躯壳,估计小命不保。肯定要被赵思茅大卸八段。

  赵思茅看着唐霜一言不发,略微有点忧思,想了想,忧虑便转瞬即逝,赵思茅想,唐霜八成还是惦记着修炼火祭的事情。关于修道成仙,赵思茅不是没有想法,自认也绝非是一般纨绔子弟。如果是因为这个,那他完全有办法让唐霜对自己敞开心扉,然后志同道合地共修道法。

圣女不吃肉?!要老命了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