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圣女不吃肉?!要老命了3

  最近几日都是简单生活,简单到一日三餐,日上三竿、夕阳落日,无聊又无趣,唐霜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朝思暮念回到现代,期间试着割过一次脉,被发现,被赵思茅手忙脚乱地救了回来;跳过两次河,因为会游泳,没淹死,累得精疲力尽喝饱了水,疲惫上岸;然后又试着去跳崖,无奈山高路滑,完全没爬到山顶,已经饿得半死,然后突然窜出来一只兔子,就跑去追兔子,追到迷了路。

  每次都以赵思茅的出现,把唐霜捡回客栈告终。

  几次三番折腾下来,赵思茅也被吓得日夜难眠,越发担忧起唐霜,索性搬离客栈,找了一处荒山野岭僻静处的小茅屋,日日夜夜守着唐霜。

  唐霜看着赵思茅被自己也折腾的半死,于心不忍,就给赵思茅坦白:“那个,其实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咱们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都不可能一样,你懂吗?”

  赵思茅就傻傻地听着,一眼忧愁,恰似满江春水,忧愁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还是嫌弃我仙根不足,后天修炼不够,不应该奢望圣女垂爱。

  赵思茅一脸失落迷惘,这表情看得唐霜也是心酸,这男的真是不理解,还是想不开啊?唐霜也愁,这不行,不管回没回去现代社会,万一自己从这里消失,赵思茅跟着自我了断,岂不是虐债,但凡牵扯他人的事,唐霜还是不想亏欠。

  赵思茅看着唐霜,声音沙哑:“霜妹儿,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我也在想,想着跟上你的仙修。你放心,我一定努力。”

  额,这都哪儿跟哪儿额,唐霜看看眼前这个情种,无奈笑笑,只得先应着:“好,我知道了。你也别想太多,其实我不是你那个意思。”

  唐霜心里是不这么想,她就想赶紧回到现代去,本来是没那么紧迫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圣女这身份迟早被人发现拉去火祭,就有点着急。而且,在现代,自己还蒙着不白之冤,好歹回去了,把事情搞清楚,也不能便宜了用心险恶的歹毒之人。

  赵思茅哪里知道这么一出事儿啊,他就死了心地认为,唐霜是后悔了,后悔跟着自己跑出来,后悔没有火祭。而且嫌弃自己先天不足,后天怠惰。不行,这休道成仙的事情是没法缓了再说了,赵思茅思前想后,决定先入了茅仁派,这样也算是表现给唐霜看看,好给她一点信心。

  第二天一大早,赵思茅就上山去了。

  汉庭本是中部盆地,四周群山连绵起伏,最高最陡的一座山,名孤,因当地人鲜少成功攀登至顶,又有传言称山上有云雾卦,惑人心神,迷人眼目,以致无人能登高望远,遂有传言称,山顶有茅仁派高人避世于此。

  赵思茅尚未到年龄,倘若贸然去参加茅仁派选拔,是连报考机会都没有的,所以他打定了主意,想着走个捷径,找到茅仁派隐居高人,一来求情准许入教,二来即使不能入教,得到指点几分也是好的,也许圣女就能看到自己的决心和目标,没准就能有改变的可能。

  初上山,青土缓坡,蜿蜒曲折的小路旁红色苇草丛生,行进的倒算是平稳。偶有小野兽逃窜,倒也都没有攻击性。

  山路越走越陡,渐渐灌木丛生,甚至奇怪,山越高温度越低,一般都是温度高的地方树木茂盛,温度越低的地方,植被越是矮小稀疏,偏偏孤山正好相反,越是往上走,温度越低,树木反倒越发稠密茂盛高大,走起来不时被树枝阻挡挂住,赵思茅的步伐逐渐慢了下来。

  四周山石颜色逐渐由青白变化成深绿,微微泛着荧绿色的光泽,感觉有点像黑夜中动物的眼睛。赵思茅放缓步伐,手扶上腰间宝剑,此地略感不安,不得不堤防小心。

  忽然哗啦啦,后背传来一阵树枝晃动摆动的声音,赵思茅转了个身,一只黑色小兽从林中缓步走过,眼睛闪着荧绿色光芒,一眨眼没了影儿。

  赵思茅的宝剑应声而起,却发现小兽已消失,愣住半晌没动,观察一阵子,发现再无声响,才收起宝剑继续赶路。

  树木林立反倒觉得越发寒冷,走了一阵子衣衫单薄的赵思茅开始不住牙齿碰撞,哆哆嗦嗦。

  忍不住停下来,想生堆火取暖干衣,吃点干粮再上路,正拣干柴,突然一只黑色小兽出现在眼前,赵思茅正低头捡柴,一抬头差点撞上,一屁股蹲坐在地上,那黑色小兽竟露出诡异微笑,转眼间又消失不见,随之消失的还有满林的干柴。

  赵思茅又是一愣,反应过来,忙起身去追这只小兽,不知这只小兽如何能跟随自己多时而不被发现,而且还带走了干柴,不知是何用意。但又屡次三番出现,却未伤及自己,一时之间是敌是友倒不好分辨。

  赵思茅心中甚是疑惑,但也为多想,遂紧紧追了上去。这小兽也似故意引导,竟留下爪印,让赵思茅步步跟随。

  不多时,跟着这黑色爪印一路飞奔,赵思茅竟跑出了浓密树林,爬到了半山腰,果然是云雾缭绕,雾气瘴气分辨不清。

  赵思茅沉思片刻,莫非此处即是传言中的云雾卦阵。

  此卦乃茅仁派得道高人所布,为了与尘世隔离,以免凡俗之人慕名拜访打扰。现在看着这飘渺虚无,倒是有点与想象中不同,既无障目不见远方,也非林木绕眼,景色如海上烟雾升腾,仙气飘飘,寒气凛凛,只是不易分辨方位和走向,四处皆有出路,却不见通往何处。走起来让人心生不安,易不分日月。搞不好就会一脚踩空,坠落山崖。

  赵思茅正低头思忖,不料一段黑色脚印映入眼帘,此正是天降甘露于久旱、日出艳阳于迷途,赵思茅容不得多想,跟随着脚印往前飞奔,狂奔上多时,突然心生怀疑,登时想起那只毛绒绒贼溜溜的小兽来,莫不是它有心引路。

  而此刻行进多时,也未见来路,也未遇危险,赵思茅索性继续前行,反正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是这毛绒小兽让赵思茅心中疑惑,何时自己可能救过什么活物。

  又走上一阵子,雾气尽散,竟发现面前一条开阔平地,走上前,江面宽阔,烟消云散,江中竟有一叶扁舟,似是等候他来多时。

  赵思茅疑惑地走上前,手不觉拂上腰间宝剑。

  走近一看,小舟上立有一公子,公子环佩兽皮小环,高高束发,丹凤眼吊梢眉,英气中透露几分清秀。

  “敢问公子是去往何处?可是去寻山顶高人?”赵思茅不觉熟悉,此人看起来似曾相识又眼眉低垂,便上前搭问。

  此人莞尔一笑,倒生出几分女子般的娇媚。做了个请的手势,顺势拨槁浮水,小舟微微离岸。容不得多想,赵思茅边轻轻一跃,纵身落在小舟上。

  “多谢了!”赵思茅见他不多言语,便微微拱手一谢,反正殊途同归,路上多个人照应也是好的。

圣女不吃肉?!要老命了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