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找人先救人,殊途同归2

  话说赵思仁一路策马扬鞭到了茅仁派门前,却被八卦迷幻阵锁住了脚步,本想老马识途,偏偏这马嘶鸣不前,任凭皮鞭抽打也不肯向前,赵思仁只得将马栓在树上,独步前行。还未拴好马,便听见不远处马蹄疾驰而来,赵思仁立刻找了个隐蔽处躲了起来,却见不远处渐行渐近一青衣男子,越看越觉得熟悉,近了,心中雀跃,好!太好了!赵思茅,你可算是被我找到了,找到了!正欲快步拦住赵思茅的去路,但转念一想,如此未免鲁莽,万一打草惊蛇,岂不是空来一趟。

  赵思仁遂跟着赵思茅,只见赵思茅在附近徘徊片刻。顷刻间树木摇曳,一黑衫高发女子便御剑而出,两人见面客气有加,甚是友好。赵思仁和盘托出一物,在阳光下烨烨生辉,呈彩虹之色绚丽璀璨。

  那黑衫女子手一挥,便收下了。随即呼剑,赵思茅跟着那女子走在其后,转眼便消失不见。

  看得赵思仁目瞪口呆,明明眼前是一片丛林,怎地一眨眼功夫三弟就凭空消失了。

  赵思仁硬闯是不太可能的,这凭空树木开,又凭空二人消失,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自小就听父亲说,茅仁派有通天入地的本事,自己还以为不过是江湖传言,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倒是萌生几分敬佩之情。

  “这么快就来了?”仁思思从剑上轻跳而下。

  “实不相瞒,我是有求于姑娘。”赵思茅拱手作揖。

  “哦?为了那个落跑圣女。”仁思思探寻着赵思茅眼里的爱情之光。

  “啊,也是也不是。”

  “算了算了,我也懒得管你因为儿女情长,还是理想信念,我只问你一句,倘若那个圣女自甘堕落,你怎么选?”仁思思见赵思茅坑坑哈哈不肯说实话,索性逗逗他。

  “那绝不可能,我自认识她起,便没见过她这般的人,绝不是一般凡尘女子那般心性反复之人。”

  “好!那你便入门吧。”仁思思吹了吹剑,插入鞘中。

  “就这样简单?”

  “就这么简单!你是我罩着的人。”仁思思掏出那件黑色蛟人皮递给他,“以后就跟着我就行了。”

  赵思茅面露不解,自幼时起,便听闻茅仁派选人严苛挑剔,仅是拷问来路身世都要举家过问,更不必说试探天资与武功,自己就这么被允诺入了门,未免有点不太清楚。

  心里虽嘀咕,但还是觉得不好质疑,毕竟这是二公子,说一不二的名声在外,想来也不会太过于糊弄人。

  二公子见他收了蛟人皮,喜上眉梢。用肩膀头碰了下赵思茅肩膀,说:“今晚上,带你去见我爹!”

  “见你爹?!”赵思茅惊呼。

  “是啊?别问了,就这样。去去去,把衣服换了。”二公子把赵思茅推进院落,自个转身离开了。

  这显然是一处女生住所,到处都飘散着一股杏花微雨的气息,自是馨香迷人。一只白色的蝴蝶落在赵思茅的肩上,赵思茅看着十分漂亮,晶莹剔透的翅膀,闪着雪花般莹润细腻的纹路,赵思茅轻轻用手摸了摸,这蝴蝶竟不逃不飞,如同纸片跌入赵思茅手心里。原来是假的,赵思茅把蝴蝶放在桌上,想来这屋的主人,有不同寻常的技艺,连这折剪的蝴蝶都有几分灵气。

  然后迅速换好了衣服,赵思茅打量着屋子的摆设,全是花草树木,甚至地板也是结结实实的松木,不得不说这主人应该是爱极了自然的。

  正感叹着,一个姑娘挑着帘子进来了,赵思茅看得正入神,竟忘了身处他人之家。

  “哪来的野人?!”一声惊雷。

  赵思茅收敛目光,正撞上一个面色通红的女子,这女孩手提柳枝,脚踩浮云,半悬在空中。

  “神仙姐姐,我,我不是野人,我我是二公子她让我在这里,在这里等她。”赵思茅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二公子?你可当真?”那女孩杨柳一挥,便稳稳当当地站在了赵思茅面前,身上飘洒着杏花雨露的香气,想来她就是这屋子的主人了。

  “千真万确!我,我拿自己的命保证,二公子她是真的让我在这里等她,还说,还说晚上带我见她爹爹。”

  “胡言乱语,我家哥儿姐的可是从不称呼掌门为爹爹,你——说谎!”

  “我我没有!”赵思茅这下慌了,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证据证明。

  “吃我一鞭!”那神仙姐姐动手比变脸快,脸上还面若桃花,这一鞭子就抽到了赵思茅的身上,这一打不要紧,那蛟人皮衣裳竟被打了个大口子。

  “等等,这衣裳就是二公子给我的!你看看!”赵思茅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忙扯着衣服给神仙姐姐看。

  那神仙姐姐本还面若桃花,怎想着这男子突然退下半截衣衫,羞得满脸通红,口中还不依不饶“休得无礼!”

  正这时,二公子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边走边说,“呀,大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呢?”

  神仙姐姐见被二公子撞见了,便质问,“是你把他放在我房里的?!”

  “那怎么可能呢?就算是我,你怎么跟他…”二公子嘿嘿嘿地傻笑。

  赵思茅此时傻呵呵地站着,竟不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大姐姐,你说掌门知道了会怎么办?”

  “好你个臭思思,你敢算计我。说吧,这次你是要我怎样?”

  “很简单,就是要你在晚上美言几句,就说他品行端正,救了你,反正不管怎么说让掌门把他指给我使唤。”

  “就他?救我?就算我肯说,掌门也不会信。”神仙姐姐恨恨地瞪了赵思茅一眼。

  “不说的话,我就说你看上了个野男人,带回来,被我发现了,嘿嘿嘿…”二公子用那种眼神上下八路、来来回回地打量着大姐姐和赵思茅,看得赵思茅浑身不自在。

  “知道了!带上他出去!”

  “嗯?答应了。好!多谢大姐姐。小妹心中感激不尽。”

  赵思茅看了看二公子,没想到她是吹牛,还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怎么了?看着我干吗?”仁思思拿出来另一件青衣,递给赵思茅,“换上。”

  “啊?”赵思茅有点怕,这不是又要重蹈覆辙。

  “啊神马呀!你一个大男人有啥豁不出去的,横竖你又没吃亏。”

  “可是,可是这样毕竟也有违君子之道。”

  “行吧,那你自己考虑。我先走一步。”仁思思扔下衣服,径直出门,临出门扔下一句话,“想好了就来思修阁找我。”

  赵思茅顿了顿就开始发呆,发了会儿呆,然后开始换衣服,想想圣女唐霜,想想以后。换了衣服赶紧过去。

  二公子看见赵思茅穿着青衣走在思修阁的路上,心中一阵欢喜,这个赵思茅天资聪颖,且为人仗义,上次多亏了他自己才能顺利完成任务,如果他愿意跟着自己,以后定能如虎添翼。

  “你可想好了?没有回头路。”仁思思问。

  “嗯,我只是担心你的方法有点不合适。来茅仁派一直都是我的梦想。”赵思茅顿了一下。

  “好!”仁思思立刻把武器库打开,“送你件见面礼,随便挑随便选。”

  站在一旁的亦枫不满地看了一眼赵思茅,这小子除了长得清秀,真真看不出有哪里好,小姐如此慷慨,还是第一次。

  赵思茅看着琳琅满目的武器,有点吃惊。一时之间竟不知该选哪件。

  “不如这件,御风斗篷,能抵挡一切刀剑。”仁思思看他目前最需要的是护体。

  赵思茅摇了摇头,从最边上选了件极不起眼的物件,是一支造型独特的葫芦,更像是一个水滴状的容器。

  “切,”亦枫忍不住嗤之以鼻,这满库的好东西,只要他喜欢,估计二公子都不会犹豫,他竟选了个喝酒的器皿,真是脑壳进水。

  仁思思竟愣了一下,面有不安,赵思茅立刻放了回去,“我再看看,我随便拿的。”

  二公子立刻拿起那个水葫芦,放在赵思茅手里,“没关系没关系,选中即是缘,日后我慢慢教你用就是。你切记不可胡乱使用。”

  赵思茅不解,但看二公子神色匆匆,便收下。

找人先救人,殊途同归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