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里天

南木蓁蓁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人群往来之地,最多消息最多故事。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解决之后便寻个地方拉拉家常,讲讲故事,说说传奇。茶馆便是这样一个好处所容得下阳春白雪留得住下里巴人,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皆聚于此,说书的唱戏的算卦的,行船的经商的做官的,要饭的拉皮条的卖狗皮膏药的,世间百态尽在其中,人情冷暖不言而喻。茶馆是大世界的缩影,世事人心的变化此地最先知。

  城墙边儿上就开着这样的一家茶馆,老板爱听故事也爱讲故事,为人爽快健谈,脾气又好,听到好故事连茶钱都不收了,不出月余生意就红火起来来往的客人愈发的多了,甚至有的人就是专程来茶馆聊天听故事的

  来喝茶谈天的老板都双手欢迎那怕明知是来蹭吃喝的老板也不在乎,老板总是知道很多事情,甚至有的时候还说的出客人的身世经历。但没人知道老板是从哪儿来的,要做什么,每当问道茶馆收益的时候老板都是笑而不语。时日久了,又问不出着眉目猜不出着落,众人也就对老板个人的事情闭口不谈了。

  我喜在茶馆里看众生百态,就和老板商量到店里给他帮工,和他说不要报酬管吃住就好,老板却还是执意的给了工钱,不但给了还比别家给的多,老板的收入是哪儿来的呢?这一举动就更觉老板身上有秘密:明明茶馆没什么收益却有闲钱开高高的月例,别人穿长袍马褂,而他头戴东坡巾身着道袍,一副前朝读书人的装扮,还总以遗民自称,想来断发易服在老板身上是没实施成功的,奇怪的是从来未见有官兵来找他的茬儿,也没人要因他蓄的发来取他的头,除此之外没发现别的什么异常,我依旧不放弃每天暗中观察着,心想着万一老板是前朝的什么大人物哪天复国了我搞不好还成了什么元老哩。

  不过目前看来老板还是没被官府怎么样,我闲来无事就将平日听到的故事记了下来。

  “小生姓赵名不语,字少言,年龄不详。家父姓赵,家祖也是。因‘子不语怪力乱神’‘贵人话语迟’故得名字。”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