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女鬼的故事

  封念离开医院后便回到了学院附近的公寓。刚一进门就听见连鸿问道:“念念,怎么才回来啊?是不是那老头又刁难你了?”

  云泽也关心的看向封念,沙发上的策睿面色苍白说道:“李老就没在病房出现过吧?竟然还不相信我们的念姐姐,请了驱魔人又如何。念姐姐不让,他们又如何灭得了。只是,那可忴的女鬼,生前遇上李辉那样的男人,注定后来悲剧了。”

  封念看着脸色苍白的策睿,眉头皱了皱说道:“你又占卜了?光顾着说别人,你呢?”

  三人一同盯着策睿看,看得策睿不好意思了。连鸿摇了摇头,叹了声气。

  云泽见策睿一幅小媳妇做错事的样子,就有些不忍心了。对封念解释道:“他也是见你彻夜未归,有些担心了。早上才算上一卦的。”

  封念堵气道:“那我要不回来呢?”见策睿委屈的样子,又接着严警的说道:“小睿,我会保护好自已。而你也要把自己保护好,这样我才能放心啊。”

  “念姐姐,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策睿坚定的说道。

  云泽笑了笑,说道:“小睿说昨晚你还遇上其它麻烦了,怎么样了?”

  “跑了,这事有点不简单。”封念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看了看策睿,说道:“你有算到那黑影是怎么回事了吗?”

  策睿摇了摇头说:“昨天是为念姐姐而占卜的,只能知道你遇上的事。不过……我能感知到以后我们还会遇上。”

  云泽见封念没什么大碍,便说道:“念念,你刚回来,好好休息下,(看了看策睿的脸色)小睿,今天你也好好休息下,连鸿,你跟我去学院。”

  连鸿不高兴了,说道:“不去,我又不是精英会的什么干部,干嘛那么积极。”

  云泽揪着连鸿的衣领,拉起连鸿走了出去,边走边说:“你这样还想当干部?那时,精英会估计也没救了。”

  云泽连鸿走后,封念拿起策睿的手探起脉来……

  策睿笑着对封念说:“念姐姐,卦象还显示姐姐红鸾星动哦。”

  封念一愣,心里想起那欠揍的男人,摇摇头说:“胡说什么,那男人长得是挺不错的,可那张嘴却欠揍的很。”

  策睿笑的更大声了,封念向策睿瞅了瞅,策睿收敛了笑容,严肃的问道:“那女鬼怎么处理,我看她是不会自愿往生的。”

  “先问问她执着的原因吧。”说完便掏出那道困着女鬼的符咒,道:“以吾之名,破其牢笼,天疾,破。”

  女鬼便虚弱的出现在两人面前,女鬼向封念一拜,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说说你的故事吧。(封念边说话边给策睿倒了杯牛奶)喝了。”策睿接过牛奶喝了下去。

  女鬼那像白板的脸上泪流满面,缓缓地说道:“我生前本是e市附近一个叫雨溪村的村民,我叫于珊珊,父母是老实本份的农民,父母含辛茹苦供我上学。大学毕业后,我便留在e市的李氏企业工作,每月会把一半工资寄回家给父母。父母没了负担,又有我的一半工资,生活便没有那么辛苦了。可是……好景不长(女鬼面露恨意,周围空气冷了几分,封念便给策睿拿了件外套披上)我遇上了李辉,那天我刚刚下班,天空就下起了小雨,我包里没有伞,公司门外便是车道,于是我就站在公司门外等出租车……”

  分隔线――――

  十三年前,e市的李氏企业少东家李辉一边听着项目部的汇报,一边欣赏着窗外的小雨。无意间看到公司大门口站着一位朴素清丽的女人。

  这女人看着就很单纯,而这时候一定很难打到车……于是,李辉打断了项目部的汇报,“今天就到这里了,下班吧。”说完便起身走了出……

  公司门外,一辆出租车停在于珊珊的面前,于珊珊兴奋了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出租车师傅问道:“是李辉先生是帮这位小姐叫的车吗?”

  另一个声音回答说:“不是,(李辉对于珊珊笑了笑,继续道)小姐,这是我叫的车”

  李辉看着于珊珊那可怜的样子,又接着说道:“小姐,住哪里?(李辉看见于珊珊一脸危险的样子,不得不解释一番)别误会,我是看我们顺不顺路而已”

  于珊珊听后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刚刚误会你了,我住在大学城俞大附近。”

  李辉笑笑地对出租车师傅说“那就先去俞大。”

  一路上,李辉和于珊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多久,师傅说:“俞大到了。”

  于珊珊一边掏钱一边问道:“师傅,多少钱啊?”

  李辉拦住于珊珊付钱的动作说:“不用了,反正也是顺路。(李辉见于珊珊一脸倔强的样子,对其笑了笑。)珊珊要是觉得不好意思,那明天请哥吃午饭不就得了,反正都是一个公司的。”

  于珊珊见李辉坚持不要车钱,只好说行,两人便互留联系方式,于珊珊走后,李辉对师傅说“师傅,去锦秀区澳门花园。”

  分隔线――――

  “那天以后,我和李辉慢慢地熟悉了起来,我们会一起吃午饭,每天下班李辉会先把我送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家。就这么过了三个多月,这三个多月里我体会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当李辉提出交往时,我们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后,李辉每天下班都会陪我二三个小时,周末没事也会带我到e市附近游玩。那时,我以为我遇见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后来,有一次在公司年底的宴会上,我喝多了,那晚也不知怎么的,就和他在床上发生了关系。我清醒之后很害怕,因为在我们村里未婚先孕是会被沉塘的,李辉安慰我说没事,他会娶我的。那晚以后,李辉重新租了个房子,我便搬了过去,我们算了同居了吧,李辉却很少过夜,李辉说他爸妈比较古板,不喜欢未过门就发生关系,他自己到是没什么,别让他父母误会我就好了,我问他什么时候娶我,他就推脱说是他父母要他娶一个本地媳妇,不同意我这个乡下的野丫头过门,甚至都不想见到我。我开始的时候深信不疑,常常很自卑,没事的时候还做了些我们村里的特产让李辉带回去给他父母尝尝。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年多,终于我父母发现了,父母不同意我和李辉,说我还没有过门,就已经让对方父母看不起了,这样我以后的日子不会幸福的,趁村里人都还不知道赶紧分了。我还跟父母保证说不会的,李辉对我很好的,以后结了婚,他父母一定会喜欢我的。父母那时候气得要跟我断绝关系,我当时竟然还气父母不可理喻,却不仔细想想自己是多么不可理喻,那样的相信李辉,父母至此之后,便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了。半年后,我发现自己的经期逾期了两个多星期,我即害怕却又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我怀上了他们李家的孩子,这下总该同意我和李辉了吧。去医院检查之后,我拿着那张已孕的检查单开心极了。(女鬼渐渐平静的心又恨了起来)可当我拿着检查单开心的拿给李辉时,那是我第一次在李辉眼中看到了一瞬间的杀意,当时我还在安慰自己,许是看错了,李辉找各式各样的理由劝我拿掉孩子,说什么父母不会同意的,未婚先孕是很没面子的事,会让亲朋好友看不起的,后来竟然还说什么是为我好,趁我家人都还不知道赶紧拿掉,孩子婚后再生……”

  “说了这么久该进正题了吧。”封念看着策睿的脸色,有些怒意的打断了女鬼的话。

  策睿笑着安慰封念道:“念姐姐,我没事的,卦象只能看到些大概,让珊珊姐说说也是好的,有些事说出来还是比憋在心里要好。”

  于珊珊感激地看了看策睿,见封念没有说什么便接着说:“(虽然封念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于珊珊也不敢再说和李辉之间的感情了。)那天之后,李辉再也没有来找过我,甚至在公司也看不到人。一个多月后我慌了,害怕公司的人发现我怀孕,便辞了职。当时,我也想过不要那个孩子的,甚至都预约过手术,可在手术台的那一刻,我还是留下了那个孩子。一方面我舍得这个孩子,一方面这个孩子是我李辉唯一的联系了。于是我便每天守在公司的门口,皇天不负有心人,二十三后我终于看到了李辉,可他却抱着一个二三岁的小女孩和一个温婉大方的女人一起出现的,我去找他,他却说我认错人了,他堂堂一个李氏企业的少东家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个乡下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更别说他老婆还是个温婉的大小姐。那天我才知道,原来他全都是骗我的……”

  一只白色的小东西从封念房间里优雅的走了出来,边走边对封念说;“臭丫头,你搞什么啊,这次又带回来个什么东西啊?冷死爷了。”

  说完便跳到封念怀里示意封念喂它吃葡萄。封念一把抓起小东西扔给策睿说道:“他若冷着了,你连葡萄皮都别想吃了。”

  小东西抖抖毛,爪子一挥,策睿瞬间温了起来,策睿拿起桌上的葡萄任劳任怨的给小东西喂了起来。

  封念冷冷的对于珊珊说:“小睿若是因你而病倒,那么,你也不要指望我会帮你。”

  策睿看着于珊珊一脸委屈可怜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了,于是笑着对封念安慰道:“念姐姐,我不是易碎的瓷娃娃,没事的。”策睿说完又对于珊珊说“珊珊姐,继续说吧。”

  于珊珊回应策睿一个微笑,便继续说:“当时我几乎崩溃了,我哭了三天三夜。我只知道我不甘心,我要为自己和孩子讨回一个公道。于是我便去李氏企业大闹,李辉的父亲李德光终于见了我,可我向他说了我和李辉的过往后,李德光扔给我一张支票,还说我怀得不知道是谁的野种,看在我可怜的份上才给我的……”

  小东西边吃葡萄边说:“那你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听到小东西的话,于珊珊怒了,封念无奈的瞪了眼小东西说:“闭嘴。”

  小东西往策睿怀里躲了躲。于珊珊看着封念他们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们关系真好,(众人一笑)见过李德光之后,我更无助了。”

  “那钱够你吃一辈子了吧”小东西插嘴道。

  于珊珊听了小东西的话讽刺一笑,说道:“那种无助不是钱能填补的。我为了李辉,和父母闹成那样,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我又怎么有脸见父母。我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孤身一人的,连诉苦的朋友都没有……”

  策睿见封念精神不怎么好,便催促着于珊珊。

  “珊珊姐,那你的孩子是怎么没有的,你又是怎么死的。”

  于珊珊回答道:“之后我找回李辉几次,他去仍然还是避而不见,我已经没有办法了,不得不把孩子拿掉,四个月的胎儿,都已经成型了,我看着真的好痛苦……”

  小东西淡淡的插嘴道:“那事不该完了,你怎么还能成了这副德行?”

  于珊珊笑了笑,接着说道:“没多久,我在一家超市碰到了李辉的老婆,我心有不甘,便找上李辉的老婆,跟她说了些我和李辉之间的故事,她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隔天,李辉找到了我,我们发生了争执,李辉就这样失手杀了我。李德光还命人将我尸首丢进了海里……”

  小东西吃着葡萄模糊不清的说:“所以你变成这副德行后,就杀了李氏夫妻,然后被困了十年后,又来找他们的女儿报仇。”

  于珊珊急忙回答解释道:“没有,我是缠上了李辉,可我没有害他老婆。那天,他老婆开着车,李辉精神失常把他老婆看成了我,导致他老婆把车开到了车道外面的悬崖下,双双死亡……李辉死后,我便去找李德光,可李德光身上有法宝,李德光察觉到了不对劲后,请了阴阳师,那阴阳师告诉李德光我变成厉鬼来寻仇了,李德光便请求那个阴阳师降了我。那个阴阳师同情于我,便将我困住,交于李德光好好供奉,希望我的恨意能慢慢的平淡。可惜李德光并不放心,期间他请了很多人来灭我,若不是没有成功,我早就魂飞魄散了,我的恨意又怎么会少。前些日子,他孙女不小心打破了困住我的那个灵牌,我才终于自由了……”

第三章 女鬼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