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有故事的大叔

  风云难测独特的购物方式很快传遍了整个江城,有许多内行人都进来参观了整个店面,风云难测可谓是人山人海。不懂的人,就是来体验一下自助式购物的乐趣;懂的人,都聚集在显像镜前众说纷纭。

  “高,实在是高啊!”

  “想来这位大师阵法很是厉害啊?”

  “何止是厉害,简直是出神入化!全店所有东西都用了阵法,特别是这面镜子,恐怕这家店以后必当门庭若市。”

  “这店毫无防卫,将来会没人嫉妒?”

  人群中一个穿着休闲套装,形象很大叔的中年男人不屑的说道:“哼!嫉妒,嫉妒又如何?”

  被大叔打断话的男人不悦的看了看大叔,干净的短发下是一张历尽沧桑的脸庞。看着就是一位有故事的人,一般来说有故事的人都不好惹。

  男人不服气的说:“嫉妒自然就要毁掉,这店人都没有,你说会如何?”

  大叔对男子的话嗤之以鼻,见这几人也不是太懂的人,也懒得争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看明白这店是何人所开的人,对这几个是懂非懂煞有其事谈笑风声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楼的众人看着显像镜前的情景,舒雅思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很神奇的世界,即玄幻又新奇。也让舒雅思更加坚定要走这条路,那怕只能是灵媒也好,起码跟了很厉害的人共事。云泽拿给舒雅思一个很漂亮的弹珠,舒雅思不好意思的推拖着。

  “阿泽哥不用送我礼物,我会好好干的。”

  舒雅思嘴上虽然客气着,但手却很诚实的接过弹珠。云泽微微一愣,封念无奈的摇摇头,策睿轻轻的笑着,也就只有连鸿反应最是夸张,笑得最为大声,舒雅思狠狠地瞪着连鸿,似乎在询问连鸿为什么笑得那么夸张。

  “我不是故意的,雅思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我那里想多了?”舒雅思不解的问道。

  “这个弹珠泽是施过法的,和楼下的显像镜是感应的。”

  原来如此,舒雅思不服的说:“就算是这样,那也算份礼物啊,那像阿鸿哥,什么都不送点防身。”

  “防身的东西你还是找念念要,若是要贴身保护,我很乐意的。”

  连鸿说完还做了一个很猥琐的表情,舒雅思听后,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舒雅思可忴巴巴的望着封念,仿佛封念不给些防身的东西就誓不罢休的样子。策睿看着封念对舒雅思伤脑筋的样子,笑着替封念解了围。

  “念姐姐的符咒虽然很好用,灵力消耗也不大,可雅思姐应该并不会用吧?”

  如果是封念这么说,舒雅思一定以为封念在忽悠自己,可策睿这么说,舒雅思听着还是相信的。

  “这里有阵法,也不会有什么鬼物敢闯进来。若是人为,你找鸿的朋友就好,若是同行,你处理不了,就直接找鸿。若是在外面,想来也没什么人会害你。”

  云泽如此一说,想来还真不需要防身的东西,舒雅思也不在纠结。

  大家这样一说,连鸿无辜的看着封念,委屈的说道:“念念,忙了一天了,想吃什么我请你?”

  封念吃饭习惯性的不挑,经常在外历练,有吃的就不错了。于是封念习惯地询问策睿的意思,多年来的习惯,已经到了不说就懂的境界。

  “辣的就好。”策睿的答案总在意料之内,封念欣慰的摇着头。

  “你总是这样,今天吃你想吃的。”

  “念姐姐,我今天就是想吃辣的了。”

  策睿本来从小不爱吃辣,可自家姐姐喜欢,策睿自然而然慢慢的也就喜欢上了。封念从小就待策睿很好,策睿自然也会想离自家姐姐更近,渐渐地很多习惯都相似了。久而久之,许多原本的喜好都不记得了,但策睿并不觉得会遗憾,起码这样,就算封念怎么变,自己还会记得。

  云泽看着策睿朝封念撒娇的样子,调侃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念念是你妈呢?”

  云泽难得的玩笑话,连鸿和舒雅思笑得都快坐地上去了,封念淡淡地送了云泽一个白眼。

  “呦,阿泽哥的意思是念姐姐很老哦?”

  策睿见封念没什么大反应,不服气的怂着云泽,毕竟是最小的,孩子气自然也就还留了一些。

  “我不是之念念老,我是说你太小。”云泽一本正经的说道。

  见策睿难得的被云泽欺负一回,连鸿可高兴了。可看着策睿孩子气的样子,连鸿还有些不乐意了,自家弟弟怎么能被云泽欺负呢?要欺负也只能自己啊?

  “好了好了,去吃饭吧。雅思,别说哥不送礼物啊,哥请你吃大餐。”

  ……

  凯江企业的大楼里,女员工们早早的就胆怯的下了班,总裁室里,一身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总裁的位置上,从面容上来看,长相算是可以,年轻的时间应该有不少的桃花运,男人对面坐着的正是白天在风云难测里出现的休闲系大叔。

  男人对大叔哀求道:“袁老弟,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姓袁的大叔神情复杂的看着男人回答道:“江凯你白手起家是很厉害,可你女儿就……”

  袁大叔停顿了一会又接着说:“善恶终有报,一报还一报。”

  “袁老弟啊,我知道你说得对,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就帮帮我。”

  “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也无能为力。”

  袁大叔的话让江凯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悲伤的念着。“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我辛辛苦苦打拼来的事业就要这么完了吗?连唯一的女儿也保不住吗?”

  江凯的话,袁大叔听得也甚是伤感,若说江依依是报应,那满公司的女人就全错了吗?袁大叔仔细的思考了之后,说:“或许还有救。”

  袁大叔的话让江凯像是又看到了希望,激动的问道:“真的吗?还有救?”

  “嗯。”接着袁大叔便向江凯说了白天的事。

  “袁老弟,你确定那是你口中那个阴阳世家之一的连家开的店?”

  “恐怕不止连家,那么精致的阵法,非云家莫属。”

  江凯惊喜的催促着袁大叔,“那还等什么?我们马上去风云难测。”

  袁大叔拉住江凯,摇摇头交待道:“江凯,你先等等。我猜想,风云难测是四大家族的接班人所开的。”

  “那太好了,这样依依可算有救了。”

  可忴天下父母心啊,不管江凯此时对江依依是愧疚,还是亏欠,袁大叔都已经为之所动。

  “依依有没有救我不知道,但你这公司一定有救。”

  江凯听后,愤怒地说:“依依为何没救?不是阴阳四大家族的接班人吗?难道连依依都救不了?”

  要不是顾及整个公司其他无辜的人,又欠江凯的人情,袁大叔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帮江凯。

  “我劝你到了风云难测后,还是收起你自以为是的脾气,如实的说明情况,否则你的公司也就等着一起完蛋。”

  袁大叔认真的语气,江凯收敛了下性子,讨好的问道:“袁老弟啊,怎么听你这意思……莫不是这阴阳师还能容忍鬼物害人?”

  “哼,所谓阴阳师,并不同于驱魔人和猎鬼师,他们对鬼物一视同仁,阴阳两界从来都只讲对错善恶,因果循环,他们生平最恨被骗。”

  江凯听了袁大叔的话后,敷衍的笑了笑,应道:“袁老弟,到了我一定如实说。”

  袁大叔也不再说什么,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交待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我再带你去。”

  江凯看了看外面,心想:“反正也应了下来,也不差这一晚的时间。”便应了下来。

  第二天,封念四人照常去学院混日子,店里就舒雅思一个人,舒雅思正敷着面膜,悠闲的玩着手机。突然,云泽留下的弹珠一闪一闪的发着光,舒雅思赶紧走到二楼的镜子面前。镜子里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大叔领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大叔,西装大叔周身泛着淡淡的煞气。

  “看来是有生意了,昨晚阿泽哥怎么说来的啊?”

  舒雅思回想着昨天云泽的交待,可昨天领教的事情实在太多,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还好有阿鸿哥电话。”

  舒雅思想到就行动,直接拨通了连鸿的电话。连鸿此刻正在上课,上得还是班主任的课,他们班的班主任出了名的龟毛了,最讨厌不认真听课的学生。连鸿身旁的云泽幸灾乐祸的样子,再看看班主任脑怒的样子,连鸿只能忍了。

  “老师,我忘了关机了,可是这个电话真的很急。”

  “有多急啊?”

  “十万火急。”

  连鸿的话气得班主任直接把笔扔到连鸿脸上,连鸿乐呵呵的帮班主任把笔捡了起来,狗腿的拿给班主任。

  “班导,真的十万火急,我女朋友的姐姐的男朋友的妹妹的闺蜜的老公小三的情夫的老婆的情人的哥哥的女朋友死了,找我有急事。”

  连鸿心想,还好昨晚问了下小睿,不然今天可怎么办啊?

  “哦,你女朋友死了啊,那你去接吧。”

  果然,班主任很好绕进去,不过什么叫他女朋友死了,以后谁敢做他女朋友啊?连鸿气鼓鼓的朝班主任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走了出去。

  电话接了之后,连鸿不悦说:“发生什么事了?”

  “阿鸿哥,有客人来了,怎么让他们上来啊?”

  舒雅思的事如此之小,连鸿想到之前班主任的话,带着丝丝怒气的回道:“身后桌下的按钮。”

  “哦,我想起来了,阿鸿哥我知道了,谢谢你!”

  舒雅思软软的声音,连鸿得心情平复了不少。“小事而已,不用客气。一会应付不了找易风。”

  “嗯,好,拜拜”

  连鸿挂完电话,正好下课铃声响起。

  “艹,晚打几分钟不就好了,算了,看你那么萌的份上愿谅你。”

  “萌还有这作用啊?”

  云泽的声音此刻就跟他的表情一样可恶,连鸿心情不好,直接不想理了。

  “你要去哪啊?”

  “找念念他们去啊?”

  云泽还以为又发生什么大事了,神色匆忙的跟上连鸿,严肃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咱们店第一个客人上门了。”

  看着连鸿那兴奋的样子,要不是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云泽真想抽他个大嘴巴。开店就会有生意,有什么好得意的,云泽朝连鸿摇摇头,无奈的跟上连鸿。

第二十七章 有故事的大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