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鬼市,云家

  封念和连鸿走后的第二天云泽便接到了云家的召回电话,次日一早,云泽就带着策睿准备回云家。刚走到门口,策睿突然难受的按着胸口,策睿的脑海中呈现着一些画面。云泽见状,担忧的扶着策睿。

  “没事吧?”

  见云泽满是关怀的眼神,策睿直了直身子,给了云泽一个安心的笑容。

  “阿泽哥,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没吃早餐,有点低血糖了。”

  策睿之前捂着的位置明明是胸口,却说自己是低血糖,云泽是怎么也不信。策睿被云泽质疑的眼神盯着,故意的抖了抖,笑嘻嘻的打趣着云泽。

  “阿泽哥,别用这副吃人的表情看着我,我好怕怕。”

  “别岔开话题,低血糖会心痛?你当我跟鸿一样好糊弄?”

  策睿早就知道低血糖的借口是骗不了云泽的,于是做出一副被抓包的样子,老老实实的给交代了。

  “阿泽哥真没意思,一点都不好玩,要是阿鸿哥一定很好骗。”

  “骗?”

  “我不过是过于担心念姐姐他们那边的情况了,昨晚没睡好,今日又起得太早,饿得胸口有些闷闷的而已。阿泽哥,你这是关心则乱。”

  云泽半信半疑的看着策睿,策睿认真的点了点头,似乎是策睿在跟自己确认一般,毕竟是个借口,也不知能否让云泽相信,反正自己是信了。

  “你啊,念念在的时候早早就弄了早餐吃,念念这才走几天啊,你就懒成这样了。”

  策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平日里念姐姐总担心着我,我就不能让念姐姐为我分心,而且念姐姐自己经常忙得忘了吃饭,若我不出手,你能搞定啊?”

  “有道理,走吧,先吃点东西再出发。”

  “好。”

  ……

  所谓的鬼市就是云家先祖用阵法形成的阵内世界,和两仪微尘阵里的宇宙洪荒相似却又有着很大的不同。

  两仪微尘阵里的世界只进不出,除非破阵,而鬼市的阵法仿佛就像是一座城墙,牢牢的防卫着鬼市这座幻城。

  鬼市的阵法千变万幻,若是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这天气时节和外界也没有什么不同。鬼市的入口和出口都在一处,由云家的人守着。

  每个月的十五号鬼市开放,不管是人是鬼,想要进入鬼市,就只能在每月十五号的那天晚上,交纳一定的费用后,就能进入。

  鬼市里有人住,也有鬼怪住,甚至还妖魔住。除了人以外,妖魔鬼怪的生命很悠长,自然也知道不少事,手上也有不少世间难寻的东西。不少的灵能者都会在鬼市开放的时间里,去找寻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而封家,云家,连家,策家的人可以凭家徽自由进入,所以云泽和策睿就在这平日里,也能自由的进入鬼市。

  “这么久没来鬼市了,这里还是那么热闹。”

  策睿看着眼前繁华的鬼市,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绪,连语气里都带着淡淡的哀伤。今日的策睿显得很多愁善感,云泽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可这一路上,策睿却总说没事。

  “小睿,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阿泽哥多虑了,我只是有些想念姐姐了。”

  策睿这么一说,云泽也不疑有他,领着策睿就往云家所去。古色古香的院落,像极了古时候达官显贵的府邸。门口的守卫远远的就见自家少爷回来了,赶紧通报管家去了。

  “少爷回来了,快去告诉管家。”

  “少爷这学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就你话多,少爷肯定是有事才回来的,闭嘴,都忘了云家的规矩了。”

  守门的被出来迎接云泽的管家凶了一顿后,都乖乖的闭上了嘴。管家教训完下人后,毕恭毕敬的朝云泽迎了过去。

  “少爷,老爷在大厅等您。”

  策睿这一路上都有些心神不宁,也不知道封念和连鸿的情况如何了。云泽示意管家安顿一下策睿,将身上的行李一并也交给了管家处理。

  “小睿,你随凌叔去房间休息,我见完父亲便去寻你。”

  “也好,那就麻烦凌叔了。”

  “策少爷太客气了,这是老奴应该做的,策少爷这边请。”

  管家云凌恭敬的样子,每次来找封念时,策睿都会很不习惯。主仆尊卑的现状,远远超越了如今华夏的制度,也许还有许多古老的世家都保持这种制度。云家就在这一点上,和封家有着莫大的不同。

  如果放在同一个时代来对比,云家就像是王权在手一个世家,尊卑有度;而封家则像一个隐匿的师门,团结守礼。策睿喜欢封家,但更喜欢黏着封念,策睿更加坚定向前的脚步。

  直至傍晚夜幕降临时,云泽才带着饭菜来敲策睿的房门,“咚咚”的声音响起,策睿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是阿泽哥吗?进来吧。”

  云泽应声而进,见策睿如此的沉闷,不由得关心极了。

  “还在担心念念?还是不喜欢我家的气氛?”

  “阿泽哥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这样的策睿才正常啊,云泽又怎会不配合策睿的孩子气呢?

  “要不?先来段假话?”

  云泽的配合,策睿很乐意,马上做出一副哀伤的样子,还夸张的捂着胸口,煽情的话更是脱口而出。

  “咳咳,一想到念姐姐不惜跋山涉水,不远千里的去寻朱雀,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的心就疼。”

  云泽看着策睿的表演,终于知道封念为什么那么爱抚眉了,策睿和连鸿一个德性,耍起宝来,功夫了得。

  “看来,小睿是不喜欢我家的氛围喽?”

  被云泽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策睿尴尬的“呵呵”了两声。

  “阿泽哥,你就给我留点空间吧。”

  “好,给你留点。”

  “那我还要谢谢阿泽哥了?”

  “行了,来,吃饭。”

  见策睿没什么事,云泽也放心了不少,就赶紧招呼着策睿来吃晚饭。

  “还是阿泽哥了解我。”

  封念会疼策睿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么信任的依赖,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了。想来对云泽此般的信赖,也来源于云泽是封念的朋友吧。

  “你呀,还真是像极念念,父亲只是严肃了一点而已,又不会吃人。”

  “也没有说世伯会吃人啊?”

  “那你还这般闷闷不乐的?”

  “我哪有啊?”

  “从早上出门,你就一直这般心不在焉的,我云家有哪么可怕吗?”

  “有。”

  见策睿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云泽嘴角都抖了起来,逗得策睿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阿泽哥,别那么认真。”

  云泽装模作样的准备揍策睿,策睿赶紧老老实实的认了错,真诚的态度了,云泽也就借坡下了。

  “阿泽哥,我错了,别生气啊。在我心里,云家是云家,阿泽哥是阿泽哥,我分得很清楚的。我是不喜欢云家,但一定不会不喜欢阿泽哥的。”

  “算你会说话,今天就放过你了。”

  “谢谢阿泽哥的大人大量。”

  ……

  云泽陪策睿吃完饭后,又聊了许久,见时间不晚了,就起身离开,准备洗洗睡觉。

  鬼市的夜晚有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微风与云的翻动,反而更衬出宁静的气息。路灯的白光微微照映着一小片地方,远处是深深的黑暗,月亮在迷雾一般的云层里,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

  云泽走后,策睿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窗外那微弱的月光,心中感慨着。

  “也不知道,我还能这样,真实的活在阳光下多久了?”

  上苍似乎在回答策睿的问题,“咚咚,咚咚……”宁静的夜,显得门外的敲门声格外的清晰,敲门的人也不关心是否会打扰到别人,锲而不舍的敲着门。策睿收起了伤感,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笑着将门外的人迎了起来。

  “不知云世伯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呵呵,策世侄许久没来我云家了,可还习惯?”

  “有阿泽哥在,这等小事,不敢劳烦云世伯。”

  “唉,世侄乃策家传人,如今策家又只有你了,论起来,世侄还是策家家主,也算与我平起平坐,怎么能算是小事呢?”

  “云世伯说笑了,策睿还未曾继任家主之位。”

  “这封兄也真是的,世侄这都成年了,还当个小孩子养着,真是太不应当了。”

  若是云家现任家主云寒话中不去攻击封家,策睿也不想这么快就撕破脸皮。

  “云世伯这话说错了,家主之位不过虚位,比起来我更喜欢呆在封家。”

  “世侄就甘心让策家依扶在封家之下,然后慢慢的淡出世人的眼中?”

  云寒的话,若换做旁人可能会被鼓动,但策睿不会。封家众人待自已和母亲阮红如何,策睿心中自有决断。从小,封影和蓝心沐待自己如亲子,待母亲也如亲人,封家上下待自己和母亲也和亲人无异,策睿和封念更是相互挟持的俩姐弟。从小封影就教导策睿做人要堂堂正正,是非曲直更要懂得用心去看。

  “若能让念姐姐以后,更好的坐在阴阳师之首的位置上,即便是让我策家消失在这个世上,我策睿也甘之如饴。”

  策睿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云寒,云寒也不再隐藏。

  “这么说来,你是跟定封家了?跟定封念了?”

  “对,念姐姐,我跟定了。”

  策睿也不示弱,眼神狠狠的看着云寒,云寒见策睿眼中的坚定,心中起了杀意。

  “把影殇交出来。”

  云寒的要求,让策睿笑了起来,明明云寒站在主控的位置上,为何策睿还能笑得那么风轻云淡。

  “笑也没用,将影殇给我。”

  “云世伯难道忘了吗?影殇乃我策家家传法器,只会认我策家血脉,到云世伯手上也不过是一堆废铁。”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只要将你的血换到别人身上,自然就有人能用了。”

  “看来,云世伯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的,怨不得旁人。”

  “这么说起来,到是我不知好歹了?”

  云寒“哼”了一声,也懒得与策睿辩解,反正人都在云家了,也逃不出鬼市,索性就让这孩子抱怨抱怨吧。

  “世伯这么做,可有考虑过阿泽哥的感受?”

  “禁地里禁锢了许多上了年份的生物,世侄只是不小心闯了进去。”

  策睿“哈哈”的笑着,鼓了鼓掌说道:“世伯当世人都是傻瓜吗?”

  云寒的耐心都被用完了,也不再哆嗦。

  “影殇呢?”

  “你们想用影殇做什么呢?”

  “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交出来吧。”

  “我猜,世伯也想用影殇寻找朱雀吧?”

  云寒的表现,策睿便知道猜对了,又接着说:“世人皆以为上神采南明离火之精,融炼而成的是一把剑,世伯是从何得知它不是剑?”

  “你不必知道。”

  “影殇是我策家传之宝,我又怎会不知它的来历?世伯猜猜,我不与念姐姐同行的原因是什么?”

  云寒本以为策睿的父亲早逝,策睿不知影殇的来历,所以没有和封念一起去寻朱雀。

  “为什么?”

  “从念姐姐执意要为我寻朱雀那时候开始,我就用念姐姐的血来炼化影殇,如今影殇的器灵,早已认念姐姐为主。上次阴女的事,早就在念姐姐的心中种下了担忧的种,念姐姐自然想把我放在她认为安全的地方。”

  策睿的话,使得云寒大怒,出手禁锢了策睿的行动,在策睿的周围用阵法布下了结界后,吩咐手下将策睿看管好,便匆匆的离开了。

第三十九章 鬼市,云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