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殷勤的夜游阴极

  经过数日调养,封念总算是恢复了,和封影商量之后,就前往了鬼界。

  看着满山红白相间的花海,封念的心中为曼珠和沙华的遭遇感到悲伤。

  走到花海的尽头,那里是风沙遍地,让人有一种身临沙漠的感觉。这风冷的刺骨,这沙尘满天飞,这便是寸草不生的鬼门关前吧。

  都说鬼门关有去无回,说得恐怕也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没有鬼差引路,很难找到鬼门所在吧。

  封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迈着坚定的脚步,走向鬼门关。

  进入鬼门关后,封念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异样,却不知在南江淩家的云泽已经冷的把空调都开到了最高温,被子已经盖了好几床了。

  云泽的房间没人敢靠近,门外的凌芙都心疼的直掉眼泪,凌家其它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云泽练什么功走火入魔了。

  “姑婆,你别着急,云泽表弟灵力深厚,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是啊姑婆,云泽哥哥一定会没事的,他会挺过来的。”

  ……

  凌家小辈的安慰让凌芙更伤心了,云泽那是练什么术法成这样的,分明就是封念那边出什么事了。

  凌家主见小辈们越说越远,便都轰了回去。

  小辈们走后,凌家主才安慰道:“姑姑别太担心了,云泽一定不会出事的,我会在最后关头,把泽儿身上的母蛊引出来的。”

  “不可,那样即使是让泽儿活了下来,他也会去自寻死路的。”

  凌芙的反应很大,直接惊到了凌家主,凌家主不明白凌芙所说之意。

  “命保下来了,怎么会寻死,姑姑是不是急糊涂了?”

  “你不懂,泽儿对封念那是怎样的感情。因为策睿之事,他不惜自损灵力,使用禁术。他那样做,为了还不是封念。云家叛道,泽儿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封念的安危。你若在最后关头取出母蛊,封念出事,他便会去做封念没有做到的事,这不是寻死是什么?与其到时候再去寻死,不如让他帮封念承担下所有的苦楚,这样封念也能更好的做她想做的事。”

  凌芙说完便走进了云泽的房间,独留凌家主思索。

  根据羊皮笔记里的地图显示,封念很快就到了鬼门前,城墙高筑,仿佛如古时候的城楼一般,鬼门前写着生人勿进的字眼。

  “我还以为这地图也是假的,原来不是啊。”

  笔记上记载着鬼门关阴寒无比,人最多呆不过一个时辰就会被阴风乱的魂魄离体,沙尘直接覆盖自己的身体。可这几个时辰过来,和在沙漠里行走也没有什么区别,封念一路走来都在怀疑羊皮笔记的真伪。

  封念拍了拍身上的沙尘,整理了下衣衫,手指捏决,口中喃喃念道:“以吾之灵,证六界门,以血为引,四象指路,修罗鬼门,开。”

  一声令下,鬼门大开,风沙里无数的孤魂野鬼朝鬼门拥了过去。

  鬼门关的孤鬼大多都是恶灵,若让这么多的恶灵入鬼界,鬼界恐怕就要大乱了,那这六界也就乱了。

  封念祭出朱雀的南明离火后,恶灵纷纷离去,封念迅速入了鬼界。

  过了鬼门关便是一条路,名曰黄泉路,路上盛开着一种花不见叶,叶不见花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世世两不得见,相念相惜永相失。

  路尽头有一条河,名曰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桥的别一边有一个土台,名曰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名曰孟婆亭,亭里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为每个经过的生灵,递上一碗孟婆汤。

  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喝下孟婆汤便会让其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来世。

  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下孟婆汤便就开始新的人生了。

  此时,孟婆正在派发孟婆汤,被灵师送入鬼界的生灵正在排队喝孟婆汤。

  “大胆,何人擅入鬼界。”

  鬼帝座下十大阴帅之日游阳广显身于奈何桥上,吓得众灵躲了起来,一时间,就剩下封念和日游阳广对视着。

  “镇守阴阳交界处的封家传人封念,想必您就是鬼帝座下十大阴帅之一,第二阴帅日游阳广前辈吧?”

  日游阳广不等封念说完,就呵斥道:“既然是镇守人界入口的封家,为何还要明知故犯?你是想挑战这六界的规矩了?”

  “封念只是有事相求鬼帝而已,前辈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大提小做了点?”

  做为封家传人,面对日游阳广,封念的气场是一点也不弱。

  “阴阳有别,你有何事可求?”

  日游阳广得理不饶人,封念的耐心也快用完了,还好日月交替,夜游阴极接替日游阳广。

  “阳广兄,法外也有人情可讲嘛,封家千万年来镇守鬼门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

  夜游阴极见日游阳广不为所动,又小声的嘀咕道:“阳广兄,此人入鬼门关,毫发无损,在这鬼界毫无不适,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莫欺少年穷。”

  日游阳广仔细观察了封念一阵后,发现封念不仅灵力充沛,怀中似乎还昏睡着一个厉害的灵兽,身上的气息还有火的味道,思量一番后,便换岗走了。

  “嗯,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我先行一步。”

  待日游阳广走后,夜游阴极好言好语的嘱咐封念道:“上千年来,鬼帝殿下都不理政事,如今能见鬼帝的就只剩下鬼王。鬼王这个人,比阳广兄更迂腐,想见鬼帝,所以你就必须战胜鬼王。”

  相比起夜游阴极的表现,封念觉得日游阳广的反应才算正常,这样好心的夜游阴极让封念感到很疑惑。

  “你为何要帮我?”

  “你长得好看呗,蹭个脸熟。”

  夜游阴极不愿说,封念也无心深究,只要最后目的达到了就好。

  “那便多谢前辈了。”

  封念放弃的这么快,到让夜游阴极不习惯了,反问道:“你不好奇了?”

  “好奇心容易害死猫。”

  “哈哈……有意思,很久没见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说的好像你见过不少人似的。”

  “嗯,不多,你是第二个。”

  饶是一向冷淡的封念也让夜游阴极给逗乐了,那知这一笑让夜游阴极更夸张了。

  “哇塞!美女,有男朋友吗?”

  封念不理会夜游阴极的玩笑话,却对夜游阴极口中的第一个人很感兴趣。

  “前辈说我是第二个人,那请问第一个是?”

  “第一个人啊?说人也完全算是人,那还是鬼界大乱时期的事了,太长远了,你确定你要听?”

  见夜游阴极的架势,封念一点想知道的兴趣都没有了,一听就是要长篇大论的样子。

  “那时候呀,六界叫一个混乱……”

  夜游阴极的兴趣可不是封念不想听就不说的,封念赶紧制止道:“前辈不是说战胜鬼王就可以见到鬼帝了嘛?我们还是去找鬼王吧。”

  “不急不急,你先陪老夫玩玩,让老夫看看你有多大的胜算。”

  对于夜游阴极的提议,封念很怀疑夜游阴极能否承受住朱雀的南明离火。

  “你确定吗?”

  “你这话怎么说的?老夫好歹也活了几万年了,竟然让一个人来怀疑老夫的能力,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前辈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

  见夜游阴极较起真来,封念也懒得解释,直接祭出了南明离火。

  “有意思,朱雀之灵附体,却不夺舍。”

  夜游阴极很快就发现了封念眼睛里的异常,好意的提醒道:“凡事有利必有弊,这朱雀心魔不除,很难不被夺舍。”

  “多谢前辈提醒。”

  “现在懂得谦虚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

  夜游阴极很欣赏封念,便出手帮了封念怀中的小白一把,夜游阴极的灵力就如同鬼界的气息一般阴冷,小白冷的打了个寒颤,小白还以为自己掉到寒潭里了,张口就朝封念嚷嚷。

  “臭丫头,你不知道冷呀,冷死大爷了。”

  “可惜了点,我还以为我能见到白帝座下的白虎神兽呢?”

  看着眼前小脸颊,红肩膀的小家伙,小白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这是谁家的小屁孩呀?知道的还不少呀,那你还知道什么呀?”

  在白虎面前,自己的确算个小屁孩,被小白叫叫,夜游阴极也就认了。

  “我还知道鬼王中的王字并不代表这鬼界的王,鬼王们都是上身裸露,红发獠牙,手拿镇妖铃,狰狞凶恶,一副夜叉鬼模样。”

  小白才刚刚清醒过来,又怎么会听懂夜游阴极话中的意思,刚准备凶夜游阴极,却发现夜游阴极的话,封念很感兴趣,便在一旁乖乖呆着了。

  “们?鬼王有很多吗?”

  “你以为只有一个吗?”

  看封念的样子,就知道封念误会了,夜游阴极索性就帮封念普及了一下。

  “鬼王说白了就是在这鬼界一些高价灵的灵力品价,是鬼界的十二鬼将。鬼王之首恶虚鬼王,你只要有办法打过他就好了。”

  “鬼界的政事交给了一个战队?”

  就知道封念会误会,夜游阴极极有耐心的解释道:“鬼界多年来自有一套运营方案,又何需鬼帝事事经手。鬼王负责战事、日游和夜游负责日夜鬼界巡查、无常负责勾摄生魂,拘提亡魂、牛头担任巡逻和搜捕逃犯、马面乃勾魂使者、豹尾管理兽类动物亡灵、鸟嘴管理鸟类动物亡灵、鱼鳃管理水中鱼类动物亡灵、黄蜂昆虫类动物亡灵。”

  “那前辈为何说要见鬼帝就得先胜鬼王呢?”

  “活久了,也就打架热闹点了。”

  夜游阴极看着上空黑漆漆的空间,语气中带着一些悲伤,脑海中回忆着这漫长而又孤独的无尽岁月。

  “早点休息吧,养好精神,等阳广兄接班了,你就可以去找鬼王了。”

  “为何要等上一日?”

  “臭丫头你是不是傻呀?大晚上,有人来吵你睡觉,你会手下留情吗?”

  封念头回觉得小白没营养的话有些道理,认同的点点头。

  夜游却摇头解释道:“鬼王城一到晚上就城门紧闭了,天亮才会开,你若不想睡,那你便陪陪我吧。”

  夜游阴极话语一出,封念便就睡下了,夜游阴极也不生气,看着封念的睡容笑了笑。夜游阴极转过头来,发现小白看着自己,眼前一亮,便和小白话起了家常。

第五十五章 殷勤的夜游阴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