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恶虚鬼王

  打了许久,终于到了最后一个了,站在这威风凛凛的府门前。封念舒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揉了揉脖子,示意小白去叫门。

  “不去不去,累死了,一天不到,打了十架了,累死本大爷了。”

  说完又怕封念揍自己,辩解道:“你还差一个符咒啊?我真的累了,要不明天再打吧。”

  “可以,一人一兽对上十二鬼将吧,哦不,十一鬼将,白虎鬼王不算。”

  夜游阴极又一次成功的吸引了封念和小白的目光,得瑟的老夫子样,看着特别欠揍。

  “大哥,你能正常一点吗?”

  “我怎么就不正常了?我明明很正常啊,我哪里不正常了?”

  夜游阴极自说自话,封念索性闭眼休养休养灵力,见封念不理会自己,夜游阴极觉得没意思,这才慢慢道起正理。

  “等明天,恶虚鬼王反应过来,就少了攻其不备的机会了。虽然平日子鬼王内斗的厉害,那也仅仅只是内斗,对付外人,那可叫一个同心。”

  “与其等他们拧成一根绳,的确是逐个击破的要好。”

  既然选择只有一个,封念也不多说,直接开动。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封念扔过去的是南明离火符,直接把恶虚鬼府给烧了,连恶虚鬼王都被烧成了黑炭脸。

  “哪里来的混账东西,敢烧我恶虚鬼府,想下十八层地狱了。”

  当恶虚鬼王看到封念容颜的那一刻,眼神里透着贪婪,连口里的话都很轻浮。

  “小美人,不好好的在闺房里呆着等男人,出来玩什么火,也不怕火烧着自己身上了。”

  夜游阴极对恶虚鬼王的污秽之语,摇了摇头,简直是降低鬼界的整体素质。

  “恶虚,你好歹也是鬼王之首,说出来的话怎么还不如一介市井之民。”

  “夜游阴极,你带一人界女子,来我府前做什么?”

  要不是夜游阴极出声,恶虚鬼王还真没发现夜游阴极。

  “老夫又没入你府门,你管我做甚。”

  先下手为强,夜游阴极直接便对恶虚鬼王攻击过去,打得恶虚鬼王那叫一个错手不及。

  “夜游阴极,同为鬼界同僚,你竟然偷袭本王,不怕鬼帝责罚吗?”

  恶虚鬼王怒气冲天,吼完就出手反击,一时之间,十个恶虚鬼王把夜游阴极和封念以及小白包围了起来。

  十个恶虚鬼王齐声笑道:“夜游阴极,看在你今日送给本王这么一个小美人的面子上,本王就不要叫你魂飞魄散了,待明日鬼帝再来处置你。”

  一个恶虚鬼王就够让人烦的了,更何况十个,简直吵死人了。这回连夜游阴极都不废话了,直接就开打了,一时之间场面混乱。

  夜游阴极和封念俩人打倒一个恶虚鬼王后,立马原地生出两个恶虚鬼王,越打越多,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打还是不打。随着战斗,灵力消耗的很快,夜游阴极和封念背靠背战斗,实在有些体力不支了,便让小白设了个结界,两人在结界里面商量着对策。

  “大哥,你就不知道怎么破这虚影吗?”

  “我要是知道,早告诉你不就得了吗?还至于被揍成这样吗?”

  夜游阴极一边揉着自己的痛处,一边向封念抱怨着。可当夜游阴极发现封念除了头发有些凌乱,身上有些尘土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它实质性的伤害。

  夜游阴极奇怪的问道:“你是什么做的呀?她都身归混沌那么久了,这都多少代了,不应该呀?”

  夜游阴极话里又有一个她,这让封念觉得甚是奇怪。

  “你俩商量出来了没有?结界要顶不住了,你们快点啊。”

  眼看结界就要顶不住了,小白一点都不想听夜游阴极的垃圾话。

  “小白你再顶一会,我想想看。”

  封念拿出羊皮笔记仔细的再看了一遍,确定上面没有鬼王的任何信息。

  “别看了,她来鬼界那会,就没有鬼王,这是鬼帝后来利用招魂幡建立的十二鬼将。”

  原来夜游阴极口中的她竟是封家先祖,更没想到先祖还来过鬼界,难怪对鬼界那么熟悉。见封念看着自己发呆,夜游阴极不得不帮封念把神游的心思拉回来。

  “封念妹子,你在想什么啊?听不到我说话吗?”

  封念是回神了,但明显不清楚夜游阴极说了些什么话。

  “你在说什么吗?”

  “我说现在就两个办法,一是拿到招魂幡,让他听令行事,不过招魂幡在鬼帝手里。”

  “你不废话吗?你去拿来啊。二呢?”

  夜游阴极本来就不认为第一个办法可行,只是说出来听听,也就没有闲功夫和封念争论。

  “二是找到他的本体,一击制胜,不过这更难,鬼界恐怕就知道鬼帝知道他的本体是哪个了。”

  “我有办法。”

  夜游阴极看见封念手中的伏羲琴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怎么忘了她的来历了呢?”

  “我家先祖是何来历?”

  “天机不可泄露,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本来也就没觉得夜游阴极会说,封念自然而然也没有太多的情绪,有些事也许到了时候,答案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小白,把结界扩大,放恶虚鬼王进来。一会我会用伏羲弹奏,你注意了。”

  “知道了,臭丫头,你小心些。”

  “嗯,你也一样。”

  ……

  见没自己什么事,夜游阴极也乐得自在,在一旁听起了封念的琴音。琴音入耳,就如同封念的性子一般,惊艳且清冷。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皆惊。我情豪溢,天地归心。我志扬迈,水起风生!天高地阔,流水行云。清新治本,直道谋身。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清心咒伴随着封念的琴音,显得特别的和谐,夜游阴极听得很是陶醉。结界外的恶虚鬼王就不同了,琴音响起的时候就有些身形不稳了,清心咒一起,小白便就发现了恶虚鬼王的破绽了。

  小白显出白虎本体,恶虚想逃都没来的及就被小白抓到半空中,然后丢到了封念身前。

  “姑奶奶,饶了我吧,恶虚以后唯命是从。”

  被封念和小白合力打得显出本体的恶虚鬼王,识相地求着饶。

  “妹子好手艺呀,琴弹的真不是一般的好听啊?”

  伏羲琴的威力,封念再清楚不过了,见夜游阴极一点事都没有,封念感到很疑惑。

  “你也在结界内,为何没有丝毫不适。”

  封念的话才刚说完,就吐了一口鲜血,把小白给吓坏了,赶紧变回猫样,走到封念身旁。

  小白拉了拉封念的衣角,担忧的问道:“臭丫头你没事吧?”

  “没事,不知为何?使用伏羲琴反让朱雀心魔暴动。”

  “伏羲琴本身就有魔性,自然和你体内的朱雀心魔产生了共呜。朱雀心魔不除,暂时不要用伏羲琴。”

  夜游阴极似乎对伏羲琴也有一些了解,这让封念感觉太不寻常了。

  “你为何连伏羲琴也有了解?”

  “别说话,我先帮你调息一下。”

  夜游阴极说完就把灵力注入封念体内,封念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把疑问吞回肚子里,好好调息。夜游阴极灵力阴寒,也不敢注入太多,便就让封念自行调息。

  “入鬼界来,我还是第一次感到痛,都说鬼门关阴寒无比,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打在身上一点痛楚都没有,这究竟是为什么?”

  调息过后的封念跟夜游阴极诉说着入鬼界来的情况,企图让夜游阴极道出一些封家先祖的事来。夜游阴极活了千万年,精明得很,又怎么会让封念得逞。

  “许是因为你是人,这鬼界的都没有实体,打不痛你吧。”

  借口很烂,但封念只能跳过,谁让姜还是老的辣呢。打铁要趁热,夜游阴极赶紧转移掉封念的注意力。

  “恶虚,我们可是可以去见鬼帝了?”

  恶虚心里也正想着去见鬼帝,让鬼帝为自己做主,自然也就不耍其它什么心思了。

  “马上就去。”

  “那便走吧。”

  封念也急着见鬼帝,便示意小白押着恶虚鬼王,准备去见鬼帝。

  “等会。”

  夜游阴极叫住封念,将恶虚鬼王拉到一旁,狠狠地揍上了一顿。

  “臭丫头,这家伙比你还记仇唉。”

  伴随着恶虚鬼王的惨叫声,小白和封念话着家常。

  “的确欠揍,就是揍起来太累了。”

  “对对对,特欠揍,没事弄那么多虚影,打得我都心累了。”

  “你哪里累了?打的都是我和大哥。”

  ……

  许久之后,夜游阴极才停了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好了,完事了,我们可以走了。”

  看着夜游阴极身后那青红肿胀的恶虚鬼王,小白笑得可解气了。

  “有劳大哥了。”

  “不劳,这种揍回去的感觉可好了,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有多讨厌,一天到晚拿鬼帝的名目压榨我。”

  “压榨?”

  “好了好了,无关紧要的小事,咱俩就不说了,见鬼帝要紧。”

  若真是不在意,夜游阴极这家伙又怎么会揍得这么狠,夜游阴极不说,想来也是一些鬼界的公事,封念也不便多问。

第五十七章 恶虚鬼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