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浴火重生

  在鬼界,任何生灵都没有逃跑的机会,陈南星更是不会例外。像陈南星这种被父母宠坏的熊孩子,遇到比他凶,比他狠的人,就只有跑路和乖乖听话两条路。

  对付这样的熊孩子,就应该直接把他震慑住,鬼帝手一挥,陈南星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透明墙,在奔跑状态下的陈南星直接被弹回了原地。

  “呜呜,妈妈,这里的人都欺负我,他们都是坏人,你叫警察叔叔把他们抓起来。”

  陈南星害怕的坐在地上,边哭边叫妈妈,那叫一个撒泼打滚。封念嫌吵,一个静声符就丢了过去,鬼帝非常赞同的朝封念点了点头。

  “做的不错。”

  “谢鬼帝夸奖。”

  封念对鬼帝的夸赞照单全收,没有半点的推脱之意,到让鬼帝反而欣赏封念的真诚了。

  不管地上的陈南星怎么闹,鬼帝和封念也不去管,陈南星像是不知道累一样,依旧不依不饶的。

  一旁的几个鬼卒都看不下去,请示鬼帝后,拽着陈南星就离开,准备依法办理陈南星。

  “鬼帝。”

  “去三生石前好好的照照这孩子的前世今生,切莫念及他小,就觉得他的罪行不是那么不可饶恕。再小的孩子也比畜生活得久,畜生都能懂的道理,做为一个人,却还弄不明白,那他这一世就枉为人。”

  得了鬼帝的指令,鬼卒行了敬拜之礼后,便退下继续办公去了。

  “属下领命。”

  封念到是半点不觉得鬼帝冷血无情,反而对鬼帝的安排很认同。

  “你似乎并不觉得我这般做有何不妥?你难道就不觉得这样很没人情味吗?”

  “华夏大地,就是被人情这个东西束缚住了手脚,做为上位者,没有人情味,也许是好事。”

  封念很难像现在这样暴露出自己的情绪,大概也许是觉得鬼帝的处境,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吧。

  “也对,高位者的确不应该被世俗的情感束缚,这样才能更公平公正的去看待事情。在情感上,你比姐姐有见解,当年的姐姐可不就是被这些所谓的情感牵绊住了手脚嘛。”

  “总听你提起先祖,可以说说先祖的事迹吗?”

  鬼帝想了想当年的情景,挑了一两件比较有意义的事,说与封念听。

  “当年鬼界内乱,还是姐姐助我平定内乱,姐姐当年从天而降的样子,至今我都还记得。”

  鬼帝说得,封念也听不明白,索性就当是听一堂思想教育课吧。等鬼帝说完,封念也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看着封念的睡颜,鬼帝不自觉得用手指捏了捏封念的鼻尖。

  “小家伙,身上的宝贝到是不少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总会遇上惦记的人。”

  鬼帝怕封念睡的不踏实,用灵力将封念抱了起来,往鬼府深处的休息室走了过去。

  封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鬼帝就静静的喝着茶,等候在一旁。

  “醒了?”

  这还是第一次睡觉,被人挪了地方,还不自知的。看着封念怀疑的目光,鬼帝也不在意,仿佛什么事都比不过杯中的茶水来的实在。

  “我若要害你,直接将你的灵魂扔进这地狱中,让里面的太阴真火将你的灵魂抺杀掉,不就好,又何必多此一举。”

  “太阴真火?极阴之源,违规则之火。”

  “知道的还不少呀?你说得不错,太阴真火虽为火焰却寒冷异常,一缕可冻结天地,其焰更是专门针对元神、灵魂等虚无精神体,威力无穷。怕吗?”

  鬼帝还专门做了一副恶人的样子,可惜封念的胆子不是被吓大的,又怎么会被鬼帝吓到呢?

  “为何要怕?鬼帝若要害我,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唤我殇荼吧,姐姐当年也是这般唤的。”

  鬼帝视封念一见如故,不自觉的就想和封念之间亲近一些。

  “这不好吧?”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能唤夜游阴极为大哥,为何不能唤我殇荼。”

  说到夜游阴极,封念一直不明白,总觉得夜游阴极侍自己很是敬重,就仿佛封念是夜游阴极的主子一般。

  “夜游阴极和先祖是什么关系?”

  “夜游阴极是姐姐的人,姐姐特意将他留在了鬼界。”

  又是羊皮笔记,又是祖训,再加上夜游阴极,封念猜想封家的那位先祖,恐怕早就算到今日自己要做的事了吧。封家这位先祖似乎充满了传奇色彩,封念忍不住的想知道。

  “鬼帝……”

  “说了唤我殇荼就好。”

  鬼帝如此坚持,封念也不僵持,左右不过一个称谓。

  “殇荼,先祖是什么人啊?”

  “这个你现在不用知道,跟我来吧,你身上的朱雀心魔,不宜放任。”

  每次便用伏羲琴,朱雀心魔都会暴走,见鬼帝有办法,封念赶紧跟了上去。来到地狱的最深外,那是地狱火的源头,封念看了看满池熊熊燃烧的地狱火。

  封念一脸置疑的看着鬼帝,问道:“你确定你是想烧死朱雀心魔,还是朱雀之灵,或都连我一块烧了。”

  “朱雀,浴火重生,烧不死的。”

  鬼帝说得很有道理,可封念就是有些不信,就算朱雀烧不死,那自己也烧不死?

  “放心,你死,朱雀又怎么会生?”

  封念刚准备走进地狱火池,就被鬼帝拦了下来,鬼帝用灵力从封念的额间输了进去。

  封念不明白鬼帝此举何意,问道:“殇荼,你这是?”

  “你身上的子蛊会影响到你淬体的过程,我帮你把子蛊先封印起来。”

  之前封念就觉得自己身上被人动了手脚,经鬼帝点明,封念便知道这子蛊是云泽种下的。

  “这蛊可是会转移伤害值?”

  “子母蛊,种子蛊者会将外来的伤害直接反噬给种下母蛊的人。”

  果然如此,事情明了,封念却不由得担心起云泽的情况。鬼帝见封念在发呆,不由分说的就将封念推入了地狱火中。

  时间就像从指尖流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不知不觉已经三天过去了,突然,鬼卒慌张的跑来禀告鬼帝。

  “报,鬼帝,十七层地狱火尽灭。”

  鬼帝听了这消息,不怒反笑,欣喜的看封念。

  “无妨,是本帝在用这地狱火,等等就好了。”

  鬼卒得令,便退了下去。

  涅槃重生,历经苦痛,不为人知。封念很痛苦,却也很坚韧,对这样的封念,鬼帝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小念儿,比起姐姐来,你更加的耀眼坚强。怎么办?小念儿,我的眼中似乎有了一个你。”

  又是三天过去了,封念才终于醒来,以火为衣衫,踏火归来,如火神一般。

  鬼帝一时看得入神,封念轻咳一声,鬼帝尴尬的留下一套自己的衣衫,布下结界,走了出去。

  面对眼前的古袍,封念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何下手,还好智商不低,几分钟后便穿戴整齐。

  意念一动,一个蝴蝶形的火焰从封念的手心缓缓的燃起,封念将手心的火抛向结界,火焰如蝶般朝结界飞舞而去,很多结界便被烧开了。

  看着封念抛出去的火影,鬼帝鼓了鼓掌,说道:“在地狱中诞生的无上冥火,于极致的死亡中诞生的生命之火,其焰可化解一切伤势,一切剧毒。以这十七层地狱深渊之中的太阴真火为养料,诞生的九天玄火。”

  “九天玄火?”

  “别想太多了,名为天火,实为地狱火。”

  鬼帝看着奄奄一息的太阴真火,意念一动,将手中绿色的火焰投入池中,太阴真火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十七层地狱火再次燃起。

  “你这又是什么火?”

  鬼帝在封念眼前再一次点燃了手中的绿火,清冷的说道:“这是我的本命之火,幽冥鬼火,又称灵魂之火。专门用以灼烧灵魂,歹毒异常。以我的幽冥鬼火为燃料,可助太阴真火的生长。”

  封念的额间突然有些发烫,手便无意间抚摸着额间,鬼帝这才发现封念的额间处出现了朱雀标志。

  一个朱雀标志显在额间,怎么看怎么别扭,鬼帝用手指轻轻抚过封念的额间,将朱雀标志变成了一朵好看的荼蘼花。

  “这是姐姐最喜欢的花,她曾说见此花者,恶自除去。我在这鬼界培养了上千了,就只能种出红色的彼岸花,也许是这鬼界太过嗜血了吧。”

  封念好奇的拿起桌上装有茶水的杯子,看了看眉心的荼蘼花。

  “难怪封家家徽上就是一红一白的曼珠沙华,我还以为寓意阴阳呢,原来不过是先主喜欢而已。”

  鬼帝微微一笑,宠溺的说道:“这朱雀也借火重生了,在它涅槃期间,不可动用朱雀之力,否则你会被朱雀心魔控制。”

  鬼帝抚摸着封念额间的荼蘼花,语气深长的继续道:“小念儿,不要让额间的花,变得鲜红,这是我种出的第一朵荼蘼花。”

  “鲜红?”

  “当你被朱雀心魔夺舍,你额间的荼蘼花将会变为彼岸花。”

  “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动用朱雀之力。”

  鬼帝手中凭空出现一个小旗子,鬼帝将小旗子递给封念,解释道:“此物名为招妖幡,可号命妖族,就赠于你防身用吧。”

  封念接过招妖幡,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这就是当年女娲娘娘曾用召唤轩辕坟三妖的那个招妖幡?”

  “不错。”

  “你从哪来的?”

  “当年姐姐给的。”

  这封家先祖究竟是什么神人呀?封念好奇之极。

第五十九章 浴火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