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刚出虎山又入狼穴

  刚感觉到身体悬空,整个人飘着,便觉得被一股力量向上拉着,便猛地的睁开了眼,出现在她眼里的不是那两个恶人,而是一个白衣少年,正在用力的拉着她的胳膊,一把把她拉了上来。她看了看他,正要说什么,却看见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带着那两个人走了过来。

  只见那个青衣少年远远的便喊道“师兄,我把他们带来了”

  颜以清看了看他们,眼睛里露出复杂的神情,那二人看他们的穿着便知道这是玉溪山的人,吓得像两条狗一样,低头哈腰的。

  “两位公子饶命啊,我们什么都没干”

  丁凝松听他们这般说,有些许生气“难道,这位姑娘不是被你们二人追的跳悬崖的”声音中充满了质疑。

  那二人急忙回答“不是,不是,我们只是在找她,没逼她跳悬崖呀”

  颜以清看了看那二人,想必是一些江湖上的小混混,这次他们下山便是有消息称经常有姑娘失踪,看来得从这二人身上找线索了。便说道“你们走吧,只不过以后不许再干坏事”

  这二人高兴坏了,转身便要离开,那二人没有防备,罂粟拿出身上那把匕首,在二人脖子上便是一划,两人皆倒在地上。

  罂粟抽出匕首的那刻丁凝松急忙喊道

  “留他们性命”可是此刻剑已划过咽喉

  罂粟看他那般惊讶的看着自己,看了看他“他们该死,若让他们活着,只会害更多的人”

  罂粟一直在寻找机会,而刚才,有这两个人在,就算杀不了他们也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说话间,颜以清便点了她的穴道,现在那二人被她杀死了,线索便没有了,眼下便只有这位姑娘了,他们自然还会派人来找她。

  罂粟眼睛瞟向了颜以清,“公子这是何意”

  颜以清看了看她,她的眼睛里冰冷的让人害怕,如此心狠的女子,若是放任她这般下去,也将酿成大祸。

  “杀人偿命,当然不会任你逍遥法外”

  “看你们生的聪明,难道看不明白他们二人是恶人吗,我杀了恶人,自是无罪”

  颜以清并没有理会她说的话,而是从袖口出拿出了一样什么东西,便要想他的嘴里喂去,她自是不会吃,颜以清便掰开了她的嘴唇,将那药丸喂了进去。

  她凶狠的看向他“你给我吃的什么”

  罂粟心里想道真是又碰见恶人

  “毒药”颜以清声音轻轻的说道

  罂粟听他这般说,反倒是不生气了“你大可以直接杀了我”

  “这毒药每日都需服解药,一日不服便会身上有如刀割一般的疼痛,无休无止”

  听他这般说,罂粟便明白,他是想利用自己帮他做事情

  “公子想让我做什么不妨直说”

  颜以清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严肃道“一,不许滥杀无辜二,听我的话,若是你可以做到,我便会放了你”

  罂粟看了看他,并没有回答什么,因为她没有选择,只能答应。

  三人便一起同行来到了顺天府,到顺天府时,天色已经暗了,便找了间客栈住下了。

  罂粟躺在那里,看了看外面的人来人往,还真是离不开这地方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还真是吃苦受罪惯了,睡在软床上,反倒是睡不着了。

  丁凝松在颜以清房间坐着,有些疑惑的说道“师兄,你今日给那姑娘吃的是什么,当真是毒药吗”

  颜以清笑了笑“你觉得呢”

  丁凝松便也笑了“肯定不是毒药,只是我好奇那到底是什么”

  “是速香丹”

  “那就是速香丹啊,我听师父说过,有修为的人吃了练功会得到提升,没有修为的人吃了每日身上都会出奇的疼痛,待七日后,便会骨骼强壮,很容易便会修习功法”

  “没错,这样便会让她产生那是毒药的想法”

  “那姑娘定是会吓坏了,不过速香丹可是很珍贵的”

  颜以清听到他这般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道“早点去休息吧,明日还有很多事要做。”

  第二日一早,颜以清与丁凝松便起来了,吩咐小二准备些吃食,便去敲罂粟的门,刚敲了一下,她便开门了,颜以清敲门的时候还在想她会不会离开了。

  她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他便移开她的目光,说道“去吃饭”

  便直接下楼了

  罂粟也不问他们要做什么,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忙自己的事情。三人吃完饭后,本以为是要离开,却只见小二走了过来,走到颜以清身旁低语了两句,颜以清便看了看她“去你房间换件衣服吧”

  她这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以前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坐在客栈里,反倒觉得像是乞讨者一般,许是怕她觉得不自在,颜以清便又说道“我们接下来去的地方,你穿成这样不合适”

  罂粟看了看他们“好,那你们等我一会,我去换上”

  罂粟下来的时候他们二人已经在客栈外面了,她换上了一件崭新的衣服,红色的花纹亮的刺眼,那绸缎穿在身上舒服极了,格外显得华丽,正衬她那雪白的脸蛋。

  她喜欢红色,像血一样。

  她走出来,颜以清与丁凝松看到她,虽然有些惊讶却也像是意料之中,之前她虽然穿的破旧,依然难掩她的清丽,现在换上崭新的衣服,头发不再零零乱乱,定是倾国倾城。

  颜以清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说道“走吧”

  走在路上,丁凝松一直在瞧她,罂粟被她看的很是不自在,便看向他,见他欲言又止的便道“有什么话就说”

  只见丁凝松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好奇你的身世,你这般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我这个人心里藏不了事,所以我刚才才会冒犯的”

  罂粟看他说的真诚,像个孩子一般,便也没说什么“我只是一个孤儿,被坏人追赶,现在又落在你们手里,有什么好奇的”

  颜以清虽在最前面走着,却听得清清楚楚。

  “你放心,我和师兄是不会伤害你的”

  罂粟轻轻的笑了笑“你喊他师兄,那你们是哪一个门派的”

  丁凝松见她对自己笑着说话,一点冰冷的感觉都没有,很是开心,便说道“我们是玉溪山第三代弟子”

  听到玉溪山三个字,罂粟虽没有惊讶却也是有点吃惊,这些年她经常听到这三个字,没想到这两个人竟是玉溪山第三代弟子,那他们是要去做什么事呢

  “原来你们是玉溪山的人,那你们来顺天府做什么”

  这时颜以清喊道“凝松,怎么磨磨唧唧”

  丁凝松便说道“姑娘,咱们快走吧,不然师兄要生气的”说罢,还对罂粟傻傻的笑了笑,不过他长得英俊,笑起来很可爱。

第五章:刚出虎山又入狼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