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手执一花日日不相离

  他边想边走着,在叶桑峰便能望见谷芽峰的全貌了,谷芽峰就在叶桑峰的旁边,两座山峰紧挨着,他便走向了谷芽峰,这谷芽峰与叶桑峰不同,谷芽峰里一座座的小山峰,层峦起伏的,不像叶桑峰都是平地般。走过了一个小山峰,便看到一个女子在这里练功,看她的样子,还真是认真,一点都察觉不到有人走来,玉衡便想试试这玉溪山的弟子到底有没有外界说的那般厉害,上前便是一个偷袭,只见罂粟眼睛瞟见了她,一剑便放在了他的脖颈。

  “这位姑娘,别这么凶吗,我就是试试你的功夫”

  罂粟记得他,就是今天午后那个大家都很讨厌的那个佛家弟子,罂粟对他说不上反感,倒也不觉得他是个好人。既然是玉溪山的客人,自然也不能太过无理了。便放下了架在他脖颈的剑。并没有任何言语。反倒让玉衡好奇了。

  “你是这谷芽峰的弟子啊”

  罂粟本不想理他,只是很厌烦的点了点头

  “你带我游玩一下谷芽峰吧,我看这谷芽峰怎么这般陡峭”

  “没时间”她冷冷的道,罂粟今天在凤云台的时候还在想,难道这人说的邪气是灵猫,灵猫说他是灵角兽,这人十有八九便是来找他的,便更不想与这人多说什么。

  玉衡也并不生气,只是玩笑道“你不带我,那我便在这里不走了,你也练不成你的功夫”

  “那你便在这呆着吧”

  “好,那我就呆到你去休息,便同你一起去你的房里,反正我迷路了,也回不去”

  罂粟看他这人这般无赖,顿时便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在这里与这般一个人纠缠,真是无趣

  “你想去哪”

  玉衡见她这般问,笑了笑“带我转转这谷芽峰就好”

  罂粟收起了那把剑,她对谷芽峰也并不是很熟悉,她每天便是在练功的地方待着,只是看了看他说道“走吧”

  天色已有些微微黑了,还好今晚的月亮比较亮,足够照见路上的石阶,二人走了有一会,觉得越来越阴冷,玉衡看了看四周,这里竟一个弟子也没有“你带我来的这是什么地方”

  罂粟看了看前方“我也不知道,我对谷芽峰也并不熟”

  “你不是谷芽峰的弟子吗”玉衡质疑道

  “是啊,可是我平常都不怎么出来的,你让我带你看看这谷芽峰,我便随意走了”

  玉衡看了看周边,又看了看她“这里晚上寒气重,”他看了看另外一条路“往那边走”

  罂粟便跟着他向另一条路走去,走到一个亭子那里,突然觉得很是宽敞,比在谷芽峰的任何一处都要觉得宽阔,罂粟看了看,原来这里是谷芽峰与巴戟峰的交汇处。

  “我累了”玉衡坐在那石阶上说道,明明亭子里有石凳,偏偏要坐在石阶上。罂粟也并不说他,或许每个人都有舒服的方式,她看了看这人,倒是很随意,跟他在一起呆着没有想象的那么烦人,倒是挺轻松的。

  罂粟便也坐在了石阶上,玉衡看着她笑了笑,月光打在她的脸上,格外的美,皎洁的夜光隐藏着一丝忧愁的思绪,可见她的心里有忧伤。

  “看我这花”玉衡看向自己手中的那朵雪白雪白的花说道

  罂粟早就注意到了,那朵花一直在他的手中

  “这是什么花,在你手中便能活的这么好”

  他并没有回答她“这花雪白,花心白,花瓣更白,因为她没有忧伤,一旦她有了忧伤,便会变成红色”

  罂粟发现他注视着自己,便不再看那朵花“花与人不同”

  “有何不同,同样是生命,她也会有悲伤,若是我一天不与她讲话,她就会生气的”

  罂粟听到他这般说,很是无奈,还真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手中整日拿着一枝花“她可以简单的快乐或痛苦,而人不一样,人的痛苦是复杂的”

  她说着,他看到她眼睛在月光的照拂下,发出深深的忧伤,他不知道,玉溪山的一个女弟子在这般好的环境下,怎会说出这等话。

  “你有何悲伤,与我讲讲”

  “没有什么可讲的”像是被这人发现了什么一般的,她站起身,冷冷的道“回去吧,夜色都深了”

  玉衡倒也不再说什么,二人便一起回去,走到来时罂粟练功的地方时,玉衡说道“你别送我了,我自己认路了,我自己回去,你早点休息”

  罂粟看他这一会又在这装好人,便也不说什么,直接转身就回自己的住所,只见玉衡说道“我明天再来找你玩”

第二十二章:手执一花日日不相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