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情不知所起(二)

  水灵子与灵猫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便知道定时没有办法解这毒。

  灵猫是多想去找若宇哥哥来救她啊,可是,等找到若宇哥哥了,她也没命了,该怎么办是好啊。

  丁凝松想道,若是颜师兄在多好啊,至少自己不会这般孤立无援,可是要告诉颜师兄罂粟在这的事吗,他与罂粟姑娘好像很不和的样子,师兄也最不让他管闲事了。可如何是好啊。

  就在这时,弟子来敲门,说是“丁师兄,颜师兄回来了”

  丁凝松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害怕,便去了颜以清的房间。

  “师兄,你怎这时回来了”丁凝松装作轻松的说道

  颜以清看了看他,倒也没怎么注意他的心事“本来是要明日的,住在山下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便回来了”

  “南烛师兄呢”丁凝松想知道南烛回来了没有

  颜以清笑了笑“我与他少有的默契”

  丁凝松便明白二人都已经回来了,心里想道不知道南烛师兄会不会找罂粟

  “师兄,想必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丁凝松说罢便准备转身离开

  “慢着”颜以清走到他面前,像是能看穿他一般的看着他

  “有什么事,说”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颜以清最了解丁凝松了,若是平时,他巴不得能住在这里,今日太不正常了

  丁凝松只好吞吞吐吐的说道“师兄,这都能被你看出来,我已经装的很好了”

  颜以清回来就是因为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丁凝松这般样子立刻便让他严肃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师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管闲事的,但是罂粟姑娘是我们带回来的,也是水灵子的朋友”丁凝松话还没说完,颜以清便打断了他“罂粟她怎么了”

  丁凝松从他的眼里看到焦急与恐惧,便说道“她受伤了”

  “她在哪”他已经尽量将话语简短,想尽快知道她怎么样

  “在水灵子房间”

  颜以清正准备换的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只见他深邃的眼底多了些恐慌,衣摆被他的急促带的来回摆动,他眼中无物,急忙的去了水灵子那里。

  丁凝松赶快跟了过去

  水灵子看到二人急匆匆的走了过去“颜师兄”像是求助般喊道

  颜以清目光所致便是躺在床上的罂粟,她衣服上大片大片的血迹都已经干了,有些泛黑,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他突然觉得胸口处有些闷,闷得喘不过来气般,像有什么东西在揪自己的心脏。

  他眼中明亮透彻,看了看她“是金蝉蛊”

  水灵子点头“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毒也已经稳住了,可是这金蝉蛊过不了一日便会要了人的性命”

  丁凝松也说道“我已经去找过师父了,师父说江湖上传言只有一人有这解药,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罂粟的毒最多明日上午没有解药便”他没有说完,他是个善良的人,这让她很是难过。

  只见颜以清眉头皱了皱“除此之外就没有办法了吗”

  灵猫哭的眼睛都快肿了,都是他的错,没有保护好她

  他走到罂粟身边,看了看他们三人“让我把她带走吧,或许可以救她”

  颜以清这才注意到这屋里还有一个孩子

  “灵猫,你说什么呢”水灵子说道

  颜以清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然后走向灵猫“你是灵角兽”声音中虽有疑惑却更多的是肯定

  “被你看出来了”灵猫带着呜咽声说道

  水灵子与丁凝松都惊讶的看着他,水灵子这才明白,怪不得呢。

  “你是不是知道关于金蝉蛊的事情”

  灵猫看了看他,他的眼中都是焦急与心疼,心里想道,罂粟,这次你能不能活,若宇哥哥能不能活,我能不能活,就看这一个机会了,他决定赌一把,他知道金蝉蛊的解药的配方,可是他一直没说,因为,里面有一味药材很难得,没有人愿意去冒如此大的险去为她取一味药材,但是,现在既然颜以清对她如此关心,不妨堵上一赌,若是他愿意呢。

  “我知道金蝉蛊解药的配方”

  “说”颜以清着急的说道

第二十六章:情不知所起(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