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针锋相对

  果真,没一会,天便黑了,二人便走了出去,时值中秋快要来临,月流的夜晚没有外面的冷,倒是很清爽,天空中一轮圆月,亮的很,都说中秋是团圆之际,可是这么多年她都是一个人过得。

  “还有两日便是中秋了”若宇说道

  “中秋?”罂粟喃喃道,是啊,马上就要中秋了,“中秋既是团圆之日也是伤感之日”

  “你看那天上的月亮,发出的光足以照亮整个月流了”

  “你要带我去哪”罂粟看他一直引着她向东走

  “去昭远殿”

  “那里有好玩的吗”

  只见若宇笑了笑“那里到没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去昭远殿的这一路上都是美景”

  罂粟正要说什么,便有一只狐狸跑了过来,一下子便跳在了她的身上

  罂粟本能的反感,想将她放下

  “别,这狐狸是喜欢你,这月流的小动物可都是有灵气的”

  “我不喜欢”她像是怕扫了他的兴道

  “你摸摸它”若宇温柔的说道

  罂粟看了看若宇,便轻轻的摸了摸那小狐狸,胆怯与厌烦的情绪也慢慢消失了,她的毛发倒是很柔顺,不觉间到也不觉得烦了。

  “这月流啊,什么动物都有,一到晚上便都出来了,都是些修为很浅的小妖,在这里才可以不被伤害”若宇眼睛望向远方便又道“他们都是我收留的,我就想着,我的妹妹受伤的时候也能有一个可以护她的容身之所”

  罂粟听若宇给她讲着,心中突然疼了一下,看着周边的一切,路边的灯还没有月亮发出的光更亮堂,大片大片的花在夜色中还是那般娇艳,一路上的侍卫见了他们都在喊“三公子”

  罂粟叹了叹气“果真是个好地方”

  “你喜欢就好”

  走了有一会,便看到一座很大的宫殿,上面写着昭远殿

  罂粟停了脚步,看样子,这昭远殿应是月流最大的宫殿,这般富丽堂皇,定是极重要的地方。

  “走,我们进去”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身体像是不受控制般的抬不动脚步,可还是走了进去,进去后,是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海棠树,海棠本是气味极淡的花,可是这满院的海棠倒是给人香味很重的感觉,这香味她在一个人的身上闻见过,她看了看,院子深处有个亭子,亭子处有幅画在那里显眼的挂着。若宇带她去那里,她觉得心里难受的像是喘不过来气一般“我有点不舒服,想离开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心里觉得很闷,我想回去了”

  若宇叹了叹气,但是眼里满是宠爱“本想带你看看这院中的一切,既然你累了,那我们回去吧,改日再带你来”

  “我什么时候都不要再来了”

  若宇被她突然提高的语气吓着了,那瘦瘦的人,竟能有这般力气,罂粟平静了一下

  “我可能太不舒服了”

  说罢便朝院外走去

  若宇站在那里,像是明白却又不明白的呆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两日时间过得很快,这两日罂粟除了见了若峰与若泉,便是在寝殿与若宇待着,若宇几乎把他寝殿里的一切都讲与她听,什么好的东西都拿与她看,他若是喜欢,便送给她。

  若宇昨天与她讲,今日是月流的上元节,月流每年都会大办,要她一起去看,罂粟问她在哪里时,他却迟疑了,便道是昭远殿。

  罂粟便回绝了他,说是不去,若宇知道她心里还在想着别的事情

  便说,我答应了你三日后给你答案,爹明日也会在场,你想知道的等明日见了爹之后我便与你说

  已是午后,罂粟坐在那里,虽是神情轻松,心里却是沉重,她知道,自己会去的。

  罂粟走近昭远殿的时候,里面已经很是热闹了,还有很多的小孩子,她心里想到,应该是两位哥哥的孩子吧。

  除了孩子外,便都是些大人了,若宇看她不停的看着那些人,便给她说“今天呢,有咱们月流血脉一族,还有一些妖族,剩下的呢便都是江湖上的能人异士,都心甘情愿的跟着爹呢”

  罂粟看了看那些人,果真有些人很奇怪,这月流还真是什么人都能容下,便与若宇一起走了进去。

  坐在最上面的那个人身穿金色的袍子,雍容高贵,罂粟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他长的很是大气,让人看了便不觉得就害怕,他的头发里有很多的白发,那般自如的在那些人面前。

  那是她的父亲,可是她看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丝的感情。

  歌舞酒菜过后,罂粟发现好像这里的人并看不到她,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后来竟有人在她面前与另外一人窃窃私语,她便明白了定是若宇让灵猫对她使了隐身之术。便狠狠的看了若宇一眼,若宇也看向了她,从她的眼中也是明白了。可是若宇却没有理她。

  罂粟心里的疑问便也解了,她来月流已有三日了,爹从来没有来过,而现在竟还给自己使了隐身之术,证明这个所谓的爹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既然这样,若是月流不容她,又为何带她来这里呢。

  罂粟便用轻功一下子就飞到了月流的王宁流鹤那里,若宇见状,惊了一惊,没想到这丫头这般做,本以为有什么疑问都会等回去了再问,若宇想阻止已经是晚了。

  只见罂粟飞到了宁流鹤身边,拍了拍他,宁流鹤眼前自是什么也看不见,便看向了若宇“若宇,你搞什么花样”

  整个月流都知道三公子的灵猫会隐身之术,除了他,谁还能这般“爹爹,是灵猫又调皮了”说罢,若宇便看向罂粟,让她不要闹了。

  罂粟怎会罢休,竟这般欺她,她定是要让这个爹知道他还有个女儿。

  便拿起桌上的酒撒了宁流鹤一身,宁流鹤大怒“若宇,没完了,你要是管不了它,就把他杀了”

  只见若宇紧张的手都在颤抖,若是让爹知道了罂粟的存在,定会杀了她的,若峰与若泉也都紧张的不行,若峰道“爹,让若宇带这灵猫先下去吧”

  宁流鹤叹了叹气“去吧,去吧”

  若宇便急忙走了过去,要带着罂粟离开,这时他最害怕的还是发生了,只见若宇急忙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只听见罂粟说道“我可不是什么灵猫,我是罂粟”

  若峰,若泉也都惊呆了,这个妹妹还真是胆量大啊,只见宁流鹤听见这句话脸上愤怒的像是变形了一般,额头的青筋冒气,谁都知道罂粟这个名字是月流的禁忌。

  宁流鹤看向若宇“让她出来”

  若宇跪了下去“爹,不是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宁流鹤愤怒的说道“让她出来”

  “爹,你先听我说”

  宁流鹤看了看下面的众人,说道“各位,今日是宁某的家事,招待不周,各位先离开吧”

  下面那些人自都是些聪明人,便都一一离开了。

  见众人散去,宁流鹤愤怒的看着若宇“长大了,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只见若峰若泉急忙跪下“爹,若宇他还小,自妹妹出生他便与妹妹朝夕相处,你就不要生气了”说来也是,若宇大她二岁,也是陪了罂粟好几个年头。

  “小,都这么大了还小,你们三个都反了,让她出来”

  只见若宇满脸严肃,坚定的说“爹,你不许伤她”

  “跟我谈条件”宁流鹤苦笑道

  “爹若是不同意,那便杀了我吧”

  见若宇这般执拗,若峰若泉也说道“爹,为什么就是不容妹妹呢”

  “若宇哥哥,你让灵猫放我出来吧,我不怕他”罂粟语气冰冷,可那声若宇哥哥却叫的若宇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是她第一次唤他若宇哥哥。

  “妹妹,既然我把你带回来了,就会护你周全,爹他看不到你,你快点离开”

  听见若宇这般说,宁流鹤一掌便打了过来,若宇没有任何防备,便被他一掌击倒在地

  只见宁流鹤道“我答应你,不杀她”宁流鹤也是无奈,怎的自己的孩儿都是这么执拗的脾气

  “爹说话可算数”

  “自然算数”

  灵猫便解了罂粟的隐身之术,罂粟出现在了宁流鹤眼前,她就在他的旁边

  宁流鹤笑了笑“小小丫头,你说你不怕我”

  罂粟冷冷的看着他“对,我不怕你”

  宁流鹤看着罂粟,嘴里却喊道“若峰若泉带着若宇离开”

  若峰担心的喊道“爹”正要说什么,宁流鹤便道“我答应了不杀她就不会杀她”

  三人最敬重的就是宁流鹤了,他说道的自是会做到,便离开了。

  待几人离开,宁流鹤便道“胆量倒是不小”

  罂粟看向他,眼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怎么,你还是要杀了我”

  只见宁流鹤便出掌向她打去“真是言而不信的小人”

  罂粟一边接招一边说道

  “我不杀你,但是我要将你关在月流最黑暗的地方”

  “好啊,看你能不能做到了”

  这里不是玉溪山,罂粟自是可以毫无顾忌的使出九凤游,宁流鹤本以为几招便鞥将她制服,没想到还真是小瞧了她,当罂粟使出九凤游时,只见宁流鹤惊讶道“九凤游你都练会了”

  “怎么,你以为没有你我是不是早就死了”

  罂粟出招每一招都是那般阴狠,宁流鹤心里叹道“真是个心狠的人”

  “哪里比得上你,要将我杀了”

第三十九章: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