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执念于心

  罂粟虽然会了九凤游,可是功底始终不足,宁流鹤一招飞羽诀竟差点将她擒住,若是被他擒住了定是要遭殃了,罂粟便趁他一个不注意放出了玄虫,只见玄虫上前便咬了宁流鹤,只是瞬间他便浑身无力了,罂粟将匕首放在了他的脖颈处。

  宁流鹤倒是面不改色,只是说道“看来我是要死在自己的儿女手中了”

  “你还知道自己有女儿”罂粟声音疑惑中带着些愤怒道,那般自嘲。

  “动手吧”

  宁流鹤面无表情的说道

  罂粟看着他,她从小就对爹没有任何印象,第一次见他,竟会是这般,他要杀了自己,她以为他会抱抱她,问问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她想听他说爹不是没有找过你,而是有其他原因,可是,都不是,他是那么讨厌她,讨厌到要杀了她。

  宁流鹤见罂粟没有动静,便道了“杀了我啊”声音喊的像是撕扯般,罂粟放在他脖颈的匕首动了动,她挥动匕首,竟向他的胸口刺了一剑,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宁流鹤哈哈大笑“这样是杀不死我的,为什么不割破我的脖颈啊,那样我便死了”

  罂粟看他眼神凶凶的看着自己,“你以为我不敢吗”

  宁流鹤也不顾流淌着的血,眼神犀利的说道“你敢,你怎么会不敢,你杀了自己的娘,现在便可以杀你的爹了”宁流鹤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字字像是恨之入骨。听到罂粟的心里,只见响亮的一声匕首掉在了地上,她浑身都在发抖,嘴里念着“娘,娘”

  那满院的海棠花格外的香,那香味却另她熟悉的无法再熟悉了,她闻到那股味道,便会难受,那年,有个很美的女人向她走来,隔了很远,她便闻到了她身上海棠花的味道,她声音很温柔的说“粟儿,我是娘”

  在遇到她之前她从未流过眼泪,那是她第一次流泪,她的眼泪落在手臂上,是红色的,如鲜血一般。

  罂粟走出宫殿已是后半夜了,若宇与其他两位哥哥一直在门外等候,若宇看到她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很是开心,“妹妹,你没事吧”

  罂粟脸上惨白,没有丝毫的表情“我想回去”

  “好,哥哥带你回去休息”

  若峰若泉看到罂粟无事,也都松了一口气,从他们小的时候,妹妹就不在月流,后来月流稳定,娘出去寻她,便再也没有回来,自此之后,妹妹变成了这月流的禁忌,他们几人也不知为何爹会如此,也不敢问,有次若宇问了句,便被罚了五十大鞭,疼的他一个月没有下床。他们便以为,爹认为娘是因为找妹妹才会死的,才会如此生气,可是妹妹是无辜的啊,爹为何这般绝情呢,便一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回到宫殿,将罂粟送回房间,若宇正要离开,罂粟却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若宇回头对她笑了笑“怎么了”

  “若宇哥哥能在这陪我吗”

  若宇看着她,这些天以来,他第一次见她这般柔弱,再不像前几日那般冷漠,他摸了摸她的秀发“好,哥哥陪你”

  夜晚,罂粟紧紧的抓着若宇的手臂,听若宇给她讲月流的事,才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早,便来了好些侍卫丫环,罂粟刚梳洗好走了出来,便看到这么大的阵仗,只见一位身穿黑衣,身材高大的男子走了过来“小姐,我是月流主人身边的侍卫,主人说给小姐准备好了宫殿,让属下接小姐过去”

  罂粟苦笑了下“好,我收拾下便随你过去”

  “妹妹真要过去”若宇走了过来问道

  “他的一番好意,我怎能不领情呢”

  只见那侍卫对若宇说道“三公子放心,小姐的住所就在你的旁边”

  若宇看了看他“秦艽,你随我来”

  秦艽与若宇走了出来,若宇问道“我知道爹最信任你,我昨日没敢问她”他朝屋里看了看“爹他为何突然转变了态度”

  秦艽道“三公子,我也不知其中原委”

  若宇看他并不像撒谎,叹了叹气“你带她走吧”

  秦艽便退下了,等待着罂粟收拾东西

  一切收拾好,罂粟便来到了宁流鹤为她准备的住所,她在院中随便转了转,走累了,便坐在院子里,呆呆的望着天空,也不知过了多久,若宇走了过来“在想什么呢”

  “哥哥,我过几日便要离开月流了”

  若宇惊讶“为何要离开,外面的世界那般残酷,还是说爹他逼你离开的”

  罂粟看他紧张的样子,笑了笑“都不是,我与爹之间有一个秘密,我是心甘情愿去做这件事的”

  “什么事”若宇像是猜到了一般,语气严肃道,其实从秦艽也不知情,若宇便能想到是什么事了。

  罂粟看他的样子“哥哥知道”?

  “你不要听他的,这些年他干了那么些坏事,爹他执念太深了”

  罂粟看着若宇,眼中流露出透人的忧伤,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声音有些呜咽的说道“哥哥,不只是爹,还有我,执念太深,若我不去做,我活着便没有意义”

  “那冰戟是玉溪山的镇山之宝,你怎么去拿”若宇直截了当的说道,他不止一次去寻过冰戟,后来便知道了冰戟乃是在玉溪山。

  “哥哥忘了,我在玉溪山好歹也待了些日子”

  “不行,我去找爹说”说着若宇便起身

  罂粟叫住他“哥哥,你不用去找爹,我是心甘情愿去拿冰戟的,无论生死”

  “妹妹,你这是为何啊”

  罂粟笑了笑“我想娘了”她轻轻的一句话,却让不顾一切要去找宁流鹤的若宇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他呆滞在那里,许久,才让自己回过神来,若宇冷静了下来,轻轻的问道“妹妹,可还记得娘的样子,我记得你离开月流的时候还不到三岁”

  罂粟摇头“不记得了”她说的那般自然

  “那我陪你一起去玉溪山好吗,这样我还能保护你”

  “哥哥你小瞧我了,我可是练会了玉溪山两大神功中的九凤游,而且,而且我总觉得我体内还有另外一股力量”

  若宇听她这般说,很是惊讶,玉溪山的神功可不是一般人能练得,罂粟怎么会的,却无暇问这些,只是道“来,我看一下”

  他把了把他的脉搏,看了看罂粟“这就没错了,看来,娘的神力只遗传给了你”

  罂粟疑惑“神力”?

  “娘她不是人类,她是横公鱼的后代,体内有股神力,应是你出生的时候便带给了你”

  罂粟像是明白了,原来自己也不是人类,这么多年没被捉妖的人给捉了,也算是幸运“我要怎么控制这股力量呢”

  “这股力量能不用就不要用,一旦你使用了这股力量,身上便会有妖气,到时候便会有很多的麻烦”

  罂粟点头

  若宇像是想起来什么,很严肃的说道“一定要切记,不可吃乌梅”

  “为何”

  “横公鱼刀剑不入,谁都伤不了,唯有这梅子可以要了命,你既然遗传了娘的神力,自然与娘有相同的气息,定也是不行”

  “好,我知道了哥哥”

  若宇笑了笑“在月流多待几日吧,哥哥还没看够你呢”

  罂粟看了看他“你我长相如此相像,还怎么看不够”

  “那也看不够,我跟你说,你那两个哥哥,整日都在羡慕我与你生的美,他们随了爹”

  罂粟看他得意的样子,便开心的笑了

  “那我便多待几日再走”

  “到时候我送你去玉溪山,顺便办点事”

  “你去玉溪山办什么事啊”

  “那对你痛下杀手的人,我可不能说算就算了”

  “若宇哥哥,我已经说过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想起这件事便不能安稳,这般欺负我妹妹,当真是不要命了”

  “好了,我这不好好呢吗,别管这事了你”

  看罂粟认真的样子,若宇也不便再说什么“好,听你的”

  回到寝殿,看到秦艽正在门口站着,罂粟看向他“你整日待在我这里,你不是月流主人的贴身侍卫吗”

  “回小姐,主人让我保护好小姐”

  罂粟笑了笑“你跟他说,他不杀我,我就好的很”

  秦艽笑了笑“小姐说笑了”

  罂粟正要进屋,便回过神问了一句“他的伤可好了”

  秦艽笑了笑“不知小姐口中的他是谁”

  罂粟心想这侍卫还真是装傻“不说算了”

  罂粟正走近屋里,听见秦艽说道“已经好了”

  罂粟笑了笑,便回屋歇着了。

  过了几日,罂粟便准备好了要离开,若宇看着他,心疼坏了,刚回来就又要离开

  “你不去跟爹说一声”

  “不了,还有你帮我跟大哥二哥说一下,谢谢他们的礼物,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若宇叹了叹气“好吧,你要不要把灵猫也带上,他好歹也是个灵兽”若宇像是怎样都不放心,心神不宁的。

  罂粟笑了笑“不了,这是危险的事,还是不要让他跟着了”

  他又问道“你的传声筒呢”

  罂粟听到若宇说道传声筒,便道“在身上带着呢”

  “拿出来”

  罂粟将传声筒从袖口取了出来,只见传声筒到了若宇手中便一分为二,晶莹剔透的,见罂粟疑惑的看着他“这传声筒是一分为二的,你拿走一个,剩下的一个留给我,你有什么危险只要在传声筒与我说我便能听见,若是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放进传声筒,就会到我这里了”

  “有这么神奇”?

  “当然,这可是若泉的宝贝”

  “好,那我与若宇哥哥便一人一个”

  “等到妹妹有了心上人,我便还与妹妹”若宇打趣道

  “罂粟看了看他“若宇哥哥不正经了””

  若宇笑了笑“走吧,我送你”

第四十章:执念于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