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我护你安好?

  罂粟看了看南烛,她第一次见他眼中是那般的柔情,像是泉水将她包围了一样,他这般说是要做什么,罂粟觉得自己脸颊有些灼热,难不成被南烛的这些话影响了。

  “南烛,我”

  罂粟话还没说完,便被南烛打断了“罂粟,我很想你”

  罂粟看着南烛的眼睛呆呆的停滞在空中,她有些惊讶,也有些不知所措,南烛怎么会这般认真的对她这么一个女子说这样柔情的话语呢,她是没有情的。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黑夜中,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见罂粟不语,南烛笑了笑“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那以后就留在玉溪山,我已经到了成亲的年龄,到时你嫁给我,以后我护你安好”

  罂粟还没从刚才的话中反应过来,南烛又说了这么多,她有些不知所措,她明亮的眼睛看了看南烛“我一回来,就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罂粟,我是认真的”他声音中带了些悲伤

  罂粟笑了笑“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也挺想念你的,都说失去的东西才觉得珍贵,定是因为你以为我死了,再次见到我才会这般吧”

  罂粟笑了笑,她笑的那般单纯无邪,却一点点都不像是伪装的,她故意这般,想让南烛不再说下去。

  “你这丫头懂得还挺多,或许真如你所说吧,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晨练呢”

  南烛也同样笑的很是开心的说道,像是真的一样,只是他转身离开的时候,眼中有些落寞,他以为她不会这般拒绝他,至少不是这个样子的。

  第二日晨练,在练功的时候水灵子便看到了罂粟,整个早上都没有好好练,晨练一结束,便跑到了罂粟那里“罂粟姐姐”

  水灵子开心的笑道,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非常可爱

  “水灵子”

  “姐姐,你去哪了啊”

  罂粟示意水灵子走着说,二人便一起走着,罂粟说道“是灵猫把我带走了,我还是比较喜欢玉溪山,便又回来了”

  “姐姐的伤好了吗”水灵子关心道

  “早就好了,你呢,与你的丁师兄怎么样了”罂粟打趣她道

  “丁师兄已经和川羌定亲了”水灵子低着头满脸不开心的说道

  罂粟这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话,刚见了水灵子便揭人家伤口“水灵子,我不是故意提起的”

  “姐姐,我知道,我心里也是很烦闷,姐姐回来了我就有人说说话了”

  罂粟点头,笑了笑“好,有什么你都跟我说,我保证绝对不告诉任何人”

  水灵子便又开心的笑了笑

  “是丁师兄的娘私下给他定的亲,因为这件事丁师兄最近都不开心”

  丁凝松的娘,罂粟心里疑惑,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娘”?

  水灵子点头“我也没有见过,听风翠师父说十年前他娘带着他来到玉溪山之后,便一直待在盘龙峰,从来没有出来过”

  “盘龙峰不是掌门住的地方吗”

  “是啊,谁也不知道这之间到底有什么事”

  “水灵子,丁凝松那般喜欢你,是不会娶川羌的,你就不要不开心了”

  罂粟也想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只好这样说了

  “或许到最后,他会听他娘的,娶了川羌”

  “水灵子,你不相信他吗”

  水灵子沉默了片刻,目光看向前方“我要的爱是独一无二的,若是他要把我和川羌一起娶了,那我便从此与他断绝来往”

  罂粟看了看你水灵子。她没有想到这般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对待爱情是这般决绝“水灵子,你一定会幸福的”

  水灵子也笑了“姐姐,我不想这些了,便让这些事顺其自然吧”

  林易烟定是也早早的便看到了她,看到罂粟的那一刻,她吓坏了,她怎么没死,且不说那金蝉蛊,就是掉下去也必死无疑啊,她脸色惨白,无心晨练,便早早的就回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死,竟然还又回来了,林易烟气的咬牙切齿,可是接下来她却在害怕,既然他回来了,一定把一切都告诉了南烛师兄,这可怎么办。

  思量了很久,下午的时候她便去找南烛,罂粟有没有告诉南烛,她去了便知道了,大不了跟南烛认个错,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还能真生她的气不成。

  来到南烛的庭院,南烛正坐在院中的草亭那里看书,林易烟走了过来“师兄还在看书啊”

  南烛笑了笑,并没有任何的厌恶之色“易烟,好久没来了,最近在忙什么”

  “天气冷了,弟子们要添衣了,最近都在忙这个”林易烟看南烛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常,便也放松了下来

  “师妹辛苦了”

  林易烟正要说什么,只见屋里一个人端着茶水走了出来,正是她最讨厌的人,只见罂粟端着茶水走来,放在桌子上,给南烛倒了一杯,她满脸笑意的递了过去,轻轻的道“看那么长时间的书,渴了吧”

  南烛第一次听她用这般语气与自己说话,抬眼看了看她“是有点渴了”

  罂粟将倒好的茶水递给他,南烛正要喝,罂粟便急忙说道“等一下”

  南烛看了看她,很想知道接下来她又要做什么,只见罂粟拿过那杯茶,放在嘴边吹了吹“是我大意了,茶水那么烫”

  林易烟看着罂粟这般献殷勤,气的脸都要扭曲了一般,她心里想道自己何时受过这种气,何时变成了这般样子,真是个贱人

  南烛喝了口茶,看了看林易烟“师妹,坐下喝杯茶吧”

  林易烟苦笑了一下“不喝了,师兄珍重”

  便离开了

  罂粟看了看生气的林易烟,眼中冰冷的像座冰山一样。南烛将手中的茶放了下来“看来,我还真小瞧你了”

  罂粟笑了笑“不过是给你倒杯茶而已”

  “罂粟,你没有必要这样做”

  “可是,师兄刚才还不是一样配合我”

  罂粟看了看他,便回屋了

  南烛怔在了那里,良久,他才笑了笑,是啊,自己最不喜欢有女子在自己面前争风吃醋,可是刚才明明自己是在配合她啊,他可以不那样做,可是他却不由自主的想让她得逞,让她开心。罢了。

  罂粟回去后,想了想刚才林易烟的样子,心里想道我不杀你,但是你害我之仇,我也定不会放过你,你因为南烛那般伤我,那么,你最想得到的,我偏偏不让你得逞,这种痛,才能解那刀剑之伤,金蟾之毒,我本有意离开,是你非要赶尽杀绝。

  回来玉溪山也有几日了,罂粟一直想找机会与南烛好好聊一聊,顺便打听一下冰戟在何处。

  罂粟手里拿了壶酒,便来找南烛了,近日,南烛像是很忙,每天都在安排弟子下山,罂粟也不知是发生了何事,她看到南烛坐在庭院里像是在想事情,这还真是反常,他平时有事没事都会坐在那里看书的。

  “南烛”罂粟走过去,将酒放在桌子上

  南烛抬头疑惑的看了看她,笑了笑“怎么,要找我喝酒”

  罂粟点头“我看你最近挺累的,来陪你喝点酒”

  “小丫头会喝酒吗”

  “小瞧我了”罂粟得意道

  罂粟将酒杯都倒满,端起酒杯,突然便严肃了起来“南烛谢谢你,教我武功,还让我学会了九凤游”

  南烛觉得今天罂粟有些不正常“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来玉溪山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好跟你说一声谢谢”

  南烛拿起酒杯,两人饮了一杯“九凤游是你帮我突破了最关键的一层,无须谢我”

  罂粟抬头看了看天空,“人与人的相遇真的很奇妙”

  “是啊,或许是命运将你送来了玉溪山,来学会那九凤游”

  罂粟觉得他说的可笑,便笑了笑,南烛却在想,那日,那弟子带着她来,说是丁凝松从山下带来的女子,给她安排一下,当初他竟因为川羌的原因将她留在了自己身边,而如今,自己却沦陷在其中。

  “你不信”?南烛看她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没有不信,只是这话从你嘴中说出来有些可笑罢了”南烛心想,也是,他何曾相信过命运。

  院子中有些暗暗的,本来月亮的光应是将一切都照亮了,可是今日,天上却没有星星,只有片片乌云。

  罂粟抬头看了看天空,她明亮的双眸突然暗淡了“今日是没有星星了”

  “我去取灯”南烛正要起身,罂粟道“不用,这样的光正好”

  看罂粟很是伤感,南烛不由自主的问道“你在顺天府待了多久”

  “我也忘了多久了”罂粟道,因为她不愿意去记起自己究竟那般生活了多久

  “以后,就有我保护你了”南烛笑着说道,眼中像是有光芒,虽然多少还是有些傲气,罂粟已经不再反感了,因为当你足够了解一个人,便不会因为那些表面的东西去否定他了。

  “我在顺天府的时候,经常听人说,玉溪山是仙山,这里景色很美,这里的人生活的都很惬意,而且还可以学武功修仙,可以长寿,当时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可以来学功夫,保护自己,没想到真的来了”

  “现在你学会了九凤游,自是没有几人能欺负你了”

  “南烛,你知道冰戟吗”罂粟无意中提起

  南烛有些许惊讶“你知道冰戟”?

  天色有些暗,南烛并看不到罂粟说话时有些慌乱的样子,她本不想骗他,可是,她别无选择。

  “我流浪的的时候听人提过,说是冰戟可以带人回到她想回的地方,便一直记着了,今日想起,便问问你”

第四十三章:我护你安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