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夜探盘龙峰

  风玉本以为这般说,这件事颜以清也不好说什么了,怎么也要给他这个师叔面子

  “误认为?那这不应该带回来给您处理吗,我们玉溪山向来以善为心,林师兄这般害了一条人命,不知师叔如何罚得他”颜以清说这话时,眼中竟然多了些愤怒

  风玉见他不依不饶,这件事本来就是;林易风的错,却也只能笑着道“我将他关在了后山,让他面壁思过了一个月”

  颜以清心中苦笑,还真是惩罚的够狠呢“师叔这件事我再查查吧,万一不止林师弟一人做的呢”

  “颜儿,此话怎讲”

  “据我听说,这罂粟师妹前后各受了一剑,还中了金蝉蛊,想必林师弟不可能一个人这么残忍吧”颜以清看了看林易风“师弟,你说呢”

  林易风脸上明显不镇定了,只是笑了笑“我没有下毒”

  颜以清笑了笑,金蝉蛊不是一般的毒,若是他这般歹毒,玉溪山岂能留他,他自是不敢承认的。

  “那我便好好查一下究竟还有什么人了”

  风玉很是无奈“好,你查吧,查出来了定要告诉我,敢在玉溪山行凶”

  他们在这说话间,罂粟看了看林易烟,她的脸好像在抖一般。

  比试结束后,已是下午了,颜以清与丁凝松正要离开,川羌跑了过来“丁师兄”

  丁凝松最害怕的还是来了,他本来不打算来这里的,可是风玉已经邀请他了,却也无法不来,比试的时候他一直没敢看她,还是被追了过来,颜以清像是嘲弄般的笑了笑“我先走了”

  “师兄别啊”丁凝松求救般的道

  川羌却一脸笑意道“颜师兄再见”

  颜以清叹了叹气“我在前面等你”

  丁凝松看向川羌

  “丁师兄,比试的时候我一直在注视你,你怎么看都不看我啊”川羌虽说的委屈,脸上却是满脸笑容的。

  “川羌,你找我有事啊”

  川羌脸上立马变得不开心了“我无事便不能找师兄吗”

  “没有我”丁凝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川羌便又笑了起来,还真是喜欢一个人他的一言一行都能让你开心或难过

  “凝松哥哥,我们已经订了亲了,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看川羌开心的样子,丁凝松便不忍心拒绝了,可是在他心里,她只是小师妹啊

  “川羌,这件事是风玉师叔与我娘定下来的,我”

  川羌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没等丁凝松说。便道“川羌给凝松哥哥时间考虑,凝松哥哥你去忙吧,我去厨房做点吃的,等会给你送过去”

  “川羌,你不用这样”

  “我一会给你送过去”川羌不等他说什么,便走开了,她知道他说的定不是她爱听的。

  丁凝松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颜以清看他这样子,淡淡的笑了笑

  “师兄又笑我”

  “你的这种烦恼啊,没人能帮你解,不如两个一起娶了”颜以清打趣道

  “师兄,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颜以清突然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道“我生怕不能把最好的给她,自然不会去伤她”

  “我也不会伤害水灵子的”丁凝松突然眼神坚定的说道

  便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师兄,你今天是怎么了,我都看出来了,风玉师叔明显不想细查罂粟受伤的事”

  颜以清皱了皱眉头“风玉师叔不比师父,高风亮节,但是,自然也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颜以清深沉的道

  “那师兄真要细查吗”

  颜以清笑了笑“你还真是榆木疙瘩,这件事就算查出来,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处理,我这样做,只是在警告林易风兄妹,让罂粟以后在玉溪山可以不再受他们欺负”

  丁凝松笑了笑,呆呆的“师兄原来是这个意思”

  丁凝松像是更疑惑了,原本以为师兄因为罂粟姑娘那天去了谷芽峰而生气,没想到师兄这般护着她。

  他们都离开后,风玉回到房间,门直接便关上了,叶清敲了几次门,才让叶清进来了,叶清给他倒了杯茶,递了过去,一脸既无奈又心疼的道“这是跟谁置气呢又”

  这一问倒是让风玉发泄了出来“跟谁置气,我现在敢跟谁置气啊,这些孩子都长大了,管不了了,因为一个女子,易风身上十几道伤口都是南烛干的,还跟我说什么比试,今天你看颜儿,多稳重听话的孩子啊,你看看,今天怎么跟我说话的,他难道看不出来我不想将此事闹大吗,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又是为了那个女子,还非要查出来”

  风玉说的时候微胖的身体颤抖着,满脸愤怒,眼睛气的快要眯成一道缝了一般。

  叶清今日也在场,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叹了叹气“还不是你,没事非要办什么比武,气着自己了吧”

  风玉越说越气愤“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那宝贝女儿,喜欢谁不好啊,非要喜欢丁凝松,对了,川羌呢”

  “厨房呢,给凝松做糕点呢”

  风玉气的脸上都冒出了汗珠“看看,别人我也就不说了,我自己的女儿,他给我做过吃的吗,从来没有”

  叶清看他越说越来气,便道“喝口茶,消消气”

  风玉可能也着实说的有些口渴了,一杯茶一口便喝完了,叶清便又给他倒了一杯,他叹了叹气,像是恢复了些理智“这些孩子啊,都长大了,南烛,看着他,平常悠悠闲闲无欲无求的,心思重着呢,颜儿,平时什么事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稳重,懂事,却也会无形中伤人啊”

  叶清也是叹了叹气,当初选入门弟子时,风玉风翠可是都很喜欢颜以清,虽然颜以清最后掌门说跟了风翠,风玉对他却还是一直那般喜欢疼爱。

  回到谷芽峰,罂粟正要回自己住的地方,南烛却笑着道“跟我走吧”

  罂粟看他那副像是使什么坏的样子道“我有些累了,要回去休息一下”

  “我已经命人将你的东西都搬到了我的庭院了”他双手叉腰,像是在等着看她的反应一般

  “搬到你的庭院”?罂粟声音有些大,便看了看来往的谷芽峰的弟子,他们倒也没有注意到她与南烛说的到底是什么。

  “是啊”他笑了笑,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倒是显得很明媚

  “为何这样做”罂粟放低了声音问

  “你住在那边,与许多弟子一个庭院,也是不方便,搬来我这里,住着多宽敞,就只有你我二人”

  说着南烛便不自觉的笑了,丝毫不去管路过的弟子会不会注意到他

  “你不怕弟子们会闲言碎语”

  “你怕吗”南烛反问道

  “不怕”

  “那跟我走吧”

  罂粟这才明白,竟被南烛饶了进去,不过这样也好,她这次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做,住在这里或许更为方便一点

  夜间,罂粟与南烛练过武之后,便对南烛说道今日有些不太舒服,想早些休息,南烛便也没说什么,罂粟便回屋了。

  床柜那里有一身黑色的衣服,那是刺客穿的夜行衣,她麻利的换上那衣服,将头发束起,动作迅速的像是她每日如此一般,而她却是第一次穿上这夜行衣。

  罂粟利用轻功很容易便出了谷芽峰,现在住在南烛这里,倒真是更方便了,这几日她已经熟悉了玉溪山各峰之间的连接,她的目标是盘龙峰。

  一道黑影在月光下恍然飘过,她避开那些守夜的弟子,径直的来到了叶桑峰,叶桑峰有一条可以通往盘龙峰的山路,那条路并不险,只是一直走估计进不去盘龙峰,反正她本来也就不是光明正大的去盘龙峰,直接翻过去便好了。

  借着月光,她看着一条条的路,山中的夜晚确实很冷,她呼出的气体竟然可以看得见,不过她顾不上这些,走到哪山路的尽头,果真,前面无路了,只能利用轻功,攀着山壁去往盘龙峰了,罂粟看了看前方的山壁,倒不算是平滑,便想都没想直接跳了过去,眼看着马上就到了盘龙峰,脚下竟然被石块绊了一下,她皱了一下眉,便继续向前走。

  盘龙峰除了掌门朱九云,便只有几位弟子了,很是冷清,到了夜间,更像是一座空空的城一般,罂粟看了看黑乎乎的倒让人不禁吸一口冷气,她跃到房顶上,以便自己可以清楚的看清朱九云住在哪个院子里,盘龙峰只有两个庭院的灯是亮着的,其中一个离自己很近,像是一个妇女一般在灯下缝缝补补,还有一间,屋内的灯很是明亮,罂粟看了看这座庭院,便径直朝这座庭院走去。

  她猜的没错,她现在来的便是朱九云的庭院,她看了看四周,还好这院子里有些花草树木,可以用来隐藏,她见院中无人,便凑到了朱九云的房间,只听见里面有一个年迈却及有力的声音说道“今日是第几日了”

  “回师尊,第六日”

  “好,你们都下去吧,我要歇下了”

  罂粟看到里面的黑影正在向外移动,便步伐轻盈的直接躲在了一棵树旁边,还好,夜色比较暗,他们并看不到她。

  待那两个弟子走后,罂粟便拿出花丑蓝,将花丑蓝上的花粉吹进了窗口,因怕这花丑蓝迷不了朱九云,她还专门加了几味药材。

  过了片刻,见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而床上的人躺的并不整齐,应是已经晕倒了,罂粟便看了看四周,轻轻的打开了房门,走到朱九云身边,见他确实是睡着了,便开始抓紧时间在房间里找自己要的东西了,可是朱九云身上并没有她要找的东西,房间里更是简单的只有几样物品,罂粟眉头紧锁,这么重要的东西,会放在哪里呢。

  “在找什么呢”一个有力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并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

第四十五章:夜探盘龙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