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相遇便是劫

  “看吧,你想要哪块”

  罂粟有些懵懵的,只顾着看那令牌,竟然忘了自己是为什么而来了“我我随便哪块都可以,颜师兄帮我挑吧”

  颜以清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玉器那里,认真的看起了一个个玉佩,罂粟向里面看了看,云前辈似乎不再那里,许是已经歇下了,四下看了看,也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看来,只能在摆放玉器的地方找了,她叹了叹气,便看向玉器,烛光下,一个少年,一身白衣,修长的身材如此高大,深邃的眼睛在认真的看着那些玉器,玉器皎洁的光打在他的脸上,面容如此姣好,他抬眼,看向她“过来”

  她呆了一下,走了过去,那般美好的样子在她这里始终是她讨厌的样子,她看着他腰间那血红色的玉佩,她记得他有一把不长不短的剑,也是红色的,她认得那把匕首,也知道那把匕首名为长云。

  “这块怎么样”颜以清看她神情有些不悦,眼中多了些疑惑

  “挺好的”她看了看,那是一块椭圆的,上面刻的是一个小男孩与一个小女孩,可是女孩只有背影。

  颜以清递给了她“就这块了”

  “走,去看看云前辈”颜以清向里面走去,罂粟将玉佩收起来,便也向里面走去,刚才的想法已经烟消云散了,她不会让自己去想那些事情,她要去看看哪位云前辈,或许以后与他相处的日子长着呢。

  向里走去,罂粟发现,竟与自己白天来的时候不同,云前辈做玉的地方还是在哪里,但是前方竟然还有路,白天与南烛来的时候明明那里是尽头了,她虽疑惑,却没有让颜以清发现,只是跟着颜以清继续向前走去。

  走到前面,竟然出了炼玉阁,炼玉阁本来就是一个山洞,现在竟然走了出去,只见烛光亮亮的,那明明就是一个院子啊,原来炼玉阁的后面是一个庭院,因为是盘龙峰上延伸出来的一座小山峰,竟没有人发现。

  颜以清许是猜到了她会疑惑“这里是云前辈的住所”他像是随意说道

  二人走了过去,颜以清敲了敲门,没一会,门便开了,开门的正是罂粟白天见过的云前辈

  云前辈看见颜以清像是很开心的样子,他无意看见罂粟,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却稍纵即逝“来了,进来吧”

  罂粟知道这位云前辈定不是普通人,若只是一个在炼玉阁炼玉的人,怎会连颜以清都对他这般尊重。

  虽然偌大的庭院只有他一人,却干干净净的,地上连一片树叶都没有“你们坐,我去沏茶”

  罂粟与颜以清便坐在了庭院里,这里却没有其他山峰那般冷,倒是暖暖的,风吹过来,也只是凉凉的,她的长发被吹得飘在空中,美丽毅然。

  云前辈走了过来,倒上了茶水“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今日闲来无事,便过来看看”

  云前辈的目光落在了罂粟身上“这位是山中弟子”?他像是知道但是又确认了一遍一般

  “前辈,我是谷芽峰弟子罂粟”

  云前辈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哦,今天上午来过”他声音沉沉的,像是很疲惫一般

  罂粟左右看了看“云前辈这里风景如画。又是这般清静,世人所求不过如此”

  云前辈笑了笑“是啊,我一生所求的就是这份宁静”

  罂粟一直觉得这位云前辈的眼睛里有深不见底的空洞,让她不知所措,像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想到他笑起来竟也是这般慈祥。

  颜以清也跟着云前辈笑了笑“外面天气冷了,你这里还是四季如春般”

  “颜儿,你要是喜欢住在这里,就过来陪我”

  颜以清脸上的笑意像是溪水般清澈,眼睛里像是有星星般“若是可以,我倒是很愿意”

  云前辈哈哈大笑起来“这玉溪山管的事是越来越多了,你也是来回奔波”

  “最近倒是没有什么事”

  “不如这样,今天天色已晚,就不回去了,住在我这吧”

  颜以清并没有急着回答云前辈,而是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罂粟,她听到云前辈这般说倒是惊了惊,按说这里应该属于玉溪山弟子的禁地才是,罂粟感觉到颜以清看向自己,便看向了他“我很喜欢这里,前辈若是不嫌麻烦,今天就住在这了”

  云前辈连连点头,脸上还挂着些笑容“好,不麻烦,看着你们这些年轻人,真好”

  云前辈像是想起了什么,眼里多了些悲伤,却也能感觉到他像是在怀念过去,罂粟不觉间竟然觉得这位老人很是可怜,她与南烛同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人像是与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同一个人一般。

  “人终会老去,我们也一样,每个人都要走完自己要走的路”罂粟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些话,或许是云前辈让她想起了自己从小的生活,想起了自己的仇恨,自己的痛苦。清冷的月色照过来,如此悲伤,衬的她的面容多了些清冷的美。

  “可是,每个人的路都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颜以清像是能看穿她的痛苦一般,这一刻,她对他的讨厌似乎变了,讨厌之中还夹杂着无可奈何,若是一个人的心能被别人看穿,那她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可是他的眼睛那么深深的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的悲伤移到自己身上一般。

  “颜师兄说的对”她面无表情的冷笑道

  “时间不早了,颜儿,你带罂粟去休息吧”

  云前辈起身,一只手伏在腰上,嘴里自喃道“老了,才一会,眼睛就困得睁不开了”

  罂粟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

  “走吧”

  罂粟便随颜以清走向后院,前面的庭院不大,却是很有一个家的感觉,后院除了院子里有些花草,便是几间房屋了。

  颜以清停了下来,看了看面前的房子“这间屋前大片的夜来香,夜间极香,你便住这间吧”

  罂粟看了他一眼,打开房间,屋里干干净净的,到很是朴素,她很喜欢,比起那些豪华的房间她还是喜欢这般。

  “早点休息”颜以清说罢,便转身要离开

  “你在哪里住”罂粟问道,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她,他笑了笑“怎么,你一个人害怕”颜以清浑厚有力的声音倒说出这般柔情的话。

  “师兄想多了,我只是问一下,我要休息了”

  说罢她将门关上,本想看颜以清是在哪间屋子,怕是自己在这庭院翻找东西被他发现。

  只见他本是满脸笑意的脸上多了些忧伤。

  罂粟躺在床上,心里想道看来那位云前辈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不好亲近,若是想找到冰戟,必须与他多接触,现在看来冰戟应该在这座庭院里,而现在颜以清在,自己若是出去,很有可能被他发现,虽说是练会了九凤游,但是颜以清的功夫是怎样的,自己并不清楚。她手里拿着进入炼玉阁的令牌眼睛一直盯着看,还好有若宇哥哥,罂粟趁机拿着领牌的时候,将领牌放进了传声筒,还好领牌不是很大,若宇便做出了一枚假的,传了过来。而颜以清身上那块假的领牌他应该是没有发现的。

  罂粟从水灵子那里打听到颜以清并不经常来这里,有时候一月有余才会来一次,这些时间足够了。

  想到这里,她便想道刚才颜以清打趣她的话了,玉溪山的大师兄,弟子们眼中稳重成熟不苟言笑的师兄,竟也会打趣起人来了。

  院子中间是一座亭子,亭子周边除了一条小路,便是各种花草了,这些花草到不稀奇,谷芽峰的花,枯草峰的草罢了,不过,那夜来香还真如他所说般,发出甜甜的香味,满屋子都是这种味道,闻着倒是很舒服,还有便是这整整齐齐的五间房屋了,罂粟早早的便起来了,在这里看了看,便向昨天待的前面的庭院走去,站在庭院里便觉得浑身舒畅,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炼玉阁因是盘龙峰延伸出来的一座小峰,所以位置极高,看下面的景色美极了,院子里有几颗枝叶繁茂的大树,昨天夜色暗,并没有注意看,现在看来,这几颗树,倒还没有见过,罂粟听见溪水的声音清澈响亮,便去寻找溪水的源头,她记得,她在那条小路上走的时候是看到了溪水是从这里飞流直下的。

  “在看什么”

  罂粟回头,溪水的水流声使人的声音变得那般模糊“没事,随便看看”

  颜以清道“走吧,还要晨练”

  看颜以清认真的样子,罂粟知道,玉溪山的弟子一直都在说,晨练时,颜师兄除了下山没有一天不去的,而南烛师兄却从来都没有去过。

  罂粟便跟在他身后,走向进来的那个炼玉的山洞“云前辈呢,我们不跟他说一声吗”

  他径直的走“云前辈已经在炼玉了”

  她清秀的眉毛动了动,云前辈已经在山洞了。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前辈,我们回去了”颜以清说道

  云前辈点了点头“回吧,回吧”他并没有抬头,没有放下手中的活,只是轻轻的说了句话,罂粟想说什么,也便没有说出来。

  待他们走出山洞,云前辈才轻轻的放下手中的玉,抬起了头,眼中像是有泉水相涌般激动,却慢慢的回落到悲伤,人这一生,想要过的顺心太难了,有些相遇注定就是互相折磨的。

第四十九章:相遇便是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