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自古深情难寄托

  “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把自己变成一个如此心狠手辣没有原则的人,值得吗”

  川羌听她这般说,便苦笑了“当然值得,那种不能和喜欢之人相守的心情有多煎熬你知道吗”她似乎恢复了些平静,随即便又恶狠狠的看向水灵子“都是你,你勾引丁师兄,如果没有你,我们便在一起了”

  看来,川羌已经为了爱的人失去了理智,罂粟心里想道,与她多说也无意义了,只是,以他的性格定还会伤害水灵子的,她走向前,眼睛直直的看着川羌“你说错了,不是水灵子勾引丁凝松,而是丁凝松一直在让水灵子给他机会,你应该恨的人是他,你应该去找的人也是他,就算你杀了水灵子,他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只会更讨厌你”她一字一句说的那般坚定,眼睛里清冷的光直逼向川羌,使她被她的目光吸引,将她说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到了心里。

  罂粟看了看水灵子,二人并不理会身后的川羌,便离开了

  “以你的功力,对付川羌应该没问题,为何一直让着她”罂粟看向她唯一的朋友道

  “我不想与她为敌,她的性格不依不饶,我若是这次伤了她,以后便没有好日子过了”

  水灵子笑了笑,两颗小虎牙显得格外俏皮,只是罂粟此刻体会不到她的隐忍。

  “有时候总以为退步便好,其实并不是那样,世人多是恃强凌弱的”她说着,眼神飘忽不定,像是飞回到了某个记忆点。

  “罂粟姐姐,我知道,我无依无靠的在玉溪山生活,我就想着能够无忧无虑的在这待着”

  罂粟看向水灵子,她不知道这个小姑娘的心里是怎样的,能这般说,证明她能忍受很多,并不是她不懂得反抗,而是她想更好的活着,她虽然每天都那般开心,心里有多少苦呢。

  “川羌心思竟如此狠毒,你小心就好”

  水灵子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似得,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裹,是用一块牛皮纸包着的,可见做这个东西的人还是个细心精致之人“这是颜师兄让我给你的”

  罂粟征了征,颜以清给自己的,整的神神秘秘的,还让水灵子送来,她的目光看了看那牛皮纸

  只见水灵子又道“我想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便急着来找你,路上就遇到了川羌”水灵子声音清甜,像是能听出笑声一般。

  罂粟看她那娇嫩的脸蛋露出微妙的小表情,便知道了她的小心思,定是以为颜以清送什么礼物给她,她便接过那牛皮纸,对着水灵子笑了笑,便大大方方的将那牛皮纸打开了,是一本崭新的书,罂粟看到后便想起了颜以清所说的,将那座小山峰上的药材的书给她看,便明白了。

  “是本关于枯草峰药材的书”罂粟拿起给水灵子看

  水灵子接了过来,倒是极其认真的翻了开,看了几页便合了起来,满脸笑意的说“我果然没有猜错”

  罂粟看她那机灵样,疑问的看向她,顺势翻了翻那本书,倒没什么

  “我们枯草峰后面的那座小山峰是有严令弟子不得进入的,更别说了解里面的药材了,那里的所有药材全是颜师兄一个人栽种的,更没有什么关于那里药材的书”

  听到水灵子这般说,罂粟倒也惊奇“颜以清一个人种满了整个小山峰的药材,他是喜欢药材还是太闲了”

  “罂粟姐姐,颜师兄经常会采些药材发给弟子们,至于为什么他要亲力亲为,谁也不知道,所以说,这本书定是颜师兄自己写的,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原本以为只是藏书阁的一本书罢了,没想到被水灵子说的倒是显得这本书那般贵重了,这本书确实很新,昨天刚从炼玉阁回来,难不成他刚写的。

  “水灵子,来,咱们一起看”罂粟说着,便离水灵子走近了几步,翻开书页,认真的看了起来,上面倒是写的清楚,什么都标注清楚,毒性,药性,花草形状,罂粟不自觉便会觉得,是嫌我不够聪明理解不了吗,这种想法在脑海中瞬间而过,那涓涓如流水的字体便一字一字的记在了心里。

  回到庭院,林易烟已经离开了,草亭里只有一本厚厚的书,却不见南烛,罂粟看了看门口那位弟子,“雷师兄,南烛师兄呢”

  “南烛师兄去叶桑峰了”

  “好”她点头

  太阳已经落山了,现在能看到的便是那西方远处的一抹红,谷芽峰险峻,到处都是树木,光秃秃的,人的视野也变远了很多,以往的冬天,庙里的人会一起生起一盆木炭,大家一起取暖,今年,是她过的第一个温暖的冬天,一到冬天,她身子便会冰凉,许是这些年留下了些寒症,现在虽已经是冬天了,不过今年身子倒没有觉得冷。

  那远处的光终于在最后的一抹红中消失,天色渐渐暗了,最近白天越来越短,天黑的越来越早,那片片的树木竹林也渐渐的变得模糊,她转身,看向这庭院,倒觉得有些孤独,清冷的黄昏,本就是孤独的存在。

  “罂粟”清朗的声音响起,向着她走来

  “你回来了”

  “你怎么了,一个人傻傻的站在这里”南烛宠爱的问道

  “没,我看最近白昼越来越短了,不觉间倒发起了呆”

  “是啊,马上就要除夕了,还有一个月就是上元节了”他像是很兴奋,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草亭那里倒了杯茶

  “除夕、上元节”她重复道,眼里却没有一点兴奋的光芒

  “是啊,每年的除夕大家会一起吃顿饭,上元节却是玉溪山最热闹的时候”

  罂粟也走了过来,坐在那里,很轻松的便道“上元节有什么可热闹的吗”

  “你是第一年在玉溪山,上元节那天是有灯会的,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灯,各式各样的,还有猜灯谜”

  罂粟听到他这般说,便努力的去回想她记忆里上元节的样子,她知道,上元节可以猜灯谜,有人带她去过,那个人猜对了那个灯谜,老板送给她一个发亮的珠子。

  她笑了笑“玉溪山弟子那么多,定会很热闹的”

  “不止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也是我特意想跟你说的”

  “什么”

  “听好了”南烛看向她,眼睛里像是有光一般,罂粟看他那般认真的样子,也不再像刚才觉得什么都与自己无关的心态去听这些了

  “什么啊,第一次见你这么认真”

  “之所以会每位弟子都有一盏灯,是因为弟子们都要把自己的灯上写上灯谜,然后你心仪谁便可以去猜她的灯谜,若是猜对了,他今年准备的上元节赠礼便会给你,自然,你的心意他也便知晓了。若是两情相悦,次月便要成亲了”

  看南烛认真的样子,罂粟拿起他的那本书随手翻了翻“谁这么无聊,定这么幼稚的事啊”

  “山下的男女都会在上元节这天互送礼物以表明心意,这是一直以来都有的习俗”

  “那若是几个女子同时喜欢一个男子,那花灯还不要抢了”

  南烛笑了笑“那是自然,不过凡事讲究先来后到”

  “林师姐今天来就是与你商量这件事的”罂粟随便问了问

  “每年这件事都是我们负责,今年我倒是差点忘了”

  罂粟也拿起茶壶倒起茶来,才发觉水已经凉了,“我去加点热水”

  “罂粟”刚站起身的罂粟回过头来

  “我的灯谜,只有你能答出来”

  草亭里坐着的男子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她,如此深情,他的嘴角有些许的笑意,冬日里的夜多了些寂静,这个人有时候让她觉得不了解,有时候又像是赤裸裸的什么都让她知道。

  “答对灯谜岂不是次月便要嫁你,等明年吧,明年我一定答对你的灯谜”她笑的是那般的美,美的令他窒息,却拒绝的那般彻底。

  他笑了笑“还有一个月,你想好了”

  罂粟肯定的点了点头,便拿起茶壶转身向厨房走去

  南烛虽然颇于心计,对自己却是真心的好,可是,她要回月流,去找若宇哥哥,也许一个月也许几天,取到冰戟便要离开,怎可耽误了他。

  罂粟没一会便提了壶热水走了过来,壶里还冒着热气,她放在石桌上面,倒了两杯茶水,笑笑的道“天气冷了,喝点热的”

  南烛似乎也不愿意再说起刚才的事情了,拿起茶杯喝起了茶

  罂粟将茶壶放下,自己也喝了点茶,却并没有坐下,她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坐在这里陪南烛的。

  “我这两天总觉的困,可能是天黑的早了”她很随意的说道

  “昼夜交替确实会如此,那你这两日便少练些功,多休息”南烛趁着灯光翻了翻书道

  “嗯”罂粟点头“你看书吧,我回去歇着了,太困了”

  南烛看向她,她的眼睛有点下耷,打着哈欠,确实是困了,他笑了笑“去休息吧”

  “好,你也别一直在这里坐着了,晚上更深露重的”

  南烛笑了笑,冲着她点了点头。

  罂粟回到房间,将被褥打开,整理了一番,看着确实像是有人躺在那里睡觉一样,她知道南烛此刻定是还在草亭里,趁着天色以黑,她便从墙上直接用轻功越过,来到了那片竹林,那是机关的入口所在,从地道里出来便到了枯草峰的那座小山峰,小山峰上是没有人的,这一刻罂粟反倒感激颜以清不许弟子来这里了,她迅速的从这里沿着昨日与颜以清一起的走的路向炼玉阁走去。

第五十一章:自古深情难寄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