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芙蓉游

  丁凝松眼中多了些疑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看了看丁凝松,罂粟从她眼中看到了疼惜,哪个女人不爱自己的孩子啊,她心疼的说道“没什么,你可以不与川羌成亲,但是你不可以得罪风玉,亦不可娶水灵子”

  “娘,”丁凝松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那女子很是暴躁的说道“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你若是再敢说什么,我便杀了她”

  罂粟身子不禁颤了颤,她没有想到这女子竟似如此。

  看丁凝松像是要离开的样子,罂粟便躲在一旁的花草旁,待丁凝松离开后,便也离开了。

  回去后,罂粟便吞食了那翡卵蛋,整个翡卵蛋入嘴既融,竟还有甜甜的味道,她坐下来试着运气,身体觉得轻飘飘的,一股真气来回在体内游窜,这翡卵蛋在体内发热,像是在极力控制那股真气,却始终压制不住,罂粟心里不免开始怀疑,那几页纸上写的究竟是什么功法,难道是禁功不成,今日因睡得过了头,便没有去炼玉阁,看来是要去炼玉阁了,她心里想道,突然感觉有热热的东西在脸颊上,额头竟然冒出了汗,她试着收回功力,功力收回的时候,竟然全身无力的直接倒在床上。

  她躺在那里,试着平缓自己的内力,让自己体内的力量发自全身,直到卯时才觉得身体有了些力气,她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微微亮了,便起来,去风云台,风云台这里还没有弟子到来,她坐在那里,脑子像是不清醒一般,觉的这两日都像是做梦一般,不但没有了正常的休息,却因为练功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这般,恍如做梦一样。

  她发着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异常的憔悴,过了许久,她听到了脚步声,弟子们已经陆陆续续赶来晨练了,她站在谷芽峰的队列里,等待着一会的晨练。

  南烛一早起来,便赶来了罂粟这里,昨天看她咁睡,便没有打扰她,却担心了一整晚,自己都没有睡好,罂粟回来见南烛不再庭院,自己的身体像是要晕倒了一般,便要回屋,南烛就在她房间的门口坐着,手里还拿了本书,像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听到脚步声,便急忙站了起来“罂粟,你脸色怎会这么不好”

  罂粟看他担心的样子,微微笑了笑“可能昨晚没有休息好吧”

  南烛很是担心,可是她没有生病,脉搏也是很正常,只是无奈道“觉得累就别去晨练了”

  罂粟点了点头“我想去休息了”

  南烛沉默了片刻,虽是心疼,却也是无奈,便从袖口出拿出一个小紫瓶子“这个有助于睡眠,你吃了好好睡一觉”

  她看了看他“好,谢谢”

  南烛看着她走向房间,直到她关上房门,他还站在那里,久久才离开。

  “来了”云前辈在自己的院子里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今日怎不练玉”颜以清话语简练有力,说着便坐在了云前辈对面

  “今日歇着,不练了”

  颜以清疑惑的看着他,却沉思了片刻“罂粟呢,她这两日可来你这里了”

  云前辈喝了口茶,笑了笑“原来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那丫头的”

  “没有,她没有来我这里拿令牌,便问问”

  “还不承认,我早就看出来你喜欢那丫头”

  颜以清手中的茶杯停在了空中,只是片刻,便又喝起了茶,云前辈递给了他一样东西,是那块玉佩,上面有朵罂粟花,他那日便说,这般粗糙的玉件有人稀罕。

  “给你,她做的,你那天把你在我这里做的第一块玉佩给了她,我便也给你留了一块”

  颜以清接过那块玉佩,嘴角笑了笑“云前辈可以去做煤了”

  云前辈哈哈大笑“你别说,还真是可以”

  颜以清却悲伤道“有些人,从一开始便注定是你感动不了的”

  云前辈看了看他,像是能察觉到他的悲伤“我看的出来,那孩子看你的眼里有恨,不过,自古以来情字不由人”

  “我不多求”颜以清很严肃道

  “若无相欠,怎会相见”云前辈并不看颜以清,只是望向远方,重复呢喃道“相见或许就是为了还债”

  “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同意她在这里炼玉了”颜以清眼眸明亮,望了望远方

  “你自己的令牌被换了都装作不知道,我自然要满足她想留在这里炼玉的心愿”

  颜以清苦笑“看来,前辈什么都知道”

  云前辈的脸上多了些严肃“关于罂粟这丫头,我还真是不太清楚,她心里怎么想的,她有什么心事,我都猜不到”

  “前辈谦虚了,弟子们只要在你面前,干了什么事你都知道”

  云前辈瘪嘴看了看颜以清“你又抬举我这老头子了,老了”

  在炼玉阁待了许久,颜以清便离开了,他将那玉佩放入胸口,小心翼翼。

  罂粟吃了南烛给的药确实睡得很踏实,也没有在做梦,醒来后,身体却还是感觉无力。

  仅仅不到三日,自己便成了这般样子,有种命不久矣的感觉。她在心里想道,可是这一切是为什么呢,根本原因便是那几页武功心法,而那武功心法是云前辈的

  她突然眼睛里透出恐惧,面容沉重,加上本来便有些苍白,让人看了只觉得心疼,她突然想到,云前辈在炼玉阁待了几十年,虽有意隐藏自己的本事,却也是谨慎之人,如此强的功法怎会随意放在外衫里,还正好掉落在哪里,而那天自己去他院子里喝的茶有股味道,一开始自己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仔细想来,那味道,竟是一种催动功力的药,颜以清给她的书籍里有记载的,那药性长达三日三夜。

  罂粟想到这里,便起身去了炼玉阁。

  云前辈还是在那庭院的竹椅上躺着,罂粟看了看他,知道他并没有睡着,便走到他旁边,伸手便要去点他的穴道,手指将要触碰他的穴道时,一股力量将罂粟推开,罂粟并没有要与他打斗的意思,便随着那股力量退后了来。

  “丫头,来了”

  罂粟冷冷的笑了笑“看来你等我很久了”

  云前辈看着她的眼睛,便多少明白了些“看来,你确实很聪明”

  “前辈说笑了,我现在全身真力由不得自己,已然是一切都晚了”

  她时刻警惕着,像是一头猎豹一般,充满敌意

  “哈哈哈,丫头,不用这般防备着我”云前辈自是明白她现在的想法

  她邪魅一笑,“云前辈在我心里乃是光明磊落之人,却不成想做了这般小人之事”

  云前辈见她不依不饶,便知道她是来质问他的,不禁心里想道,这丫头倒是有胆量。

  “没错,功法是故意给你看的,那茶里确实被我放了催动真气的药物”

  “前辈这是何意呢”罂粟还是喊了他前辈,因为她总觉得他不至于是要害她

  “来,坐下说”云前辈向桌子那里走去,看了看罂粟,罂粟审视的看了看他,并没有离开原地,云前辈不禁笑了笑“我一个长辈还能杀了你”

  罂粟看他说话时眼神里确实坦坦荡荡,便坐在了那里,云前辈便倒茶便说道“听说过芙蓉并蒂吗”

  罂粟点头,她听说戏的说过,芙蓉并蒂相亲相爱相聘美。

  “那你可知当今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什么”云前辈脸色严肃,虽是有些许皱纹,却显得格外精神。

  罂粟摇头,其实她也略听过一二,只是不敢确定,只管听这位云前辈讲便是了。

  “芙蓉游”云前辈眼睛看向远方,像是在思考什么,很是沉重的说出了这句话。

  “芙蓉游?玉溪山是江湖上最厉害的门派,不是九凤游与双龙魄最厉害吗”罂粟很是平淡的说道

  云前辈看了看她,他知道这丫头已经练成了九凤游,也便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道“是啊,九凤游与双龙魄是玉溪山最厉害的两门功法,其实,九凤游双龙魄都属于芙蓉游”罂粟脸上多了些惊讶,怪不得她总觉得那几页功法很是熟悉,却又不是很懂。

  “九凤游双龙魄合为一体才是天下最厉害的功法,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当年,创立祖师将芙蓉游一分为二,也实属无奈”

  “有何无奈”罂粟问道

  云前辈笑着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她“芙蓉游只要练了,便无法收手,只能继续练下去,否则,将会真气紊乱,气尽衰竭而死”

  罂粟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你让我看的只是其中的几页,我现在没有继续练下去,所以会真气紊乱”她虽是淡淡的语气,却充满了疑问

  “没错”云前辈似笑非笑道“你现在只能进不能退”

  “为什么这样做,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云前辈笑了笑“我无欲无求,只是见你这孩子到也真是练武的料,便给了你这个机会”

  罂粟冷冷的笑了笑,一双明亮的眼睛看了看云前辈“前辈明说吧”

  “芙蓉并蒂的意思想必你是懂得,芙蓉游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是为二人同时习得之武,我要你与颜儿一起练芙蓉游”

  罂粟直直的看着他,嘴角邪笑,眼里满是轻蔑“颜以清让你这么做的”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练成了芙蓉游便是这世间功力最高的人”

  罂粟苦笑,她不知道是云前辈装傻还是真的不知道她是那么讨厌他,怎会与他一起练呢,虽说她很想练成芙蓉游,但是也不会的。

第五十五章:芙蓉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