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一世恩怨

  丁前辈看着她,沉默许久“罢了,我这些年在这盘龙峰也无人说话,便与你说说”

  “当年,我与他在赤炎海之外的镇上相见,我们二人皆是对彼此一见倾心,他与我说,要带着我云游四方,浪迹天涯,我乃是一届江湖女子,见他真诚,又那般体贴,便信以为真,后来,他说有要事要回归师门,其实他乃是已经有妻儿之人,后来,我被江湖人所耻笑,被骂狐狸精,皆是拜他所赐,后来,我便去报仇,害了她的妻子,而他与他妻子一起练了芙蓉游,本想着,她的妻子死了,他也会元气大伤,正好杀了他们,却没想,那女子临死之时,竟将功法全部传给了他,我与他打了一天一夜,终还是败了,后来我听说他来了玉溪山,甘愿将自己囚禁在炼玉阁一生一世,我便来找他报仇,我杀念太重,便被朱九云施了禁术,本想一死了之,可是想到还有松儿,朱九云让他在玉溪山修行,我便这般苟且的活着了”

  丁前辈说道最后,语气变得柔软,不再一开始那般愤愤,像是忆起了往事。

  “丁凝松是云前辈的孩子”?

  “不是,松儿是后来我被一个乡间农夫收留,与他的孩子”

  “既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前辈便可放下了”

  “放下?哈哈”

  “或许云前辈不是你所说这般,他也有他的苦衷”

  突然,丁前辈紧紧的盯着罂粟“你可有办法让我见他”

  “没有”罂粟直截了当的道,朱九云已经答应过几日便可让她离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丁前辈眼中露出不满的目光“你与水灵子可是好朋友,不管你有没有把她当做朋友,那孩子却很是在乎你,你就要离开玉溪山,谁也无法拿你怎样,你帮我见他,我便同意了松儿与水灵子的亲事”

  罂粟没想到他会拿自己儿子的亲事来与自己谈条件,水灵子待自己不薄,可是,既然她被朱九云施了禁术,私自放了出去,定是不行。

  或许是看到罂粟在犹豫,丁前辈又道“你放心,你给我解了禁术朱九云发现不了,这几年他看我一心修行,便没有管我那么多”

  “带你去可以,但是你不可以伤害云前辈,之后也不要再阻挡水灵子与丁凝松”

  “我答应你”她回答的直截了当,罂粟心想,看来,她这么多年,在这里,除了丁凝松便只有自己了,而自己过往的事又不便与儿子说,也着实是可怜,可是,这世间可怜之人太多了。

  当日夜间,罂粟便给丁前辈解了禁术,那禁术很弱,看来她说的没错,朱九云这几年看她渐渐放下执念,对她看管并不严,从盘龙峰离开后,罂粟便带她来到了炼玉阁,颜以清的令牌还在她这里,便放在凹槽中,丁前辈割破手指滴在凹槽中,门便开了。

  云前辈并不在洞中,罂粟便和丁前辈一起来到山洞后面的庭院中,罂粟注意到丁前辈脸色有些不对,那种感觉竟像是紧张。

  “云前辈”罂粟四下张望不见人,便喊道

  只见云前辈神色有些匆忙的走了过来“罂粟啊”话音刚落,他的目光便看到了罂粟身后的女子,虽已是青丝白发,容颜却依旧,云前辈脸上多少有些惊恐之色,更多的却像是欣慰。

  罂粟见二人并没有要打架的意思,或许再多的恩怨,随着时间流逝,也已经释然了吧,便道“云前辈,罂粟没有经你的同意便带丁前辈过来了,我知道这样不对,只是希望你们可以平心静气的好好聊一聊”

  见罂粟要走,云前辈道“罂粟,别走,没什么可回避的”

  罂粟看了看丁前辈,她的目光根本不在罂粟这里,罂粟便没有挪动脚步,或许云前辈希望自己在这里吧。

  “木莲,来坐这,有什么话慢慢说”云前辈示意他们坐下

  丁木莲倒也是很温和,一点与罂粟说话时的彪悍样子也没有

  “这么多年,不让我出盘龙峰,可是你的主意”丁木莲盯着他道

  “对,当年是我求师弟将你收留在盘龙峰的,外面太凶险,在玉溪山,终究是安全的”

  罂粟便想起了云前辈给自己讲的那个故事,祖师有一弟子,这位弟子有三个徒弟,其中一个与一女子练成了这芙蓉游,后来二人生出嫌隙,这女子将这弟子杀了,因芙蓉并蒂,这女子功力大减,并且真气逆转,如抽筋扒皮般痛苦,在调养的时候,被仇家给杀了,祖师的第二个弟子天生风流,却早早成了婚,与妻子练会了芙蓉游,他在外面惹得满是情债,终有一日,有人来寻仇,那仇家虽功力高深,却怎的也不会是他二人的对手,可是他在外面爱上的那个女子早就给她妻子下了慢性毒,她妻子在最后将毕生功力给了他,他才躲过了并蒂的痛,也对自己功力没有什么影响,本来只要有一人离开,另一人功力必将大减,其实那弟子早就想和外面那个女人浪迹天涯,他觉得那是他的爱情,因顾忌芙蓉游才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原来云前辈就是那第二个弟子,照他所说,他最爱的那个人便是现在他眼前之人,而朱九云便是他的师弟。

  “安全的?”丁木莲无奈的笑了笑,“我终是没能杀了你,活着便也只是苟活罢了”

  “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要杀我的结发妻子,我定是会护她”

  “哈哈”丁木莲笑道“可是,她还是被我给害死了”

  “木莲,事情都已过去了,你还有什么话都说出来,以后便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为什么骗我?你说你爱我,为什么却不愿跟我远走高飞”丁木莲语气有些发颤,像是这句话憋了很多年,终于说了出来,或许本就不愿再提起的问题,在这一刻,还是问了出来。

  “我本是风流之人,说的话如何能信,为了那至高无上的功法我自是不可能抛弃她”

  “芙蓉游,呵呵,芙蓉游,就是这功法让你不与我远走的是吗”丁木莲眼中本是温情,如今却满是失望之色,想是她期待已久的想见,依然令她失望了“好,既然这样,那你就是欠我的,今天我便要与你决一死战”

  罂粟一惊,立刻走到丁木莲身侧“前辈,你答应我的,不许伤害云前辈,你也不可这般自暴自弃,你还有丁凝松”

  一股力量将罂粟推开到几米之外,她毫无防备,丁木莲这些年功法极是深厚,罂粟转过头看时,丁木莲与云前辈已经打了起来,云前辈招招闪躲,丁木莲虽是步步紧逼却依然未伤及性命,如此这般深爱,却要这般折磨。

  “丁前辈,云前辈他是爱你的,他曾经与我说过,他一直想与你浪迹天涯,他最爱的人便是你,怎奈何,事事不尽人意”

  丁木莲听到后脸上神色有些许变化,她看着云石连“她说的可是真的”

  “真假已经不重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鲜血溅了一地,一把长剑刺穿了胸膛,手握剑的手有些颤抖,那少女脸上却是那般的坚定,罂粟第一次在她单纯的眼神中看到了冷漠与仇恨。

  “水灵子,你做什么”罂粟大喊,跑到丁木莲身边,此刻罂粟已经顾不上明白水灵子怎会在炼玉阁。

  丁木莲脸上愤怒的神色变得平静,期待的答案依然在等待着,云前辈抱住无力的她“木莲,木莲”慌乱之中,云前辈施展真气给她疗伤,却被她阻挡了“剑入肺腑,救不回来了,云哥哥,你回答我啊”

  那句云哥哥喊出后,罂粟看到云前辈的眼角竟有泪花,他抱紧她“她说的对,我这一生只爱过你一个人,却奈何,相见恨晚”

  长剑指向云前辈的脖颈,水灵子眼里全是愤怒,罂粟看向水灵子“水灵子,把剑放下,把剑放下”剑在颤抖中放了下来,云前辈却始终只看着丁木莲,头也没抬,丁木莲笑了笑“本想答应水灵子与松儿的亲事,看来,终又是孽缘”

  水灵子脸上现出惊讶,随后露出痛苦的神色,她只知道丁凝松的母亲居住在盘龙峰,却从未见过,为什么,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娘。

  直到丁木莲闭上眼睛,云前辈抱起她离开庭院,走到后院。

  水灵子手中的剑掉落在地,整个人跌倒在那里,那般瘦弱的女子,曾经罂粟以为她是世间最单纯的人,她的笑是那般美,眼睛是那般清澈,竟不成想,她的内心藏了那么多事。

  “罂粟姐姐”她无助的喊道

  罂粟扶起她,只见她眼神呆滞无光“为什么”罂粟问道,虽是疼惜水灵子,心中却也为丁木莲不平

  “我娘,我娘就是被这个坏女人害死的”

  罂粟神色紧张,眉头紧皱,水灵子的娘亲是云前辈的妻子,怪不得水灵子会出现在炼玉阁,而刚才她要杀云前辈无非是云前辈说的那些话,让她愤怒,为她娘愤怒。

  “我娘临死的时候想的都是我爹,忍者蚀骨之痛将毕生修为传给了他,只为了不让他承受芙蓉并蒂之苦,而现在他却再说他这一生只爱那个女人,可笑的是,她竟是丁师兄的娘亲”

  水灵子稚嫩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罂粟将她揽入怀中,她终于明白了水灵子的隐忍,不与任何人争抢,面对川羌的无理取闹依然选择退让,也明白了水灵子把了自己的脉搏便明白自己练了芙蓉游,原来她口中的爹就在玉溪山,便是云前辈。

第六十四章:一世恩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