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月流喜事

  宁流鹤看了看罂粟打开的冰戟的裂缝,转头对罂粟说道“爹要走了”

  他没有迟疑,转身要走,罂粟本能的抱住了他“爹,爹”她不敢说什么,她不能说什么,只是一直喊着“爹,爹”

  “粟儿,虽然我们一直都不提及,但是,爹今天还是要说,爹已经不怪你了,是爹错了,让你吃了这么多苦,粟儿,放下执念”

  不等罂粟说什么,宁流鹤便直接走向冰戟,罂粟与若宇直直的看着冰戟的裂缝,眼睛眨都没眨,直到裂缝消失。

  她身子极其弱,或许是太过难过,她瘫倒在地上,若宇急忙走过来扶住了她“罂粟”

  罂粟看向若宇,她的眼中充满期待“若宇哥哥,你说,爹会把娘带回来吗,若是,爹也回不来了,我是不是又害了爹”

  若宇看她如此伤心,虽然他不知道罂粟小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她的痛苦,比自己还要难过。

  宁流鹤进了冰戟,冰戟是神物,有通往过往,带回已死之人的神力,只是冰戟里面究竟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罂粟不知自己是何时入睡的,她醒来时,只见若宇哥哥坐在她旁边,一把折扇支撑着脑袋,似睡似醒。她轻轻的动了动身,若宇便睁开了双眸,对她笑道“醒了”

  她也对他笑“有哥哥在身边真好”

  月流的春天像是比别处来的更快些,树木全都泛了绿,花儿也都开了,每年这个时候的月流都是最美的,在仙气缭绕中,一片生机盎然,动物们也都争相出来吸收灵气,山上源源不断的泉水也像是更加响亮了,后山的罂粟花也开满了整座山,她不知道是因为月流有罂粟花,才会给她取名罂粟还是给她取名罂粟,才在后山种满了罂粟花,她也不知去问谁,因为爹娘都不在身边,不觉间,已过去一月有余了,罂粟每天除了与若宇在院中花海亭阁中伴着鸟鸣下下棋,便是与若宇去月流镇的酒馆喝些酒,都说酒是消愁的,她也不知自己有何愁,除此之外,她每天都要去的地方便是长崮山,她是横公后人,世间唯一可以打开冰戟的人,她想去看看冰戟有没有变化,爹是否安好,她每天都试图是感应,可都是徒劳,看见冰戟发着蓝光,她便知道至少爹没有危险。这一个月里,月流倒是也发生了一件喜事,那便是月流二公子若泉的夫人生了对龙凤胎,若泉性子总是像孩子般,这下自己有了孩子,兴许会稳重些。罂粟便在月流镇将自己在玉溪山做的各种药丸与一位年老道士做了交换,换了一对平安铃铛,送给这两个娃娃,听那道士说,这对平安铃铛可是当年天上的神仙来人间历劫时不小心掉在报恩寺的,说起报恩寺,罂粟又不免想起了玉衡,他可就是报恩寺的人。这是月流下一辈的出生的第一对孩子,竟还是个龙凤胎,若峰虽然还没有孩儿,却也是极其喜爱孩子,便月流可使月流镇的人随意出入三日,人人可来贺喜。

  这日,院中,两个愁眉紧皱的人,沉默良久,男子与女子各一身白衣,离远了看,像是一对曼妙佳人,近了看才知乃是一男一女,乃是兄妹。

  只见若宇摇头沉思“今日这棋局真是分不出胜负了,妹妹棋艺见长啊”

  罂粟笑道“日日与哥哥下棋,不见长便是脑瓜不灵光了”

  “再来一局,你定是赢不了哥哥了”若宇说罢,便收拾旗子

  罂粟看他那不服输的样子,笑的很是开心,这般的时光,真是怎么都不够

  自从宁流鹤进入冰戟后,秦艽便一直跟在罂粟身边,罂粟远远的便看到他走来,待走近后,秦艽道“小姐,外面有一来为小公子小姐贺喜的人说是要见你”

  罂粟随口而出“不见”她在月流很少出去,哪认识什么人。

  “那人死活就是不走,说必须见你”

  秦艽话刚一出口,罂粟放下手中的棋有些疑惑的看向他“究竟是何人,这般难缠”

  “是一出家人”

  罂粟在心中想道,出家人,难不成是玉衡,可是,他不是带发修行吗

  若宇本没有在意,本以为是哪个仰慕月流大小姐的容貌而来的人,听秦艽这般说,他便想起了罂粟头上戴的佛字金簪。

  “让他进来吧”罂粟对秦艽道

  “看来,今日的棋局就下到这儿了”若宇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像是很委屈道

  罂粟看他那般娇态,无奈的笑了笑,若宇便站起身来“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打扰妹妹接待客人了”

  “哥哥慢走”

  若宇便转身走出庭院,走到靠近门口处与进来的玉衡擦肩而过,他的眼角虽是并没有看玉衡,却仅凭余光将玉衡记在了心里。

  若宇刚走出罂粟的庭院,看了一眼门口的秦艽,眼中极是严肃,没有一点刚才与罂粟在一起的娇态,俨然一副男子汉的威严,他话语极其利落干脆“秦艽,去查这个人的来历,要快”

  秦艽在月流久了自是明白,若宇若是这般严肃,定是很重要的事,便急忙去办了。

  玉衡刚走进去看见罂粟,便满脸笑意道“刚才出去的可是三公子”

  罂粟见走来的果真是玉衡,也便正如自己所想,只是玉衡不是带发修行吗,怎的,才几月不见,便剃了发,不过就算剃了发还是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

  罂粟点头,随后便坐了下来,玉衡好歹是客,罂粟便给他倒了杯茶水,玉衡倒也是不客气,还没等罂粟说什么,便拿起茶杯喝起水来。

  喝完了水,只见玉衡满脸惊讶却又极其小心生怕别人听见的对罂粟小声说道“你不是孤儿吗,怎么成了月流的大小姐了,我是来救你的,敢冒充月流的大小姐你还真是不要命了”

  罂粟见他那般神情如此认真,说的好像自己真的是假冒别人一般,不禁笑出了声“玉衡,我没有冒充,若宇就是我的哥哥”她没有说月流,而只是提起若宇就是她的哥哥。

  玉衡一脸质疑的样子,随即仔细看了看罂粟,又回头看了看刚才若宇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的道“你和三公子长得还真是有点像,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就是月流的大小姐”

  罂粟不愿意再跟他说这些,只是道“你来月流做什么”

  玉衡像是想起了自己的正事“这不,大公子,不对,是月流新主人若峰的孩儿大家都前来祝贺,我便也凑个热闹,这月流镇我倒是熟悉,可是这月流仙境我还真是第一次来”

  罂粟想起来上次见玉衡就是在月流镇,这个人整日还真是神出鬼没,不过为大哥的孩儿庆祝几乎是所有人都可以来这月流仙境,这几日,外面很是热闹,越是这样,她便很少出去,整日待在自己的院中。

  罂粟看着玉衡,好像是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了,便道“然后你就看到月流镇的画像,知道我在这里,便来找我了”

  玉衡笑了笑,剃了发的他显得整个人更加精神了,五官更加立体,俨然一个五官端正的的小生,若是不是出家人,定是迷了不少少女。

  “说的没错,来看看老朋友”

  罂粟浅笑,自己何时成了他的老朋友了。

  玉衡像是能看明白她心中所想一般,便又道“你可别否认,在玉溪山上咱们便相识,后来你又救过我,我早已把你当成了恩人”

  罂粟自知玉衡若是想缠着一个人,那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便不与他说那么多,只是道“好,既然你是我的朋友,那我便好生招待你,等下我让人带你去月流的云苑去住,在那里,可以看月流最美的景色”

  玉衡笑得极是开心“我很满意”说罢,他便站起身来,对罂粟道“我先去看下那对孩子,明日我再来找你”

  说罢,便离开了,罂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心想道,玉衡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风渊池四季如春,月流的动物们都喜欢待在这里,一是这里灵气旺盛,二是这里就像是他们的乐园,自然,灵猫也是每日待在这里,此刻,他刚吃饱了风渊池里的鱼,坐在罂粟身旁,罂粟看着空中的圆月,还有满天的星辰,被一旁吧唧嘴的灵猫将思绪喊了回来,她有些嫌弃道

  “灵猫,看你那肚皮鼓鼓的,少吃点”

  灵猫撅起了小嘴“若宇好不容易让我放开吃一次,就被你看见了”

  罂粟将他嘴角的鱼鳞给他拂去,说道

  “劝君不吃三月鱼,万千鱼籽在腹中,你若是想以后多吃鱼呢,现在就要少吃”

  灵猫哼了一声,便又点了点头,他自是明白这个道理,便又看了看罂粟

  “这么晚了,你不休息,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睡不着”她眉目低垂,像是有心事般。

  灵猫便开始了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询问道

  “若说以前你有心事也就罢了,现在整个月流都是你的,你有家,有人疼有人爱,还有什么心事”

  罂粟看了他一眼,虽是很嫌弃,却又像是想找个陪伴的人。

  “灵猫,你是灵兽,在这世上这么多年,是不是早就看透了一切”也不等灵猫答话,她便又说道“我不知道自己亲眼所见是真是假,真相是什么”

  灵猫在她身旁,看她如此伤心,只好叹了叹气“世间本就没有真假对错,那只是人们评价事物的标准罢了”

  “看来,灵猫懂得越发多了”

  若宇走了过来,坐在灵猫身侧,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灵猫顺势在他身上蹭了蹭。

  

第七十一章:月流喜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