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附子

  “交给我?”她完全没有想到若宇会这般说

  这边,若宇便又开始装成一副可怜的样子“妹妹你也知道,大哥二哥他们从不过问月流镇的事,这些年只有我去那里,那附子老道人在月流镇好些年了,他曾与我有恩,当年我才十五岁,便许了他可以任意带人来月流镇,这些年,他倒是本本分分,谁料,这次他带来的是我月流镇也不能留的人”

  罂粟听若宇这般说,便好奇了起来,坐在若宇身侧“哥哥,他带来的是何人,月流镇不是世间修道人,凡人,精灵兽类,就连妖魔都能容的吗”

  “没错,月流镇确实各异的人都有,但是月流镇是有规矩的,凡是在外面惹是生非的人月流镇一概不收,说到底月流镇不过是一些自由散漫的人”说到这,若宇的神色开始变得沉重起来“附子带来的这个人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知是何原因他杀了玉溪山的弟子,这些于我来说都无碍,我月流镇不问世间对错,可以容他,可是,这个人的耳后有一个火红的赤字,我便容不得他了,娘是横公后人,当年横公便是封印赤炎兽而魂飞魄散,我一直有注意这些,赤炎兽本应好好的在赤炎海底,如今看来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罂粟听到若宇说道赤炎海,她已经听很多人提到这个地方了,南烛说过,玉衡也说过,就连说书的人也在说,难道便是因为这赤炎兽。

  “哥哥怀疑那个人是赤炎兽派的人”

  “没错,可是若是赤炎兽解除了封印,怎会没有一点动静呢,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有心之人将赤炎兽的魂魄引到了自己身上,可是,谁有这么大的功力能够与赤炎兽合二为一呢?想必牡荆姑娘也不知”若宇说着,满脸的困惑。

  “既然那个人定不能留在月流镇,那我便替哥哥把这件事解决了,定也不会得罪附子老道人”

  罂粟很轻松的说道,像是游刃有余般,若宇看向她“还有,那个人不但不能留在月流镇,还必须死,不能死在月流镇”

  “大恶之人,杀之”罂粟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她看向若宇,她知道哥哥有种自己不能杀之而后快的无奈。

  “哥哥,你这几天也累坏了,好好休息,我去下大哥那里便去月流镇”

  若宇看着她,轻轻笑了笑,罂粟转身便要离开,只听得若宇道“罂粟,那人杀了玉溪山的弟子,现在玉溪山的人也在来月流镇的路上”

  罂粟转身,眼中有些惊讶“哥哥,可知来的是何人”

  只见若宇摇了摇头“不知”

  罂粟神色立即回到刚才那般,笑了笑,便离开了。

  罂粟走后,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你竟然骗罂粟”

  灵猫凑到若宇身边,若宇如往常般轻轻摸了摸他的头“若是我告诉她来的人是颜以清,她定不会去”

  “那便去了不见他就是”

  若宇看了看灵猫,无奈的笑了笑“玉溪山的人来了定是来要那人的,我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至少这件事我与玉溪山的人是一致的,罂粟去解决这件事,至少免了月流与玉溪山的争执”若宇顿了顿,又说道“妹妹在月流,心中所念之人,便也是他吧”

  他说罢,看了看灵猫,像是在问灵猫自己所说究竟是对是错,只见灵猫像是赞许,随后便又道“若宇哥哥,那日在风渊池,罂粟与我说,她最大的幸福便是待在月流,与你相伴”

  若宇听到灵猫这般说,神色变得很难看,心中不免颤了颤,随后嘴角微微笑了笑,他本以为罂粟虽是接受了他这个哥哥,却还是不能真正原谅他这么多年才找到她,没想到,她心中的哥哥是那般的重要,看灵猫说的认真,自己却将她推向颜以清,不过,却是妹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罂粟心中若并不那般想,或许会怨自己吧。

  月流镇的清晨格外的安静,这里的人生活习惯就是这般,罂粟走在街上,只有几家卖早点的,她走去的方向是若宇在月流镇的居处,据灵猫今天早上所说,甘牛在那里等她。

  果真,一进门便看到那人躺在那亭子里小憩,桌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罂粟喊了他一声,却不见答话,她便拿起袖中自己练的拉肚子的药丸,直接弹向他的嘴中,只见那小小药丸弹射处长长的弧线,在将要落入甘牛口中的时候只见他身子一侧,便掉落在地了。

  “你怎么这般恶毒,喂我毒药”

  罂粟看他那般理直气壮的样子,只是道“你不是躲开了吗”

  见罂粟这般不在意,甘牛从楼上走了下来“为了在这等你,我连觉都没睡,困死了”

  罂粟笑了笑,随意道“玉溪山的人呢”

  甘牛也不再是一副抱怨的样子,认真了起来“我安排他们住在客栈了,走吧,我带你去”

  罂粟看了看他,便同甘牛一起去往紧挨着月流镇唯一一家酒馆的客栈,罂粟心中却也有疑惑,来的人究竟是何人,可与她相识,只是来拿个人,想是普通的山中弟子,自己或许不认识。回过神,便紧跟着甘牛,发现甘牛时不时的看自己一眼,罂粟或许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道“有什么便说”

  甘牛看她有些凶凶的样子,自己又不能得罪她,便只是道“你想好怎么办了吗,附子那老道人可不会轻易给人的,玉溪山的人也是势在必得”

  “若是玉溪山的人有本事,大可以直接去找附子要人”

  甘牛骄傲的笑了笑“这你就不懂了吧,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这里是月流镇,玉溪山的人若是在这里打闹,传出去丢的是玉溪山的人,月流镇是若宇的,他们定是找若宇要人”

  罂粟看他那般得意,便看着他笑了笑“我看你长得一脸奸人的模样,不如,你充当了那人被他们带走,岂不是什么事都解决了”

  甘牛白了她一眼,继续向前走去,快走到客栈时,罂粟突然问道“甘牛,附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问他干嘛,不要想着去说服他,那就是个怪人”甘牛说罢便又继续向前走去,罂粟将他的话在脑子里过了遍,看着甘牛急忙的步伐,便跟了上去。

  店小二看到罂粟,喊了声大小姐,知道她与甘牛同行,便不多问,他们径直走上二楼。

  屋中只有一人,在那里拿了一块白色的布条在擦拭她的剑,听到脚步声,便向外看去,他的眼中倒是没有惊讶,只是有一点点喜悦“罂粟”

  丁凝松喊道

  罂粟对他笑“原来是你来月流了”

  丁凝松示意他们坐,甘牛与罂粟坐在丁凝松对面

  “你在月流可还好”话刚说出口,丁凝松便觉得自己的话明显是多余的,用眼看便能看出罂粟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他有听说,罂粟现在是月流的大小姐,便又说道“想必你在这里过得很好”

  罂粟看他像是自言自语道,实在是令人想笑,她点了点头,看到丁凝松便想起了水灵子“水灵子她还好吗”

  “云前辈刚离开的那段日子她整日不出门,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罂粟脸上的笑意也消了,云前辈,云前辈已经离开几个月了。

  见罂粟不开心,丁凝松便道“看我,一见面说了些不开心的,咱们说一下这次的事吧”

  其实罂粟看到屋中的人是丁凝松时,心里轻松了许多,她知道,丁凝松为人善良,自己又与他相识,这件事便好办多了。

  罂粟道“那人为何杀了玉溪山的弟子”

  丁凝松听到这似乎很生气“那人冲着枯草峰去的,不知他要找什么,被弟子发现,打斗时,杀了师弟”

  罂粟见他难过,自己也曾是玉溪山弟子,心中不免也很伤感。

  甘牛听着倒觉得很是平常,江湖上,打斗中死伤一个人不是很寻常的事,也不顾他们说什么,便道“这般说,你们玉溪山也不知那人是为何去你枯草峰”?

  丁凝松摇头,甘牛像泄了气般,看来还是得去附子那里找到那人才行。

  具体了解了丁凝松所说的玉溪山的情况,最后丁凝松又转变了语气说道,朱九云出关以后,发现罂粟已不在玉溪山上,并没有问缘由,只是感慨,可是,风玉师叔日日去盘龙峰,掌门都未曾见他。罂粟听后,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不是悲伤,亦不是喜悦。

  过了一会,罂粟与甘牛便离开了,走在路上,甘牛到没有来时那般轻快的步伐了,脸上也不再有笑容。

  “怎么,你不愿意去”罂粟询问他

  甘牛只是叹了叹气“谁愿意去对一个老古董讲话呀”

  罂粟心想道看来附子这个人很难相处,不过,总要去领教领教,她看了一眼甘牛“你不愿意去就算了”

  甘牛叹了叹气“我是不愿意去,不过呢,为了若宇,还是陪你去”

  罂粟看他那般样子,苦笑了下,这人还真是对若宇哥哥惟命是从,甘牛倒也不算是个坏人,想着,便笑了笑。

  来到附子的住处,倒与罂粟所想一样,一处院落,院中种了些花,格外清净,门是开着的,所以甘牛与罂粟便直接走了进来,附子果真一身道士的装扮,坐在院中,怀里抱了只狐狸,正在那里喂狐狸吃食,看那神情,倒是无欲无求,看淡世间。

第七十三章:附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