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同行

  罂粟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言语,一旁的颜以清看到她点头,眉头皱了皱,嘴中轻声呢喃道,“你不该去的”

  丁凝松突然眼中像是有光一般“罂粟,我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想做你的马车,只是我的骏马便无人骑了,你能否骑我的马,让我做马车”

  罂粟有些疑惑,随即见丁凝松脸上很难受的样子,便走下马车“你去车上好好歇歇吧”

  罂粟看来,虽说突然,却也相信丁凝松,若是玉衡这般,她定是不信的。

  这时,只见玉衡看罂粟答应了丁凝松,丁凝松还对着骄傲的看了看,急忙道“你会骑马吗”

  罂粟看了看他,直接跃到马上,玉衡想说什么便也没有说出口,自己非要跟人家得瑟,这能怨谁呢。

  马车开始走动,玉衡脸色难看,看了眼秦艽“你不担心她啊,你坐马车让她去骑马”

  秦艽面色严肃,嘴角微微动了动“我是要保护她,但是她的所有决定我都不会干涉”

  玉衡白了白他,很是无奈,闭上了眼睛,面前这两个人他谁都不想看见,却不成想,他们二人倒聊起了武艺。

  秦艽操作着马车,只见马车飞奔,很快便将他们二人落在后面。

  “为什么要去无影山”

  颜以清思量许久,还是问出了这句话,他承认看到她要去无影山心中兴奋,可是,他却不希望她去。

  “这是我们月流的事,只是此刻,月流与玉溪山要做的事一样而已”她话语极为坚定决绝,直接让颜以清无法再问下去。

  颜以清苦笑,是啊,她现在代表的是月流,他是无法过问月流的事,他更知道,她不想让他继续问下去。直接将她与他以月流与玉溪山隔开,毫不关联,各做其事。

  颜以清眼波微动,眉毛微扬,随即嘴角露出微笑“走吧”

  二人骑马奔驰而去,早已不见马车踪影,一路上丛林茂盛,绿意盎然,四月间,天气已暖,整个大地都开始姹紫嫣红,随着向西边一直前进,路上多了很多人,已不像在月流镇周边,人烟荒芜。

  随着林间小路上人渐渐多了起来,马儿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路上有许多孩子在打闹,头上戴着新春的柳枝编成的帽子,手里拿着柳条,像是在玩捉迷藏,也有许多老人手里都提着一个竹篮,篮子里是一些竹笋与菌菇,想必是去林中采得食物。

  罂粟不免想道,这附近定是有一个村子,看他们这般其乐融融的样子,脸上不觉间便洋溢起了笑容。

  再往前走,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被一个瘦弱的女子搀扶着,与刚才那幅老人说说笑笑孩子打打闹闹的景象显得格格不入,颜以清与罂粟看到那二人,相互看了看,只见那男子的一条腿像是受了伤,无法行走,那女子极为瘦小,从背后便能看出她搀扶着那男子有多么吃力,马儿走到她们身旁时,罂粟便看到了那女子额头冒出的细微的汗珠,突然,便心生了好奇与怜悯。

  “你们,你们是要去哪”她拉住马儿的缰绳,询问到

  只见那女子抬头看了看她,声音中有些喘息“我们要去前面的小王庄,我丈夫在林中捉野兔,不小心把腿给摔伤了”

  罂粟听闻,一跃而下,从马上跳了下来,倒是有些惊到了那对夫妇,她看了看那人的腿,应是骨头错位了,正要去给他扶正,只见有一只手比他快了一步,有力的抓住了那条腿,只是轻轻一动,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那骨头便归位了,罂粟看了看颜以清,他就在她身侧,他极认真的为这人归位骨头,罂粟能看到他的侧脸那般棱角分明,认真的样子倒是更显得他有魅力。

  颜以清让那人试着走一下,只见那人脚轻轻的着地,一点点的试着用力,突然,一阵喊声,身旁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只见他嘴里疼的直说出了一个字“疼”

  颜以清便撕开他受伤部位的裤子,只见几个细小的针孔出现在眼前,应是林中猎人放的银针,这人也真是倒霉,直接就摔在了那银针上面,不过还好,银针无毒。

  “你的腿上有银针,不过无毒,现在只能歇上几天才能走路”

  颜以清轻声说道

  只见那女子像是看出来他们不是一般人,急忙说道“谢谢你们,谢谢”

  看那女子很是疲累,只见颜以清道“这匹马给你们,带着他走吧”

  女子脸上现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便说道“二位真是好人,谢谢你们”说着她便弯下腰对着他们鞠躬。

  这二人骑上马,便离开了,罂粟看了看颜以清,马儿给了他们,他们要怎么走,只见颜以清轻轻一跃,骑到了马上,他脸上有些微笑,伸出白皙的手,看向罂粟

  罂粟看了看他,眼中有些不悦,可是,这条路上可是没有什么代步工具,她从颜以清的眼中也能明白,他在告诉她,只能这般二人同骑一匹马了。

  迟疑了片刻,罂粟抓住他的手,轻功一跃,便骑到了马上,她坐在颜以清的前面,脸上微微泛红,这般与他近距离,她有些不自在,觉得脸上热热的,不过,他看不见她的任何表情,只能听见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颜以清抓紧缰绳,轻声道“抓紧了”

  那马儿倒是匹好马,速度如风般,向前驶去。

  大概有一柱香的时间,已走出数十里,见前方有一个村庄,村庄的入口处有一个破烂的牌子,应是常年风吹日晒无人管理才会如此,上面的字迹倒是工整严谨,极是大气。

  “小王庄”罂粟轻声道,她好像听刚才路上的老人说起过,这是她们的家,可是,从刚才行过的那片竹林到这里有数十里,那些老人每天都走那么远去竹林采吃的吗?还有那些孩童,也都在那边。

  她往后看了看颜以清,只见颜以清点了点头,她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不喜欢这样,自己能明白他心中所想,他却也总能洞察她的心思。

  罂粟与颜以清下了马,向这个庄子走去,刚走进去,罂粟便发现,这个村子很奇怪,有老人,有孩子,却没有青年人,突然,听见极有力的步伐向这边走来,抬眼望去,罂粟的眼中由惊讶变的平淡“秦艽”

  秦艽走了过来,身后的玉衡与丁凝松也向这边走来,只见玉衡道“你们的速度倒也不慢”

  “你们在这干嘛,怎不继续前进”罂粟有些疑惑

  秦艽走近,轻声在她耳侧说道“这个村子不正常,我怕你会留在这里”

  秦艽嘴里的那句怕你多管闲事没有说出口,他知道她走到这里,定会发现异常,留在这里,所以他选择在这里等她。

  “可有什么发现”

  秦艽摇头,“就是什么发现都没有,才奇怪”

  这时,只见一对年迈的夫妻,手里拿着从竹林采来的食物向这边走来,颜以清走上前去“老人家,我想问一下,这村子里有客栈吗”

  那位年迈的婆婆很和蔼的说道“没有,这村子里都是自己的家”

  “我们一行人行路累了,可否讨碗水喝”

  那对夫妻倒是热情“虽是不富裕,喝点水还是有的”说罢,便向住的地方走去,几人便跟在后面。

  这个村子虽是都是老人与孩子,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小,不但不小,而且村子很大,有三十几户人家,住的极是密集,走到一间还算崭新的院落处,那对夫妻停了下来“进来吧”

  几人四下看了看,便走进了院中,与寻常人家一样,院中种了些菜,其他便没有什么了。

  那婆婆让他们坐在院中,老伯去给他们烧茶,婆婆温和的说道“你们在这稍等”

  见婆婆要走,丁凝松嘴里却留不住话了,只是道,“婆婆,这个村子怎么不见年轻人啊”

  颜以清听到丁凝松这般问,眼角的余光看向婆婆,从一个人的神态是能看明白很多事情的。

  婆婆倒是不慌不忙“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去香山镇了,那里繁华”

  香山镇是离这个村子有三十公里的一个小镇,镇虽小,经历却很繁荣,那里的每户人家都穿锦缎,住大院子,用仆人。

  玉衡是知道的,香山镇是个好地方,他去过那里,确实是人人向往的地方。

  只见玉衡看到罂粟疑惑的神色,笑道“罂粟,婆婆说的不假,那里确实是个好地方”

  见玉衡竟也这般说,罂粟看向婆婆微微点了点头。

  丁凝松也便不再问了。

  喝了些茶水,在院中便能听见外面孩子们玩笑的声音,老人们也都在忙着做晚饭,家家户户冒起了炊烟,这里瞬间便觉得不再那般诡异,罂粟看向一旁的颜以清“应是我们多疑了,咱们继续赶路吧”

  颜以清有些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好,凝松出去了,等他回来咱们就继续赶路”

  罂粟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些许疑惑,可是,并没有什么具体事宜。

  忽听得院外有急促的脚步声,稍微有功力的人便听的出来,来人很是慌张,罂粟与颜以清迅速站起,看到的却是急急忙忙的丁凝松。

  正要问起他,只见他伸出手臂,手上是一块玉佩,极是精美细致,晶莹透亮。

  罂粟认得,这是玉溪山的玉,云前辈曾经说过,自元朝之后,玉器多以粗犷豪放为主,只有他做的玉器是极细致的,可是这块玉器明显是女孩子家的饰品,不像是丁凝松的,只见他有些喘气的说道“这是水灵子的玉佩”

第八十一章:同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