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过往之事

  魅儿轻轻一笑“哪里是我功力不浅,你被点的穴道,一般功力的人一个时辰便可破开。”

  玉衡听在心里,脸上却很是难看,他生气自己现在就如同一个凡人一般,这般被人欺负。就连一个小孩童都嘲笑起来了自己。正当生气之时,魅儿将饭菜递到玉衡面前,说道“这是罂粟姐姐让我给你送来的,你快吃吧”

  听到魅儿嘴中说起罂粟,玉衡眼中不再那般生无可恋“罂粟?她在哪”

  魅儿眼珠转了转“这我不能跟你说,你吃了饭菜要不离开,要不就在这里等她吧”

  玉衡叹了叹气“是不是南烛将她带走的”

  魅儿点了点头,目光便又看向玉衡手中的曼珠沙华,见她看的认真,玉衡低头也不知嘴里嘟囔了些什么,手一伸,那曼珠沙华便在魅儿手中了,玉衡知道她定高兴,也不看她,拿起她带来的饭菜,虽是饿坏了,却也不急,坐在地上细嚼慢咽了起来。

  魅儿看到那花便在自己手中,像是一个人一般动来动去,脸上满是笑容,她坐在玉衡旁边,不时的看了看玉衡,倒是玉衡这般的人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小丫头,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她有些迟疑

  “想问什么就问,看在你来给我送饭,我便回答你”

  魅儿终究是个孩子,听到玉衡这般说,满脸的兴奋,一点都遮挡不住“这花可有名字”

  “有,它叫曼陀罗华”

  “曼陀罗华”魅儿轻声道“我听过曼珠沙华,那是生长在地狱的花,鲜红如血,可我不知还有白色的”

  “你知道的是对的,不过曼陀罗华是佛家之花,有一北斗星自称曼陀罗使者,他手中执此花。”

  魅儿听的很是认真,一点都不质疑玉衡,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盯着玉衡,听他讲这曼陀罗华。

  “那这般说,你便是那位曼陀罗使者?”

  玉衡急忙做出嘘的样子“不要说出来,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魅儿高兴的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小丫头”玉衡吃饱了饭,倒是心情不错。

  “魅儿”

  “魅儿,你能帮我一个忙吗”玉衡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什么忙,你说说看”魅儿虽是十来岁的孩子,却也俨然被二夫人调教的乖巧懂事。

  “你等下见了那位罂粟姐姐,帮我带句话”

  “你说,你要我带什么话”

  玉衡见魅儿说的爽快,脸上满是喜色“你就说,我不知怎么了,一直昏迷不醒,让她赶快来看看我”

  魅儿听后有些迟疑,她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玉衡,心中不禁想道这人竟是要骗罂粟姐姐,还没等魅儿说些什么,玉衡便又道“我找她有急事,只好这样说了,你放心,我与她是好朋友,不会害她的”玉衡像是看出了魅儿的心思,这般一说,魅儿便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碗筷,有些不舍的将曼陀罗华递给玉衡,便回去了。

  魅儿回到竹屋太阳已经落山,院中只有二夫人在那里在磨谷子,她看到魅儿回来,便问了问“可将饭菜送到了”

  魅儿并不看她,只是轻轻说道“送到了”

  “那就好,去歇着吧”二夫人很是和蔼,可是魅儿缺像是害怕她一般。

  她正要离开,却还是问了句“师父,师兄呢”

  “他与罂粟姑娘出去了”

  “奥”魅儿说完便回屋了。

  天刚微微黑,湖边的人却不见少,有些老夫老妻,满头白发,却互相扶持着在那里看湖中的鱼儿,有些年轻人,脸上满是笑容,眼中满是情谊,还有许多孩童在跑来跑去的捉迷藏,罂粟与南烛在这里走着,罂粟不免感慨道“这般景象,可见世人过的幸福”

  “是啊,人这一生所求,其实很简单”南烛看到这般景象也不免感慨。

  “南烛,你有了娘,以后在这里生活,定是日日都会很开心”

  南烛脸上的喜悦淡了许多,他看向罂粟“恐怕一切不能如愿”

  罂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林易烟兄妹奉了风玉之命正在找他。

  “南烛,你有没有想过,将一切与风玉师叔说明白,或许”

  南烛打断了罂粟的话“没有或许,我带娘离开玉溪山时,正是他要将我与娘杀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

  罂粟眼中多了些恐惧,风玉竟然要杀了他们,那可是他的妻儿啊。

  南烛一直没有告诉她,或是怕她担心他,而此刻,她看到南烛的眼中的悲伤如同星河一般宽广,她细小的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她希望在他最难过的时候她可以给他一些温暖,南烛将头转向别处,不去看罂粟,他那双有力的手却紧紧的攥住她的小手,那是他力量的来源,是他心中的温暖与希望。或许当初她被迫离开玉溪山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这些,但是现在却是那般真心实意的想将此刻停留,一直停留。

  过了许久,湖边的人渐渐散去,南烛的声音有些沉重“罂粟,还记得我在谷芽峰与你说过的话吗”

  罂粟点头

  “我可以保护你,给你一个家,虽然不能像在玉溪山时那般安稳,可是,只要你愿意,我便会尽全力给你一个幸福的地方”

  而此刻,她的耳边响起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粟儿,我喜欢你”

  她最害怕的那几个字,从哪个人的嘴中说出,因为她知道,他的喜欢于彼此来说是折磨。

  “南烛,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陪你渡过这段日子的”

  “罂粟,我不想听你这般逃避的说,我想听你的回答,上元节时,你说待明年的上元节便嫁给我,可是真心的”

  罂粟当然记得,她那时只想着取到冰戟便要离开,不想耽误南烛,当时不过随便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南烛却记在了心里。她没有想过,自己对南烛究竟是何心思,南烛那般高傲,音容相貌皆是女子所求,他待自己也是那般好,她不知道,不知道。

  “南烛,给我点时间”

  南烛脸上的神色不再那般凝重,微微笑了笑“好,我们回去吧”

  二人向竹院走去,湖水清澈,微风轻轻吹着,四月的天气温暖,吹在身上软绵绵的,极其舒服。看那远处的背影,好一对才子佳人,那般清秀美丽的姑娘,那般潇洒傲气的少年,两人有说有笑,两双手紧紧相握,不曾分开。

  回到竹院,罂粟刚回到屋内,便听见了敲门声,听那声音不像是外人,她打开屋门,只见魅儿小小的身躯站在那里,见罂粟开了门,她便笑着道“姐姐,可是要休息了”

  “没有,来,进来吧”

  魅儿走了进去,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罂粟从来到这里,看见魅儿便觉得好奇,便问了问“魅儿,你有心事?”

  只见魅儿摇了摇头“没有,我来找姐姐,是有事与你说”

  罂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想知道她要说些什么“今日姐姐让我去给那人送吃食”

  魅儿刚说起,罂粟突然便想起来自己竟然把玉衡给忘了,若是他知道了,不知道要怎样数落自己呢?

  “他不知是何原因,晕倒在地,我怎么喊都醒不来,我想将他拖来,可是他太重了,我拖不动”

  罂粟对魅儿并没有多疑,反倒是对玉衡有些愧疚,她说道“走,去看看他”

  她有些着急,刚走到院中,便停下了脚步,又问了问魅儿“饭菜他可吃了”

  魅儿点头“都吃了,吃过后便昏迷了”

  罂粟轻笑“魅儿,快去睡觉吧,姐姐累了,明日再去看他”

  罂粟说罢,便要回屋,魅儿便又问道“姐姐不担心他吗”

  “你明日早上再去给他送些吃食,他便好了”

  见罂粟并无要去的意思,魅儿也转身回屋了。

  第二日,吃过早饭,罂粟虽然知道玉衡在洪魅儿将自己骗去,却还是带了些吃食去看他,她可能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而南烛那般谨慎,是不会让玉衡来这里的,她总要去与玉衡说。

  刚走出门口,魅儿便追了过来,脸上比昨日,倒是红润了许多“魅儿,怎么了”

  “姐姐可是要去看那和尚”

  罂粟猛然笑了一下,心想若是玉衡听到了,定要与魅儿理论,他可不愿意别人称他是和尚。

  罂粟轻轻点头“对,我去看看他”

  魅儿伸手接过罂粟手中的竹筐“我与姐姐同去”

  见她已经拿过竹筐,罂粟便也没说什么,与她一起来到了玉衡处。

  玉衡远远的看到罂粟,脸上便露出了笑容,随着罂粟走近,那笑容愣是一点点消失,变的很不悦。

  罂粟自是看出来,他是在假装生气,生气自己将他一个人扔在了这里。见玉衡不看他,罂粟将竹筐里的饭菜摆在他面前,用鼻子轻轻嗅了嗅“真香”

  玉衡倒还是不看她,一脸严肃的神色。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

  玉衡坐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

  “魅儿,我们走吧”罂粟看向魅儿便向来时的路走去。

  “别走”玉衡这般见好就收的人直接喊到,“人家跟你发发牢骚,你就这般不耐烦了”他直接用手拿起一个馒头一口咬了一半,呜呜咽咽的说道。

  “慢点吃,别噎着”罂粟将水壶递给了他。

  “没想到你这般重色轻友”玉衡边吃还边说着,真是吃也挡不住他的嘴。

第八十五章:过往之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