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相救之恩

  罂粟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严肃“玉衡,我来是有事与你说”

  看罂粟那般认真的样子,玉衡看了看魅儿“小丫头,你过来”

  魅儿便很听话的走近来,玉衡折了曼陀罗华的一片花瓣递给了她“你喜欢它,这花瓣不枯,万年长盛,你可以与它说话,它都能听到”

  魅儿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喜悦“谢谢你,和尚”

  罂粟听到这和尚二字,不禁想笑,玉衡却没有生气,只是道“我不是和尚,我是一个道人”

  魅儿笑了笑“谢谢”随后看了看罂粟“姐姐,我去一旁等你”

  魅儿身子极轻快的便跑向别处了,玉衡像是有些不悦,声音沉沉的说道“你说吧,什么事”

  “玉衡,我答应你的事可能做不到了,我现在去不了无影山,我要留在南烛身边”

  她说时,玉衡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当初就不该与她来找南烛可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只见罂粟又说道“我知道你开了天眼,没有一点功力,我会传信给我若宇哥哥,让他派人来接你回月流的”

  “我是那般贪生怕死之人吗?”玉衡说的那般认真“南烛他犯了大不违的事,这是被江湖所不容的,你跟着他,太危险了。”

  “玉衡,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陪着他”

  玉衡脸上极其严肃,他现在没有一点功力,说再多也是无用,罂粟性子里的那般执拗不是他可以改变的,他只是不看她,也不言语。

  偌大的竹林显得那般安静,阳光稀稀拉拉的透过竹叶打在地上,像是一幅幅画出来的画面一般,一支长箭穿过,打破了这里的寂静。罂粟迅速站起身,眼睛四下看了看竹林的各个位置,只听见有很多人的脚步声,有人好像在说“这片竹林有古怪”

  而这声音是林易峰的。

  玉衡站起身,与罂粟向魅儿那边走去,魅儿自然也感觉到了有人,而现在他们不宜与他们对战,对方人多,而它们人少,林易峰又为人歹毒。

  三人正要向竹院走去,一人拦在了他们面前,长发飘在空中,虽是遮挡了面容,可罂粟还是一眼便看了出来,是林易烟,她那般看她凶狠的眼神一点都没有改变。

  罂粟看了看一旁的魅儿“去告诉师兄,快走”

  若是与林易烟在这里打下去,林易峰他们定然会找到南烛。

  魅儿那小丫头极其机灵,看到只有林易烟一人,便直接跑了,当然罂粟知道林易烟的目标只是她。

  “不好好在你的月流待着,又来纠缠南烛师兄”

  林易烟轻蔑的看向罂粟,听她这般说罂粟倒是好奇了,她可是奉了风玉之命来捉拿南烛的,听她这般说,不知是何心思。

  “林易烟,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却屡次害我,今日,你又这般与我为敌”

  “废话少说,今日我便杀了你”

  本是温柔大方稳重的一个人儿,如今却那般沉不住气,她手中一直拿着那把发光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罂粟打来,罂粟将玉衡推至一旁,她并没有拿出腰间的那把匕首,林易烟对付她的招式太过心急,她直接用九凤游以柔化燥,林易烟这般心急,用不了太久便会真气亏损,对付她这般人,定不能以刚碰刚。

  过了一阵,罂粟见林易烟真气有些不畅,便拿出匕首,一声清脆的响声,剑与剑之间摩擦,虽然林易烟真气不稳,却还是不能小瞧了她,她这么多年的功力很是扎实深厚,罂粟向后撤开,以九凤游第五层玄虚之力向林易烟打去,表面无任何波动,实则,震动肺腑,林易烟站在那里,脸色有些发白。

  林易烟看了看她,向竹林西面而去,罂粟看了看玉衡“可能跟上”

  “没问题”

  罂粟说了句“跟上我”便径直朝着林易烟离开的方向走去,就算不能杀了她,在没有弄清她是如何对待南烛这件事之前,便要尽力托住她,只有林易峰想必南烛可以应付。

  一直跑出竹林,竹林外便是那片湖水,湖边已经有很多的行人,林易烟继续向前走去,前面便是顺天府的大街,罂粟见这边人并不多,若是再往前追去,便会扰了人们,她使出真力飞步向前,拦在了林易烟面前。

  “你一心想要杀我,现在跑什么”

  只见林易烟笑了笑“我是要杀你,当然,我哥哥他也要找玉衡报仇”

  “卑鄙”罂粟有些愤怒的看了看她,转身去看玉衡有没有跟上自己,却被林易烟拦住,她想不明白玉衡何时得罪林易峰了。

  看来林易烟是非要拦着她了,她一个回头,手中的匕首刺向林易烟,林易烟闪过身去,却一点也不示弱,罂粟的匕首极快的划过她的下腋,林易烟的衣服被划出了一道裂缝,只见林易烟拜了下风,眼中多了些凶狠,剑锋飞转,快的看不出方向,她一个翻身越到罂粟身侧,那磨的发亮的剑离罂粟的脖颈只有一寸距离,罂粟的匕首挡在这里,她使尽全力却也不能再靠近分毫,林易烟见并不能伤到她,手中长剑直接抽出划破了她的肩膀,罂粟感到一阵疼痛,只见鲜血渗出,沾透了衣衫,她上下牙齿轻叩,目光坚定的看向林易烟,那匕首与鸾凤结合,瞬间打向林易烟,双龙魄与九凤游本是一体,一阴一阳,却能融会贯通,罂粟将鸾凤打出,林易烟的金凤直接挡在身前,二人僵持了很久,罂粟总觉得体内有股力量在发热,像是体内芙蓉游的心法被影响,可是,她从未练过芙蓉游,林易烟的九凤游只是练到第五层,那两只凤凰很快便分出了胜负,林易烟被真气震的退后了几步。许是被伤了内体,她脸色有些惨白。

  罂粟的凤凰虽然更胜一筹,可是也已伤了內气,她的喘息有些急促,肩膀的伤口满是血迹。

  林易烟看了看罂粟,转身便离开了,她知道以她现在的情况,若是再打下去,胜算太小,她定会去救那个叫玉衡的,有哥哥在那里,还能饶了她不成。

  罂粟也并没有追她的意思,她向来时的路走去,感觉到肩膀阵阵疼痛,她扯下衣服上的一块布料,将随身携带的伤药,洒在伤口处,将布料缠在了肩膀处。她的脚步一直在加快,她知道林易峰的为人,若是玉衡曾经得罪过他,他定不会留玉衡活命的。

  走了大概有二里路,却不曾见到玉衡的身影,也并无打斗的痕迹,罂粟的神色有些着急,玉衡是因为开了天眼,才会功力全失的,说到底,便是自己欠他的,若是不能保护好他,害他失了性命,自己如何心安。她四下观看,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地方,可还是没有玉衡的踪迹。

  这时,已是正午,湖边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罂粟用手将伤口处遮挡,却还是有人在看她,有人走到她面前,问道“姑娘,可有一位朋友,名为报恩”

  罂粟眼睛睁的很大看向那人,是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看着很是慈祥。

  心中极速转过报恩二字,便微微笑了笑“老伯,我的朋友确实名为报恩”

  “好,姑娘随我来”

  罂粟四下看了看,并无可疑之人,便与这老伯向顺天府方向走去。

  走了有一会,便看到了一个庄子,村庄不大,几十户人家,因离顺天府近,这里的房屋都很精致,人们的穿着也都很新颖。

  “大伯,我那位朋友可还好”罂粟有些急,她不知道玉衡是否安好,为何以报恩二字为自己的名字。

  只见老伯捋了捋胡须,笑了笑:“姑娘不必担心,他只是受了点轻伤”

  罂粟看那老伯说的认真,便也放下心来。

  来到老伯住的院子,罂粟注意到老伯的院子与其他人的不同,这里很是简陋,只是简单的土屋,院中也并没有什么奢侈的东西。不过,她只是看了看,并没有多说什么,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玉衡。

  “姑娘这边”老人引着罂粟来到屋中。

  “玉衡”罂粟看到玉衡躺在那里,有些急切的喊道

  “我带着孙子去那边的林中捡些干柴,便看到了他,好不容易将他拖了回来,他醒来了一次,跟我说让我帮他寻一个人,我便找到了你”老人说着,满是笑意。

  “谢谢您大伯”

  “没事,姑娘,你先歇着,我那小孙子在烧饭,等下出来吃点东西”

  罂粟礼貌的回礼“有老了”

  罂粟把了把玉衡的脉搏,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惊吓而导致的昏迷。

  整个人静下来,反倒有了些疲惫的感觉,她将自己随身带的药丸喂到玉衡嘴中,玉衡轻轻咳了咳,咳的声音越来越大,便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的人,嘴角露出笑容“你这是要呛死我啊!”

  罂粟看他刚醒来,还有心思开玩笑,边看了看他“你可有事?”

  玉衡欲做起身,痛的喊了出来“快扶我做起来”

  罂粟站起身,将枕头放到他身下,他嘴巴疼的还是张的好大“我滚了好远,现在浑身酸痛”

  “我刚才喂给你的是止疼的,一会便好了”

  玉衡做好身,便也不疼了,看了看她,这才注意到她的肩膀“你受伤了”

  罂粟笑了笑“没事,小伤,倒是你,什么时候得罪林易峰了”

第八十六章:相救之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