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告别

  安睡到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睡眼朦胧的看着把自己搂得死死地男人,感受到对方冰凉的体温,就感觉好像是和一具尸体睡了一晚。体温冰冷的男人,昨晚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暖男,真的热情似火。想着昨晚的种种,安觉得有点羞涩,毕竟是自己主动的。

  安微微转身,就撞进男人宽阔的胸膛。安这轻微的动作,银玄就睁开了眼睛,低头温柔的看着怀里害羞的小猫,低声说了句:“早安!”安虽然见过很多帅哥,也自认为自己眼界挺高的,但这温柔的早安问候,她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急忙挣脱了他的怀抱,挣扎着坐起来,移动了一段距离。这才觉得自己浑身酸疼,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身上有几块淤青。看来,昨晚上玩得太过了。

  银玄也注意到安身体上的几块淤青,一边说着抱歉的话。一边急忙在旁边拿了一件浴袍替她披上。听着安的肚子发出的咕咕的叫声,才意识到昨天一天,她都没怎么吃东西,肯定饿坏了。虽然自己的厨房从来就没用过,而且现在外面阳光这么强,自己出去着实不好受,等会儿还是叫外卖吧。

  银玄先去浴室放水,可是一直别人伺候的小少爷,做这些事情足够手忙脚乱的。虽然,在见到安之前去请教了几个姐姐们,问问她们女孩子的喜好,自己做足了功课。结果,昨天安一亲自己,就脑子发热,缴械投降了。以至于现在调水温,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舒服些。回卧室,轻轻的把安抱起来,走向浴室。把她放到浴缸沿边,让她泡个澡清洗一下,然后就一本正经的出去了。

  目送着又是一脸羞涩的银玄关上门,安脱下浴袍,抬腿跨进浴缸,差点没叫出来,这水也太烫了吧,你当烫死猪啊!打开淋浴,放些冷水进去。等水温合适了,才跨进浴缸,舒舒服服的靠在能容纳两人的浴缸的边缘。享受着泡澡。看着小腹上,还有肩膀上已经愈合的伤口,比上次受了伤愈合的还要快,自己开始逐渐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抬头望着天花板,安觉得有些不真实。让她不禁想起樱卫,想起老爷……是老管家把她从孤儿院里领养出来,给她饭吃,给她水喝,她以为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却是跨入另一个地狱。管家需要这些孩子们实现他们的价值,没有能力的废物只能去死。她能挤进樱卫的十三个人中,就说明她是踩着多少人的尸体爬上来的。后面又会有更多的人,妄想着能够踩着她的尸体爬上去。所以,她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来帮助自己,帮助自己爬上去。这个银玄,喜欢着自己,不过是想要得到这具身体,只要能够让他帮助自己,身体又算得了什么呢?安的眼神狠厉起来,可怜银玄,终把自己的一腔爱意付错了人,给了一个不会爱的人。

  叶晨打车回了尹希雨的家,刚一进门,陈姨和王叔就迎了上来。昨晚,发生了事件,他们就被儿子送了回来,就一直在家这边等消息。后来,看见弗洛老爷和晴子夫人回了家,也算是松了口气。晴子一身血污,满脸疲惫,看起来是受了挺大的刺激,陈姨匆忙帮她准备了衣物,也不敢问什么。小姐和少爷还在会场那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姨心中一直不安。后来,等老爷和夫人清洗干净,换了一套衣服下来,准备询问那边的情况的时候。

  也就大概快11点左右的时候吧,弗洛的电话急切的响了起来,接听后,弗洛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一直一言不发,当他想问什么的时候,对方匆忙挂断了电话。老爷急的闭眼深呼吸,好不容易平复了些。才告诉坐在沙发上一脸担忧的尹晴子,安儿出事了,命悬一线。晴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丈夫,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情况,眼泪夺眶而出。她不停的冲丈夫大喊在哪个医院?可那边的尹晚旭被急昏了头,竟然连医院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弗洛只能不停地给晚旭打电话,却一直不接,陈姨只能坐在晴子身旁,安慰着默默流泪的可怜母亲。

  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尹晴子他们急忙赶往医院,王宥道也想跟着去,却被王叔叫住了,这个时候他过去,应该也没有用,等那边有消息了,在过去也不迟。这一晚,注定不会过得安稳。

  大概凌晨的时候,王宥道被叫了过去,顺便带了一套尹晚旭的换洗衣物。老两口就这么焦急的等着,等着消息传来,祈祷希雨平安。

  夜晨看着一脸倦容的老两口,想着他们昨晚应该没休息好。“希雨没事,你们放心好了。”他低着头,掩饰着脸上的淤青。

  “那就好,谢天谢地,老天保佑啊!”陈姨双手合十,感谢着上天。王叔则关注着:“那凶手有抓到吗?”

  “没有,她跑了。对不起!”夜晨头低得更低了,这么善良的夫妇,自己留在这里,万一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就不好了,自己还是快点离开好了。

  “哎呀,老头子。人跑了还可以抓回来的,你看小晨现在这么累,你让他好好休息一下,陈姨去给你做早餐。”陈姨嗔怒的看着王叔,有和蔼的看着叶晨。

  “不用了,陈姨。我回来收拾收拾就离开了。”叶晨叫住准备去做早餐的陈姨,他得马上离开,待得越久越是祸。还未等陈姨回答,他就冲回自己的那个小屋,关上了门。

  夜晨背靠着门,无力的滑落在地上,他紧紧咬着唇,狠狠憋着眼泪,无声的呜咽着。他不想离开,他舍不得他在这里生活的3个月,这里有陈姨,王叔,妞妞,旺财,还有尹希雨。和他们一起生活,让他逐渐找回了以前与母亲一起生活的美好日子。他想要抛弃所有,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开始新的生活,过新的人生。现在想起来,终究都是幻影,就像安所说,自己果然是个一无是处的懦夫。

  调整好情绪,收拾好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打开了门,陈姨还在疑惑的看着突然要离开的夜晨,表情有些不舍,这个孩子太苦了,自己一直把他当亲生儿子来对待,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夜晨抱住陈姨,说了一堆感谢的话,还叮嘱陈姨,王叔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以后肯定能跟着儿子享福的。陈姨也紧紧搂着这个可怜的孩子,觉得这一次离开,再见终究会是难事,忍不住哭了起来。

  王叔的手机很不应景的响了起来,王叔接通后,一直听着对方在讲,最后回答了一句:“我会转告他的。”就挂断电话。他看着一脸茫然的夜晨:“老爷那边说,小姐醒了。你还是过去看一下吧!”

  看着王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夜晨觉得又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告别王叔陈姨,夜晨急忙往医院赶。

第二十八章 告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