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你这个大猪蹄子

  夜晨,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山林,他想在回组织之前再去看看莘月,之前安一直骂他,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其实并不是忘了莘月,只是不想让莘月的悲剧在尹希雨身上重演。莘月希望他能自由的活着,他挺希望,等一切的都结束的时候,在乡村租个小屋,种种菜,养养狗,无忧无虑的过完此生。不过是奢望罢了。

  付钱下了车,走过一段曲折的小道,进入陵园大门,就看着守陵的大爷,正在打扫落叶,天气转凉了,落叶越发的多了,一天打扫的次数也多了,也算是活动活动,暖暖身子。大爷一抬头,就看见背着背包,抱着一束开得正盛的白菊的夜晨,才想起来这是那天在陵园呆了一天的小伙子,听说这里沉眠的是他的爱人,也真是可怜。上次来扫墓,就只带了一朵路边的野花,着实有些寒酸,今天还带了一束花,看来也算痴情。

  夜晨给大爷鞠躬问好,大爷点头示意,继续手里的忙活。夜晨走到莘月的墓前,还算干净,看来大爷还是很用心照顾着莘月身后的体面。温柔善良的姑娘,一向爱干净。虽然与周围那些装饰豪华的墓地相比,着实寒酸了些,莘月爱好朴素,一向节俭,不被叨扰,应该是对她最好的尊重。

  夜晨对着墓碑上温婉的照片笑了笑,将手中的白菊放在了上次早已枯萎的小黄花上,一阵风吹来,又吹落几片枯叶,有些落在安静放置的白菊上,有些落在夜晨的脚边,夜晨将它们拾起,放置在一旁的土地上,就是所谓的落叶归根吧。夜晨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棉布包,他轻轻的打开,里面是一堆不成型的碎片,他把它们放置在花束边,站起身,用道歉的语气说着:“这是你最喜欢的胸针,对不起啊,我过了这么长时间才带来给你。而且,已经被摔坏了。但没事,我回去我就把它补好给你带回来。你会不怪我吧?”

  没有回答,只有风吹过的的声音,夜晨抿了抿嘴,自顾自的说道:“我默认你不会怪我的。”蹲下来捡起摊开的面部,视若珍宝的把它们重新包好,揣进衣兜。把包放在一边,缓缓坐在墓碑旁,一脸温柔的看着墓碑上笑得温婉的女孩,轻声说道:“我再陪你一会吧。”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夜晨锤了锤有点酸软的腿,缓缓站了起来,得走了啊,不然就来不及了。他转身抚摸着墓碑,像抚摸着他的头,一脸宠溺的说道:“你乖乖的呆在这里,我一定会活成你希望我活成的样子。到时候,我会让那两个人,在你面前磕头认罪。”他的表情变了,他也有野心,他不想屈服于打压。

  背上包,在看了一眼莘月,前方的路不好走,但他还是要一往无前的走下去,他要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重新正视他的存在。再次跟守陵大爷道谢后,他走出了大门。大爷看着他有些孤独的背影,摇摇头叹气的走回屋去了,深秋的风有些冻人啊!

  以恶制恶,方能止恶。

   去组织的路程还有一段,陵园地处偏僻,来往的车辆特别少。而且,夜晨已经没有钱了,现在他手里的钱,还是上次来看莘月的时候,尹希雨给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今早又走得匆忙,买花,打车一系列花销下来,他觉得自己有点囊中羞涩了。别说是住旅馆,就算是吃饭,都成问题,最可怕的是,他没有手机。

  夜晨就这样走了3.4公里的路,觉得实在走不动路了,口渴,眼皮重,还头晕,不得不找路边的一块石头坐下来,自己的右小腿虽然矫正过来了,却还是有点跛,走的路太长,也还是隐隐作痛,锤了锤这不争气的腿,喝了几口水,深呼吸了几次,也总算是缓过气来。

  去组织的路程连一半都没到,而且快天黑,这条路的车辆更加少了,连搭个顺风车的机会都没有。看来今晚自己应该是要风餐露宿了,看来安说的对,自己果然是个无用的男人。

  夜晨还在计划着晚上去哪里凑合着过一晚,一辆黑色的车突然停在他的面前,惊得他一时慌了神,司机按下车窗,却是夜晨最不想看到的脸。

  安开着车回组织,银玄的车,哦不,现在应该是她的车。这两天,薇安一直联系不到自己,这次应该又会被骂一顿,手机好像被那个男人给扔水里了,也不赔自己一个新的,说什么下次带自己去买苹果手机,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真的不是大猪蹄子吗?注意到路边坐着个背包的人,想着可能是背包客,自己说不定可以载他一程,就开了过去,摇下车窗,才发现是夜晨。

  “真是冤家路窄啊,少爷。你这身装扮,是要去当背包客吗?”安一脸戏谑的看着已经累得不行的夜晨,想踩油门,扬长而去。结果夜晨二话没说,站起身,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副驾上,将档位移到空挡上,安踩油门也没用。无视愤怒盯着自己的安,说着:“既然顺路,就一起走吧!”

  安没办法,只能将档位推至前进档,继续行驶。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内气氛有些尴尬。他们之间的关系,从以前的上下属,发展到同伴,再到现在的敌人。关系越发的僵持,若不是夜晨以前救过安,安可能真的会一枪崩了他。但夜晨还是有问题想要问安。

  “你为什么要伤害尹希雨,甚至在解药里面动手脚?”夜晨语气严厉,不想提问更像是质问。

  安送了个白眼给他,她不明白自己以前是不是瞎了眼,跟了这么无能的男人。这段历史,当真使自己耻辱。自己以前还帮他,男人果然靠不住。还敢质问自己,还把自己当少爷啊?

  “为什么要害人?你自己保护不了你要保护的人,现在反过来要怪对手太凶残!你这是什么逻辑?这是我的事情,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还需要跟你报备吗?你可真是无理取闹啊,夜晨。”安轻蔑的回答道,“你现在还是认清自己的身份比较好!”

  

第三十二章 你这个大猪蹄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