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不是一路人

  “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告诉我的?”攸宁看着事不关己继续吹着头发的安,觉得外面那些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安可能真的会为了某些利益,而去依附权贵,甚至是自己的身体,“你还爱着我吗?”

  安儿还对着镜子吹头发,没有回答。攸宁以为她没有听见,想再重复一遍。

  安关掉了电吹风,没有转过身,还是看着镜子,仿佛镜子里是另一个人。她慢慢的开口:“在你心中,我究竟不堪到什么地步?”

  她的语气很平静,但攸宁还是从这句话中听出了心寒。他刚想开口解释,并不会想安想得那么严重,他们之间还有回旋的余地。

  还没有开口,谁知,安直接将手里的电吹风往桌上一拍,冷冷的说道:“分手吧!”

  这三个字如同刀子插进攸宁的心里,他只是来询问下安的情况,结果,安直接就给了他这样的回复。

  “不是的,安!有什么矛盾,我们难道不能好好的说清楚吗?就这么果断,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攸宁想不通了,他觉得他应该好好和安谈谈。

  “如果我们之间连最基础的信任都做不到,那又何来爱情?只不过是两个缺乏关爱的人,之间的相互慰藉罢了。”安还是没有转过身,她不想再跟攸宁争执,这样的结果,究竟是谁的错,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安……”

  “出去!”安终于转过身,手指着门,下了逐客令。

  攸宁看她眼里的不耐烦,还有冷漠。觉得安如今越发的冲动了,她缺乏冷静,很多事情随性而为。但还是为了避免火上浇油,双方都需要冷静。

  他往门的方向走去,安又转过身去,不再看他。攸宁却没有注意到她脸上不易察觉的痛苦,额头上冒出的细密的汗珠,捂着小腹的一只手,以及另一只越捏越紧的拳头。

  攸宁手刚触碰到门把锁,准备开门离开,就听见身体接触地板的一身闷响,他急忙回过头。就看见安捂着肚子,蜷缩着身体,在地上低声呻吟着。浴袍的下摆已经染上点点鲜红,有些触目惊心。

  他急忙跑过去,准备把她抱上床,却发现怀里的人连喊痛的力气都快没有了,面色苍白如纸。

  “这是怎么呢?”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人始料不及,也让攸宁慌了手脚。

  夜晨觉得不想和这个疯子老爸说话了。看着刚才还凶神恶煞踢自己的夜凌天,又神态自若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起筷子,津津有味的吃起了菜,仿佛刚才说话不可一世的人不是他。挣扎的爬起来,扶起倒在一边的椅子,坐下来,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不敢再跟自己的父亲再说一句话。

  低着头,勉强的吃完这很难下咽的一顿饭,刚放下筷子,就看到夜凌天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盯个窟窿出来,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夜晨还是那样恐惧着自己的父亲。

  “既然你回来了,虽然你真的很没有用,但看在你母亲的份上。你说吧,你希望我把你安排到哪里?”夜凌天一脸的不屑,却又像君王般,随意决定着自己儿子的生杀大权。

  “我……”夜晨刚想回答。

  “算了算了,你这么没用,去哪里都是捣乱。樱卫住的那边缺个佣人,干脆你去吧。省的我们俩看着对方心烦。”夜凌天根本没有征求夜晨的任何意见,就直接给他安排了一个好尴尬的差事,也没有问他愿不原意去。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还没有……”夜晨站起身,刚想反驳,就被夜凌天给打断了,朝着门口喊着:“管家,进来!按我说的做!”随后起身,朝门边走去,边走边整理了他那一丝不苟的西服。

  管家听见声音就进来了,用手撑着门,目送着夜凌天的离开,低声回答“是。”向着夜凌天离开的方向鞠躬。留下一脸不可置信的夜晨,以及毕恭毕敬的管家。

  夜晨看着越走越远的夜凌天,看着那个颇为潇洒的背影,指着他的背影破口大骂:“你会不会尊重人?你神经病啊?”然而他的骂声还没有传出去,管家就很及时的关上了门,也不知道夜凌天有没有听到。

  管家已经抬起头,个子比夜晨高了不少的他,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夜晨。语气严肃,颇为正经:“奉劝你一句,言多必失。”

  夜晨觉得这个世界疯了,至少这个世界的人,不正常。只能气的坐回椅子上,着实被气到了。

第三十五章 不是一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