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安的男人们

  管家呆了没多久就回去了,安把这位自己很尊敬的人送上了车。虽然管家年纪大了,可身子板还是硬朗的很啊,当真是不服老。送走管家后,安回到屋内,就看见穆德和珞珞很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气氛有些压抑,穆德从珞珞那里听说了这件事,觉得这事发生得莫名其妙,又觉得安儿姐姐真的很刚。

  安准备上楼,看着两个人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说:“你们两个是在用意念打架吗?我上去休息一会儿,吃完饭的时候记得叫我。”然后,就看见两人点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觉得要笑得肚子疼了。

  夜晨醒来的时候,太阳快落山了,夕阳的余晖照射进房屋。活动了一下身体,浑身都疼,尤其是脸和手臂。挣扎着爬起来,才想起来今天中午被安给胖揍了,看了看夹着夹板的手臂,又摸了摸脸上的纱布,应该庆幸安没有用砖头拍死自己,头还是很晕啊。

  太阳落山后,房间的光线就有些暗了,只能起床去开灯。屋子一下子明亮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桌上多了个面包,面包下面压着一张纸。拿起来才发现是小酒写的。

  “谢谢你今天替我出头,但还是请你做事稳重些。以后,我们就不怎么能见面了,你好好保重,照顾好自己。——小酒”

  “这话什么意思?”夜晨有些不解。这时,房门被打开,张管事提着饭盒进来了。看着夜晨有些孤零零的现在桌子边,又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

  把饭盒放到桌上,说实话,夜晨也饿了,今天其实都没怎么吃,干了一上午的活,又晕了一下午,早就饥肠辘辘了。于是打开饭盒就开始吃。

  张管事看着狼吞虎咽的夜晨,一边让他慢点吃,一边还是告诉他以后他的安排,“你以后就去马场那边工作,别墅那边不准再进去。”

  夜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还没咀嚼完的饭菜也咽不下了,堵在了喉咙里,竟然被噎住了。张管事看着他表情不对,连忙帮他拍了几下背,夜晨才缓过气来。觉得这孩子应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这个消息,张管事就嘱咐了他几句,让他明天记得过去,然后就离开了。

  夜晨看着还剩一半的饭菜,突然觉得胃很难受,急忙跑去洗手间,将刚才吃的东西吐的一干二净,直到吐出来的都是清水才停止,却还是不停的干呕。好不容易,才止住恶心,去洗手台漱了漱口,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这张脸,眼圈红红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觉得好狼狈,好窝囊。

  捂着肚子关了灯,躺回了床上,那饭是绝对吃不下了。夜晨突然觉得好孤独,闭上眼睛,想母亲,想莘月,还想着另一个人,突然很想哭,想着母亲应该带着自己一起走,自己活着真的很累很累,又很自责,自己活生生把一副好牌打的稀巴烂。

  接下来的路我该怎么走?谁能帮帮我?

  “姐,下来吃饭了!”珞珞现在客厅里,抬头向着楼上大声喊到。

  “哦,来了。”对于珞珞的大嗓门,安觉得扩音器都没她声音大。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叮叮咚咚的跑下楼,一下楼刚好就对上攸宁的目光,有些尴尬的转向另一边,看到站在一边的柔嘉和哲成。向他们屈膝问好,他们也以同样的姿势回应。

  陆续坐下后,厨房准备的晚餐十分的丰盛,应该是多加了两个人的缘故。吃饭的氛围还算不错,嘘寒问暖,互相吹捧。表面一脸笑容,背地里全是一肚子坏水。好不容易吃完了晚餐,柔嘉和哲成就先告辞了。目视着两人的离开,安心情有些烦躁,说去露台上透透气,她一直没有和攸宁有过眼神交流,连吃饭的时候都没有坐在一起。

  攸宁拿着一件外套,打开了露台的玻璃门。只见安背对着他,一手撑着栏杆,一手拿着香烟,燃起的白烟被风吹散。深秋的夜晚,风很凉,衣着单薄的身躯冷得微微颤抖,攸宁上去给他披上外套,顺便从背后抱住她。

  安一转身,就对上攸宁那双温柔的眸子,出乎意料,安没有挣扎。“我们好好谈谈行吗?”攸宁带着恳求的语气在她耳边轻语。

  “你先放开,我们好好说话。”安有些不带感情的说道。攸宁识趣的放开了手。安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裳,又吸了几口烟,双方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现在喜欢的那个男人,他对你好吗?”攸宁先开了口,如果真的分手,还是要分得明白些好。

  “你是我爱的第一个男人,你对我真的很好。”安却是答非所问,“我们一起长大,相互扶持,同甘共苦。我们在一起搭档多少年了?”

  “大概四、五年了吧。”攸宁并不知道安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们之间太默契了,连对方在想什么都知道。时间太久了,我越发的觉得我们不合适。我相信你不相信外面那些传言,也感谢你愿意相信我,可是,对不起。”安终究还是说出了理由。

  “安,你有野心。不管是我,是夜晨,是老爷,还有那个人。都会成为你往上爬的工具。我尊重你的选择,希望我们还能是好的搭档。”强留终究无用,放手才是最大的尊重,攸宁有些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只想给她一句劝告:“高处不胜寒。”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谢谢你。”目送着攸宁带着坚定的步伐离开,安朝着他的背影屈膝行了礼。烟快被风吹熄灭了,还有丁点火星,不过很快也熄灭了,漆黑一片,把熄灭的烟蒂扔进烟灰缸,裹紧了衣服,秋天的夜晚真的挺冷的。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却终究不会是最后一个。”

  安儿姐姐和攸宁哥终究还是分手了,珞珞之前还抱着有一丝有回旋的余地的期望,现在就彻底凉凉了,心里还是很难受的,毕竟,他们两个看起来真的很般配。

  安裹着衣服回了房间,发现屋里的窗户没有关,吹进来的风让她瑟瑟发抖。她走过去准备关上窗户,一个人影就突兀出出现在窗台上,他一手抓着窗沿,一手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蹲着一脸温柔的看着安,看起来帅气十足。

  安被吓得差点没有一手把他推下去,看清楚来人,将人一把拖进了屋里。这种惊吓,以后还是不要再来了,心脏受不了。

  银玄把手里的玫瑰花束递到安的面前,十分潇洒的说道:“老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喜欢我送的花吗?”

  安把他送的花放好,送了他一个大白眼,这人神出鬼没的,自己迟早会被他给吓死,浪漫的把戏倒是一大把。“得了吧你,就你这样还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看着如同大狗狗一般黏着自己的银玄,安转念一想,觉得有件事或许他可以帮自己做。

第四十六章 安的男人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