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认命

  托黑白无常把人送回家,许思默和木木也背着包袱回了家,都第三次了,这都是第三次逃婚了,居然还是没逃掉,还能不能行了。

  “老天爷啊!我是不是真要把人祸害了才算完。”许思默仰天长叹。

  “你认命吧!不过这顾大少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你嫁过去也不吃亏。”

  “嫁吧嫁吧!反正我又没什么损失。”许思默彻底死心,等着出嫁。

  顾麒醒来之后,就看到自己手里握着的簪子,想起是许思默的东西。

  奇怪,这东西怎么会在他手里,顾麒百思不得其解,想了许久也没想明白,便放在一旁去洗漱了。

  早上吃饭的时候,石一说起自己的遭遇,“我昨夜上了个厕所,然后就没印象了,早上起来浑身难受,好像跟人打过架一样,还真是奇怪。”

  “副队,你这是没睡好吧!”有人调侃道。

  “还真不是,我好像还做了个梦,貌似跟人在一个院子里打了一架,还看见了两只鬼。”

  众人是哄堂大笑,一点都不相信。

  但顾麒却是信了,因为他也做了这个梦,两个人不可能同时做一个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这一切他们暂时是想不明白了。

  另一边,许思默是唉声叹气,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真是作死,说什么不好非说绣花。”看着眼前一堆花花绿绿的线,许思默就头疼,她那会锈啊!给她三年她也绣不出一朵花来。

  “活该,还有两个月多一点,慢慢来,不急。”木木使劲嘲笑,当人就当人,非要作死买人设,现在好了,彻底死了。

  “木木姐,要不你帮我绣吧!”

  “想得美,自己绣去。”

  没办法,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作完,许思默认命的拿起针线,一针一线的绣,至于绣什么,随缘,他又没说,能绣出来就不错了。

  在屋里闷了两天,十个手指全是针眼,可许思默还是什么都没绣出来,索性把东西一扔,也不绣了,拉着许思睿和木木上街了。

  白无常交给她的事还没办呢,先干这个要紧。

  上了街,许思默直奔茶馆,这里有许多听曲的人,人多嘴杂,有可能听出一二。

  木木表示,听出个屁,换命这种事是能听出来的吗?

  换命,简言之就是换命格,这种事是逆天而为,一般人没这个本事,有本事的也不敢这么做,况且命格天定,又其实随随便便就能换的,所谓换命其实也就是短时间里改变人的气运,借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借别人的气运。

  “不过,那些人为什么要抬魂。”这一点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能抬魂,就不止换命这么简单了,应该查一下他们的路线,看是去了哪里。”

  “从堰江出去,少说也有几十个地方,不过这其中有些地方不必非要经过堰江,还有些是饶了路,除去这些,还有十七八个,这如何得知。”

  “要不我们去鬼魅问问。”许思默提议道。

  “你先把欠人家的账还清了再说吧!”居然还有脸去,真不怕丢人。

  许思默撑着下巴,那要怎么办。

  最后,许思默只能唤来小二小三,让他们找相熟的鬼问问,看有没有见过这种送葬队伍,看看他们最终去了哪里。

  这种事调查起来太慢,许思默也不着急,每天过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生活,心情好了绣两下,心情不好了就扔在一旁,去外面听曲抓鱼掏鸟蛋,是不亦乐乎。

  这一日,许思默正在河边烤鱼吃,就看到了远处而来的顾麒。

  “他怎么知道我在这?”许思默疑惑。

  “姐姐,你不喜欢他,我可以把他赶走。”自从知道顾麒要娶许思默,许思睿一看到他就生气。

  “加油!上。”许思默啃着鱼怂恿道。

  木木差点把鱼刺掐嗓子眼里,这祸害,坑人坑到自己亲弟身上了,还有没有人性,不对,她是鬼,没人性的。

  许思睿拿袖子擦干净嘴巴,气势汹汹的就走了过去。

  “这位叔叔,我姐姐说她不想见你。”

  “噗!”

  “噗!”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许思默你也有今天。”木木笑的直不起腰来,“活该,让你怂恿小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许思睿你个小王八蛋,老娘被你害惨了。”许思默急急忙忙站起身来,准备跑路。

  “思默。”就听见后面一声叫唤,原来是那日含泪奔跑的林博文,今日前来散心,正好就看见许思默。

  许思默黑线,这一个两个的,诚心不让她好过是吧!

  “思默,你也在这玩啊!”林博文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是啊!”许思默一边敷衍林博文,一边斜眼看着顾麒,只要看到人过来,她就迅速溜走,坚决不留。

  “正好,我们一起啊!”林博文伤心几日之后,觉得以许思默的性子,肯定不能这么轻易就嫁了,他还有机会的,而且他们认识的时间这么久,机会肯定更大一些。

  “他怎么也在这,又缠着姐姐,可恶。”许思睿回头看见林博文,气的直跺脚。

  “他是谁?”顾麒眼睛微眯,看着远处聊的看起来很欢快的两人。

  “他喜欢姐姐,天天就知道缠着姐姐,男子汉大丈夫一点本事也没有,连姐姐都保护不了,姐姐才不会嫁给他。”许思睿对着顾麒好好的吐槽了一番林博文,“喂!你是不是很厉害,你要是能把他打败,我可以考虑考虑让你娶姐姐。”

  “一言为定。”顾麒挑眉,这性子,也不知跟谁学的。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许思睿认真说道。

  一大一小便向着三人走去,许思默看见之后想跑,可被林博文死死缠住,根本就离不开。

  林博文到时没意识到自己有多招人嫌,一边吃鱼一边夸着许思默,“思默你这手艺真的觉得,谁若是娶了你绝对是他的福气。”

  “呵呵!”福气,你眼瞎吗?

  “姐姐。”许思睿跑过来坐在许思默身边,“我刚刚看见姐夫了,就叫他过来了。”

  顾麒盘腿坐在许思默身边,十分熟稔的拿起许思默刚烤好的鱼咬了一口,“确实不错。”

  这死孩子,刚刚不还要赶走吗?怎么一转眼就成姐夫了,小兔崽子,回去在收拾你。

  木木自动远离,坐在一旁吃着烤鱼看热闹。

  林博文一看到顾麒,就停下了吃鱼的动作,想要抬头打量一下对方,却被对方的气势震慑住,不敢直视。

  顾麒也不主动搭理他,诚如许思睿所说,像林博文这样的人,的确配不上她。

  许思默默默烤着鱼,也不说话,这种时候谁挑话题谁傻逼。

  “姐姐,再过几日就是端午了,我们请姐夫来家里吃饭吧!”小傻逼许思睿这个时候挑起了话题。

  “当然不行。”许思默一口拒绝。

  “为何?”

  “顾大少,你能不添乱吗?”许思默这回连装都不没再装了,语气强硬的就拒绝了。

  顾麒看出许思默的不高兴,便也没再多话。

  几人又坐了一会儿,许思默就起身提议回家,其余几人自然也没反对。

  刚进城门,许思默就让木木带着许思睿先回去了,说自己还有事。

  “思默你有何事,要不我陪你去吧!”林博文也是个没眼色的,这会儿还想着献殷勤。

  许思默却连看都没看他,转身向前方走去。

  “木木姐,我是不是惹姐姐不高兴了。”

  “没有,回去吧!”木木牵起许思睿,对顾麒说道,“顾少爷,这种时候您最好别去招惹她。”

  “自然。”许思默一个人走在街上,走的很慢,周围的一切人和事似乎都无法在影响到她。

  走到鬼魅门前,许思默抬步进去。

  谭华看见许思默,也难得的没有调侃,而是送上一坛酒,“去年不还说不来了吗?”

  “我以为自己能忘。”

  “别骗自己了,这么多年,要忘早就忘了,喝吧!算你免费。”

  “多谢。”许思默倒上酒,一口全部倒进嘴里,辛辣顺着嗓子眼到达胃里。

  许思默酒量并不好,也不太爱喝酒,但每年这种时候,她都回来喝一回,等喝的醉醺醺的,再由木木带回去。

  喝到半夜的时候,等许思默醉的不省人事了,木木果真来了。

  “木木姐,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忘了的?”

  “不去想就好了。”有些人,有些人,怎么可能忘得掉,但不去想,就不会想起。

  “我忍不住啊!我很努力的不去想,可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忍不住去想他。”

  “傻丫头,回去吧!”木木扶起人,转身向许府走去。

  在家门口遇到了顾麒,他似乎站了许久,专门是在等许思默。

  “老大。”还没等木木说话,许思默就扑向了顾麒,“老大,你终于来接我了,你终于来接我了对不对,你没有放弃我。”

  “我是顾麒。”

  “顾麒。”许思默抬眼看了许久,松开了手,“对啊!不是老大,老大不在了。”

第六章 认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