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温暖

  许家的气氛今天很差,知道女儿会离开,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许父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早就猜到了,顾家都在京城,又怎么可能在堰江待着,他们要离开,默默肯定要跟着的。

  “出嫁随夫,这是应该的。”许父说道,“去了以后要乖一点,少给人家添麻烦,如果受欺负了,就给爹说,爹去接你回来,我们家虽然比不上顾家,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爹,我知道的。”

  许思睿扯着许思默衣袖,眼泪玩玩的看着她,“姐姐不要走好不好,小睿不想姐姐离开。”

  “小睿乖。”许思默揉着许思睿乱糟糟的头发,“姐姐又不是不回来了,而且小睿也可以来看姐姐的。”

  许思睿摇摇头,紧抓着许思默的衣袖不松手,小孩子的世界太单纯,以为离去就是再也看不见了。

  许夫人也偷偷擦着泪水,她从未出过远门,这一下就这么远,要是不能适应怎么办,被欺负了怎么办啊!

  “哎呀!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又不是死了,虽然远一些,可有时间了你们来看我不就好了。”许思默擦干许夫人眼角的泪水,“二娘,再哭就不好看了,都起皱纹了,别哭了昂。”

  “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许夫人看着许思默的脸,“要有什么不顺心,就给家里说,我们去接你。”

  “好!”

  许思默心里暖暖的,第一次觉得她不是一个人,她的背后也有人惦念,也会有人因为她过得不好而伤心难过,这种感觉真好。

  离开许家时天已经很晚了,走在街上许思默颇有些感慨,活的太久,都忘了人的感情是什么样的了。

  “人就是麻烦,总是这么多愁善感。”许思默笑道,心脏处暖洋洋的,在地狱呆太久了,她都忘了心可以这么暖了。

  但许思默又记得很清楚了,她不是人,也不可能是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没有感情那就不是人了,或许这就是人最可贵的地方。”

  当鬼当的太久了,早就忘了当人是什么感觉了,现在再次当人,总会有些感触,“默默,你……会喜欢顾麒吗?”

  木木停下脚步,严肃的看着许思默。

  许思默没想到木木会问这个,楞了几秒才作答。

  “不会,罗刹女无心无情,怎么可能爱上一个人,我现在做的也只是实现自己的一个梦罢了,这一世一过,桥归桥,路归路,我还是冥界杀人如麻的罗刹女,他还是一个不断转世轮回的凡人,什么都不会变。”

  许思默答得太决绝,却也在木木的意料之中,这二货,总是把一切分的太清楚,但有时候又太过糊涂。

  其实不会喜欢也好,她这么些年过得太苦,如果和他在一起,她又要陷入无穷无尽的寻找与等待之中,太累了。

  “默默,记住你今天的选择。”木木严肃认真地说道。

  “啊?”许思默被木木的认真惊住了,竟没反应过来木木说了什么。

  “回去吧,已经很晚了。”这个傻丫头啊!经常被打脸的。

  “哦!走吧!”

  两人回去已经是半夜了,顾父静悄悄的,除了虫鸣鸟叫,再无一点声响。

  许思默本以为顾麒已经睡下了,他作息时间一向很有规律,但远远就看见屋里亮着的等,进去之后发现人还没有睡。

  烛光下那个认真看书的人,让许思默想起了自己老大,他们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像,她有时候执行任务,回来的会很晚,每次回来老大屋里的灯都是亮的,本以为他是睡得晚,后来才知道是担心她,所以一直在等她。

  “顾大叔,你还没睡。”许思默装作不知情,有些事,说透了就不好玩了,她给不了他要的,就只能装作不知道。

  “嗯!”顾麒收了书,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天晚了,早点洗漱休息吧!”

  “熬夜对身体不好的。”看他这样,许思默还是忍不住提醒。

  “你是我妻子。”顾麒走到许思默面前,“所以不管多晚,我都会等你。”

  “但我不会等你,你要明白。”

  “嗯!女孩子熬夜不好,你没有必要等我。”

  ……

  许思默再无言以对,到没看出来,他如此会辩驳。

  洗漱完,许思默躺在床上,背对着顾麒闭眼睡去。

  顾麒躺下,懒腰抱住许思默,“我叫人置办了些衣服,应该都是你喜欢的风格。”

  顾麒发现,许思默很爱穿红衣,她的衣服上多多少少都带一些红色。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穿红衣。”

  “因为跟彼岸花的颜色一样。”

  许思默做罗刹女入地府,迎接她的便是那无穷无尽的彼岸花,那样耀眼的红,如火一般,那么热烈,又那么温暖。

  “以后有我在,你不会冷的,所以你可以喜欢别的颜色,不用再执着于过去的喜好了。”

  被顾麒抱着的地方如同浸在热水中,有些发烫,身体也慢慢暖和起来。

  原来,被人爱着会这么温暖。

第二十章 温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