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熟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了,她居然来找你了,小子,你还真是厉害,我到要看看,冥帝允不允许。”

  外面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老祖也愈发癫狂,“来了,罗刹女来了,她来救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吓得外面的活物迅速离开,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顾麒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开,但却无济于事,绳子还死死的绑在他身上。

  “咯吱。”

  大门被打开,屋里瞬间被照亮,顾麒回头看去,却看到被绑住的许思默。

  她现在只是个不会法术的凡人,会死的。

  顾麒挣脱的越来越激烈,细细的绳子也越绑越紧,衣服也被勒破,勒进了肉里,有血顺着绳子滴落下来。

  许思默一使劲,就将绳子挣脱开来,跨步进入屋子。

  “罗刹女,好久不见啊!”老祖一挥手,大门关住,将光亮遮挡。

  许思默打了个响指,一盏红灯笼升起,将屋子照亮。

  看着眼前的人,许思默皱皱眉,这谁啊?听口气谁认识她啊!看向木木,木木也摇摇头,长成这幅鬼样,谁能认识。

  “罗刹女,你还真是无情无义啊,当初勾引了我,怎么现在就忘了。”老祖坐在椅子上,缓缓说道。

  “我勾引的人多了,你哪位。”许思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搬了把椅子坐好,手撑着脑袋,闭目养神。

  木木稍一思索,就想起来这人是谁了,“一千年前,陵阳城。”

  “哦!”许思默总算是想起来了,“是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没死呢。”

  “咳咳咳。”老祖剧烈的咳嗽起来,死,“罗刹女,你忘了吗?当年冥帝给我的惩罚。”

  对啊!冥帝不让他死,却也不让他好好活着。

  “怪不得要抬魂呢,拿那些气运旺盛之人的魂魄来延缓你的衰老,从哪学的这歪门邪术,不怕被挫骨扬灰吗?”许思默换了个姿势又坐好,脚架在一张破烂的桌子上。

  “罗刹女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老祖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哦!那你说说,我怕什么?”

  “你说呢,你在凡间找个凡人当夫君,就不怕冥帝杀了他,还是说,冥帝对你已经腻了。”

  “果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许思默逃了掏耳朵,这人别的没记清楚,唯独记着嘴巴特别臭,性格乖张,不分善恶,她才去算计他的,却不想被他缠上,害得她被冥帝扔进忘川,养了好几个月才养回来,“那你说说,我是哪一种。”

  老祖却猜不到,不过也不要紧,他不需要猜,他只需要知道这个人也没有好下场就行了。

  “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冥帝闭关了,等他出来的时候我都已经回冥界了,他不会知道的。”许思默起身,走到老祖跟前,抬脚踩在他双腿之间的空隙中,附身看着他,“自己追我没追到,还搞成这样,就希望所有人也是一个下场是不是,可惜啊!他跟你不一样。”

  “有何不同,都是蝼蚁,我当年只不过闯冥界找你,就被冥帝这么惩罚,他可是睡了你,你觉得冥帝会怎么样。”

  “对啊!”许思默捂嘴,“可是冥帝不会知道,怎么办,要不你去冥界告诉他。”

  “罗刹女,你当真不在意他的死活。”老祖本以为,许思默愿意嫁给他,总归是对他有感情的,却没想到,她果真是无情之徒,对所有人都是玩玩而已。

  “你还真是无情,果真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老祖恨恨得瞪着许思默,想要将她活活吞了。

  “你这张嘴,还是这么臭啊!当年没睡到我,现在还惦记着,不过你看你牙都掉光了,而且……”许思默向下瞄了一眼,“你这个估计已经不能用了吧,所以还是省省力气,别自己作死,我可以向冥帝求个情,让你去投胎,或许下辈子你还有机会睡到我。”

  “你还是这般不知羞耻。”老祖手微微抖动,颤抖着要掐许思默,却抬起来又垂了下去。

  “道爷,你就别白费力气了。”许思默歪头媚笑,一双眼无限勾人,“你觉得我会在意一个凡人的死活,我呢,就只是觉得好玩,便玩一段时间,等腻了扔了就是,那时你就算把他扒皮抽筋,我也没意见,不过现在我还没腻,你就想要他的命,抢我的东西,胆子挺大啊!是不是多年没出去,不知道我的脾气了。”

  哪怕过了许久,但只要许思默一但露出这幅表情,老祖还是会被她勾去魂,当年就是被她这样勾去了一颗心。

  “人呢,我就带走了,让我知道你再打他的主意,我要你的命。”许思默拍拍老祖的肩,起身一挥手,顾麒身上的绳子就断了,看到顾麒身上的伤口,许思默眼里划过一抹担忧,但又很快恢复正常,“走吧!”

  “等一等。”

第五十九章 熟人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