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心疼法师(上)

  蓝影镇清月楼里。

  一个穿夜行衣的男子飞跃进了一个房间,对窗前赏月的玄衣男子单膝跪下,埋着头恭敬道,“王上。”

  站在窗前的男子淡淡问,“怎么样了。”声音不温不愠,语气里却透露着王者之气,令人不敢怠慢。

  “回王上,今晨有人来报,蓝影镇出现王特赏的金牌,经属下一番查探,持金牌者是公主。”黑衣男子据实以报。

  “曲儿?”玄衣男子迟疑一会,喃喃自语,转过身来,一头及肩的短发,额前系一根玄色发带,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一脸的络腮胡子,只有那精明又充满英气的眼睛和那浓浓的剑眉才能看出他的英气。

  这位玄衣男子便是蓝兹国最年轻的王,蓝君染,今年仅二十三岁,登上王位已三年。跟前的黑衣人是他的随身侍卫,夜鹰。

  蓝君染问夜鹰,“可查到曲儿来这里的目的?”

  “回王上,公主是为了汉兹国的一个和尚,自公主离宫便一路打听那和尚的下落,一路跟他来到了蓝影镇。”

  “可是那了空法师?”蓝君染蹙眉又问。

  “回王上,正是。”

  蓝君染深深的呼了一口子,眼睛里一股精明,“本以为那丫头只是闹着玩,没想到还真对这和尚上了心。”顿了一会,对地上的夜鹰吩咐,“公主现在在哪里,把她带过来见本王。”

  “这......”夜鹰吞吞吐吐。

  蓝君染不高兴了,语气带着不快,“快说。”

  “公主今夜掳了那和尚去来福客栈,且给那和尚下了合欢散,欲与其行成好事。”蓝君染慢吞吞的说来,生怕自家王上会发火。

  哪知蓝君染仰天大笑两声,“不亏是我蓝兹国的公主,有胆量。”

  突然蓝君染似想到什么,停住笑,脸上恢复严肃,“本以为给她寻了门婚事,她就会对那了空和尚死心,却不曾想她还是那般固执。那了空身份特殊,快去阻止公主,把她带到本王这边来。”

  “是。”夜鹰恭敬答道。起身飞跃出窗外。

  蓝君染口中的“曲儿”便是他唯一的亲王妹,蓝曲儿,现在正被胡满牢牢押住。

  来福客栈。

  为避嫌,叶婷、胡满及那粉衣女子都出了房间,屋子里只留了个店小二为了空沐浴降火。

  蓝曲儿想要挣脱却挣不开,便大声叫喊“你们快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要是伤了我,我定不会饶了你们。”

  叶婷眯着眼瞅蓝曲儿,“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谁?竟做出勾引僧人这般龌龊之事,到时公之于天下,让天下的人来骂你、唾弃你。”

  蓝曲儿脸色有些绯红,却仍不认输,怒道,“你敢!”

  这时,赫连达带了十几个士兵赶到来福客栈。

  蓝曲儿见是了空身边的侍卫,着急起来,低头就冲胡满的手腕咬去,胡满吃痛大叫一声松开蓝曲儿,蓝曲儿便趁机逃跑,从另一边楼梯飞快跑下去。

  “赫连达,拦住那个粉衣女子,他便是绑架了空的人。”叶婷指着蓝曲儿对楼下的赫连达喊道,自己也跟着追了过去。

第十二章 心疼法师(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