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进院子的贼

  锦耀一听不是哥哥,就以为是贼,只得在后面边追边大喊叫他们慢一点。

  而锦扬却很清楚在院子里的是他爷爷,可是爷爷在咱家院子里做什么,锦然看着那个身影有点熟悉,但绝对不是大哥,还没去回想原主的记忆,只想抓住那个贼。

  所以俩兄妹丝毫不顾的就狂奔回去,锦耀虽在后面紧跟着却怎么也追不上。

  锦扬和锦然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院子,看着锦耀还在后面,锦然直吩咐锦耀,叫他赶快回家告诉村长她家进贼了,叫村长带人来她家抓贼。

  锦耀也不敢耽搁,村里进贼这可是大事啊!

  连人参的事也没来得急细说就跑回家了,这边锦扬已经进院子了还没听到妹妹在说什么。

  “爷爷?你在咱家干什么?”锦扬只觉得奇怪。

  干什么?这爷奶听见王寡妇说的,锦言家置办了好多东西,想着分家时也就只给了五吊钱,哪敢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上晌还听说了锦言家要修房子,招做工的人,每天给三个铜板。

  看来这是之前没分家时存了不少钱啊,这得要回来。这爷心里嘀咕着却没说出来:“我是你爷爷还不能上院子来看看了。”

  锦扬却小声嘟囔着:“家里又没人,都分家有这样直接进来的吗?”

  人老了耳朵也不好,林成良也没听见,就没管只想着这老婆子几个怎么还没出来。

  而锦然卧房里,她奶王氏和大伯娘还有她小姑林明贝正在翻锦然的床榻和柜子,里面全是些破烂没找到值钱的东西,便转战地方了。

  要是锦然看见了估计得庆幸还好没把空间里的东西带出来吧!

  锦然进了院子才看到那个‘贼’不就是她的爷爷林成良嘛,晒得黝黑的脸上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看着倒是很精神硬朗。

  锦然想起刚醒来时两个哥哥的对话了,心里直接没好感了。直言不讳的说:“哟,这不是爷爷嘛,什么风把你吹到我们这个破院子来了?”

  林成良一听就不舒服了,“你这死丫头,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爷爷,这院子还是我给你们的,还不准我进来?”

  “妹妹快别说了!”锦扬听了害怕爷爷会把妹妹怎样,连拉了拉锦扬的袖子。

  锦然看了二哥的反应便知道以前平日里没少挨打挨骂吧?怕二哥担忧,锦然倒也没说什么了。

  “老头子快过来,屋里有不少米面快进来搬!”是那奶奶的声音,一听到有米面,老头子狠狠盯了锦扬和锦然一眼,就赶忙进屋里了。

  “妹妹这...?”锦扬下意识地就看向了妹妹。

  “二哥不用担心,我刚才叫锦耀哥去叫村长他们过来了。”只是锦然的心却冷了冷,虽说自己是‘外来人’对原身的亲戚没多大感情,但是原身的记忆还在。

  平常对待没什么,可太过分了不管你是谁老娘都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锦然在现代可是天蝎座锱铢必较的性格,虽说换了一个身体,可灵魂还是以前那个一点没变!

  而这边锦耀已经带着村长一群人过来,村民拿的拿锄头拿的拿木棍,在路上锦耀和村长说了找到人参的事,但是也把遇到狼那件事说了出来。

  村长却想着银两是小,遇到狼没命了可是大事便交代村民不要因为想着挖人参而上山丢了性命。

  有些村民相信村长,有的可不信,比如村头的二流子林大鹏,林大鹏父母只得他一个孩子老年得子,稀罕得不得了,便养成了游手好闲的性格,庄稼也不种,就靠他父母养活,二十了还没娶妻,时不时还出言调戏一下这些闺女,本村邻村的人根本不愿嫁给他。

  而林大鹏则想的是村长一家不想别人进山挖人参,胡编的谎言,哼等着我去挖出来吧,再者他过来也不是诚心帮忙而是纯属看热闹的。

第十八章 进院子的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