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小姑出丑

  “大哥,我不知道啊?林成良看着被绑着的林锦家也很疑惑。

  “哼。”大爷爷甩甩手就不在理会他那个弟弟了,转而看着村长。

  “锦言,你说吧!”村长朝锦言点点头。

  “爷爷,我们要断亲。”

  “断亲?”林成良因太惊讶了,声音提高了十倍。

  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包括看戏的。

  “听到没,要断亲呀?”

  “断亲可是大事呀?”

  “好像是林锦家这小子去锦言家闹事,差点打死人了。”

  “呼,这可才九岁呀!”

  “你看小王氏的性子就知道了。”

  “噗,小王氏可跟她婆婆差不多。”

  “呸。”小王氏朝着他们吐了一口水。

  周围的人嫌弃的往旁边站了站。

  “要断亲?不行。”锦然奶可听说了,这几天有贵公子去他们家。

  断了亲可捞不着好处了。

  “等一等,大家听我说为什么要断亲。”

  锦言也没管周围的议论声。

  听到锦言这么说大家也就安静下来了,看热闹比较重要嘛。

  锦然不由得好笑,看来八卦大家都爱听,吃瓜群众也好多。

  “第一:我娘的嫁妆是留给我和弟弟妹妹嫁娶用的,分家时一样没有。第二:爹娘修葺的房子给了小叔住,分家分了老院子给我们,大家都知道当时有不少叔叔婶子帮我重新修。第三:分家了爷奶还带着大伯娘等人来我家收刮东西。这些事想必大家都有耳闻。第四:就是今天林锦家仗着有人宠他来我家抢东西,说我们是没爹娘养的野孩子,还拿着石头打扬扬。被别人挡了,那孩子现在还昏迷不醒的,随时有痴傻的可能。”

  锦言平静的把这些事说出来,“大家觉得我们该不该断亲?”

  哗啦的人群就像炸开锅了一样。

  “对的啊,接亲时我可看见的,嫁妆首饰顶多的。”

  “这林锦家怎么这样啊,林家老二可是帮他爹顶着去充军的。”

  “是啊,当年要不是这个小王氏以死逼人,死的可不就是林明文了。”

  大伯听在耳朵里,内心复杂极了。

  老二要不是帮他顶替,现在生死不明的就是他了。

  一直心里愧疚的他上前一步,扇了林锦家一耳光。

  这下两边脸都肿了,大伯可是种庄稼的人,那力道不说了。

  林锦家就那样绑着,也没人扶着。

  打得他两眼冒星光,一个踉跄就跌坐到地上。

  脸上疼痛和爹的耳光让他懵了。

  大伯娘看到自己儿子被打倒,这下站不住了。

  就要上前打闹,被林成良瞧着,瞪了她一眼。

  大伯娘在自己公公面前还是不敢造势,这才作罢,只是心里想着却是晚上在收拾他。

  “我可没拿她的嫁妆。”

  上次王氏还说是孝敬给她的,这次直接不承认了。

  大爷爷几人都觉得丢脸,弟弟这媳妇真真时不要脸。

  还好自己老伴不这样,大家都庆幸着。

  “哎呀,大哥你看小姑头上戴着珍珠簪不是娘的吗?”

  锦然其实早就看见了,就等着这一茬儿了。

  锦言还没说话,林明贝就不客气了。

  “这是我的,什么你娘的,你娘都死了,提起真晦气。”

  林明贝说她白莲花吧,情商又太低。

  这不。

  “嘿,这丫头,好歹是她二嫂吧,还这样说,真是不懂事。”

  “就是,人许氏在的时候,多好一妇人呀。”

  大爷爷几人也这样认为,虽说日头不大吧,可这个丫头没舍得端杯水出来。

  还是然丫头和初丫头去给他们倒了几杯水出来。

  “大哥,那真是咱娘的,小时候我还拿在手里玩的,往地上划了一下有个缺口。”

  这个当然是锦然前身的记忆了,说的是事实。

  “那拿下来看看就知道了。”

  林明贝可不许的,因为这个簪子就是锦然娘的。

  有缺口也是真的,因为就是有瑕疵才让她现在就戴上了。

  她用手挡着那支钗子,生怕被别人看见了。

  可早有好事者盯着了机会。

  比如那花大娘,眼疾手快的,还不待林明贝反应一下就把簪子抽出来了。

  林明贝的头发散开了,心里一紧,遭了。

  “嘿哟,这个簪子真的有缺口。”

  花大娘拿在找手里,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我看看。”

  “这就是许氏的呀,以前在河边洗衣服我看见她戴过的。”

  村里有首饰的少,大家只要看见过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你们...”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脸皮薄。

  林明贝这下眼神可以杀人了,都是林锦然,都是她让我出丑的,等着吧。

  披散着头发就跑去找她五哥林明宝了。

第七十八章 小姑出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