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全都是我的

  锦然的便宜师傅就更满足了,才酒醒没多久的他就缠着苏木带他去了地窖,去地窖干嘛?当然是看酒了,智宽看着眼前的一堆各式各样的酒瓶子装的就莫名的兴奋呀。

  对于酒罐子来说肯定兴奋十足了,这都是他的了,智宽的内心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想法了。

  为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呢?当然是这个便宜师傅的自我认为了,徒儿的就是他的,他才不管锦然同不同意,你说一个姑娘家的喝酒干嘛呢?当然他自动把锦然的两个哥哥给过滤了。

  锦然在这边和锦初说说笑笑的,还不知道她的便宜师傅已经对她的酒窖打上了主意。

  苏木看着自家小姐的这个师傅泛着精光的眼睛,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带他进来,小姐师傅该不是嗜酒如命吧?那要是他喝完了,小姐该怪罪我了,天啊!苏木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只是他只猜对了一半。

  智宽想的不是现在喝完,而是全部把酒给搬走,但是他很愁,因为他是寺庙为家的,别说师弟智圆不许他搬进去,就连他也不敢拿进去,就怕他师傅从地底下爬出来打死他。

  虽说自己能喝酒吃肉,但那也不能在寺庙里太放肆了。

  还别说锦然的便宜师傅心也挺大的,就锦然这个性子能让她师傅给白白搬走吗?而冯令终于弄清了,昊天是锦然的师弟,瑾安是弟弟,那么对他就没有威胁了,当然最有威胁的那个已经走了,冯令一点也不担心。

  不过锦然毫无感觉,毕竟冯令也才十来岁,相比辰昱锦然只会觉得他很可爱像弟弟一样。

  锦初还要回家做午饭,爹娘开荒回来要吃就提早回去了,临走时,锦然让白芷包了很多点心让她带回去。

  被叫醒的锦娣还不情不愿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你不想吃回去吃点心吗?你看这里。”

  锦初提着油纸包在锦娣面前晃过来晃过去的,里面都是蛋挞之类的,一股甜甜的味道从锦娣鼻尖飘过,让这个小妮子一下子窜了起来。

  “姐姐,姐姐,快回家,我不睡了。”

  锦娣急忙说道,那迫切的语气和眼神逗乐了围观的白芷和锦然。

  “我给你穿鞋子。”

  锦初也乐得不得了。

  “我的好师傅,我找你半天了,你在这坐着干嘛?”

  昊天找不到他师傅人了,一问苏木才知道去了酒窖,昊天一听酒窖就坐不住,昊天最清楚他师傅的一大爱好就是喝酒了,要是发起疯来,那里面的酒全给喝完了咋办?那他的小师姐不得劈死他。

  昊天看着他师傅就坐在地上抱着酒瓶子,呼,幸好没喝。

  “我看看我的酒。”

  锦然的便宜师傅直接就把这些酒冠上他自己的名了。

  “你的酒?”

  昊天非常疑惑,这酒不是在锦然家的?

  “当然,徒儿的就是师傅的。”

  智宽抱着这些酒就不想撒手了,刚刚自己可是打开了几个瓶子闻过了,那味道,啧,啧,啧,就是皇宫里的御酒和贡酒也比不上的。

  “师傅你这......”

  昊天想说的是,你这怕是行不通,依着锦然的性子可不会答应的。

  “怎么怎么的,你帮着一起搬进你那没住人的院里去。”

  智宽说的是昊天曾经想和一个外县姑娘成亲,就在街上置办好成亲用的院子,奈何姑娘家嫌弃他无父无母又是在寺庙里长大的不同意,逼迫着姑娘嫁给了本县的一个夫人给病死的富商当继室,昊天觉得自己受到了打击,就把准备成亲用的院子给荒废了,一两年过去了,再见到以前那个姑娘都成孩他娘了,那栋院子昊天也再没去过了。

  直到今天师傅再次提起,昊天才想起自己那段被掐灭的感情,不过自己现在可一点感觉也没有,一个人多好,还可以喝喝花酒,逗一逗小姑娘。

  “师傅,那栋院子具体在哪我都忘记了。”

  其实他还是记得的,只是不想去记得而已。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全都是我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