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10个保镖

  就在这时,孟钧先赶了上来,就怕他们总裁出什么差错,他看到楼道行李被扔的一片混乱,心里气得喊道:“是谁扔的她的东西!”

  孟钧走进客厅,看到颜荞伊还坐在地上,赶紧上前把她扶了起来,关心地问道:“你的脚怎么样?还好吗?”

  “还好。”颜荞伊低头擦了擦夺眶而出的热泪,轻轻地回道。

  孟钧冲进屋里,直接对着正在要往外扔东西的两个男人,动起了手。

  而楼道此刻来了10个强壮的黑衣保镖,他们见到萧寒羽,全部低头对他喊道:“萧总好,请问需要我们做什么?”

  房东看到楼道瞬间站满了10个保镖,一时有点傻眼。

  “帮我这位房东请出客厅,还有屋内的两个男人给我请出来!”萧寒羽吩咐道。

  10个保镖集体回道:“是!”

  10个保镖进去没有三分钟,直接把那两个帮手拎了出来,还有房东也被拉到了楼道里,保镖把他们三个人围了起来,他们有点害怕了,也没敢有过多反抗。

  颜荞伊此时也有点傻眼,他以为萧寒羽只是吓唬一下房东,没想到真的来了10个保镖,而且他们都很强壮,也很帅气,让她很是震惊。

  就连颜荞伊的室友听到了动静,又都跑出来观望了一下,觉得颜荞伊的这位戴口罩的男性朋友简直帅爆了,就应该这么办,让房东也受受罪,谁让她做的太过分了呢。

  萧寒羽去里面转了一圈,看了看颜荞伊的行李和物品的损坏程度,他来到房东面前,非常和气地问道:“请问房东大姐,她的房租需要交多少?”

  “后三个月的房租一共七千!”房东没有了最初的高姿态,正常的语气回道。

  “请问你带了POS刷卡机了吗?”萧寒羽淡淡地问道。

  “带了,当时怕她说没有现金,所以准备了!”

  “孟钧把卡拿过来,刷后续一年的房租费给她!”萧寒羽霸气地回道。

  颜荞伊一听,瞬间怔住,赶紧上前阻止他:“别,别刷卡,我,我不租了,只要房东给我一天时间搬走就好,我把拖欠的那七天的房租补给房东!”

  “你不租了?那你以后住哪里?”萧寒羽感觉她有点奇怪,就问道。

  颜荞伊眼圈红红地回道:“我不想继续留在都市了,我想,我想,我该回老家了,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

  “孟钧给房东刷卡,不用刷一年的房租了,刷半年就可以了!”萧寒羽继续让孟钧给房东用POS刷卡机刷房租费用。

  颜荞伊不懂他到底什么意思,他难道听不懂她说的话吗,为什么他还擅自作主,刷房租费用呢,她又急切地说道:“萧寒,我说了,不用刷房租费用了,我不住了,我要回家,你听不懂吗?”

  “你不住,我住,总可以吧!我不能让我的沙发床,这么被人欺负,被人推来推去的,这是我非常中意的沙发床!你无所谓,但我重视!”

  萧寒羽听到颜荞伊想放弃都市生活的想法后,顿时感觉空空的,心里非常不爽,但不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只能努力控制自己的言语,先搞定房子,再与颜荞伊细说。

  孟钧把后半年的房租费用,刷给了房东。

  萧寒羽眼神透着冷冷地寒气,对房东和那两个帮手,严肃地说道:“民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不知道,你们可知道这条规定?你是希望我现在报警,解决你们擅自入室扔东西的破坏行为,还是希望我们单独私了呢?”

  房东一听对方讲到了民法规定,又听到他提到报警,瞬间服软,祈求道:“我不知道民法还有这条规定,别报警,我们私了吧,我扔坏的这些东西,我赔,我赔给她,这样可以吧?”

  萧寒羽低下头,眼神露出了胜利的笑意,他随意看着地上一个摔碎的镜框,弯身捡了起来,他拿近镜框,看了看照片里面的两个人,笑得灿烂如花。

  他本是随意一眼,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原来颜荞伊爱着的人,竟然真的是他在四年前大山脚下遇到的那个弹琴唱歌的景宇。

  萧寒羽看着镜框里的一双璧人,他们站在皑皑白雪的风景里,脸上笑的那么的纯真无邪,他怔怔地看着他们的合影,眼神透着淡淡地伤感。

  “萧总,对方请求私了!”孟钧看总裁萧寒羽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不对劲,只好走到他的身旁,主动提醒道。

  “好!那就私了!如果你确定私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半年后,房租到期,再延续两个月,如何?”萧寒羽反应过来后,对房东就一个要求,免费多住两个月。

  “一个月可以吗?其实扔坏的东西,应该没那么贵吧,最贵的吉他,不是也被你接住了吗!”房东有点舍不得两个月都免费给他住。

  “吉他是被我接住了,可是我手里的相框,你知道多贵吗?就算你买来一个看似一样的相框,但终究不是原来的相框,你赔得起吗?”萧寒羽又看了一眼手里已经被摔碎的相框,他冷冷地说道。

  颜荞伊看萧寒羽有点怪怪的,感觉他今晚说的有些话,好像没那么简单,可是她又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最后房东只能勉强着同意了萧寒羽免费多住两个月的要求,他也收到了半年的房租费用,就带着两个帮手离开了。

  今晚房东大闹住客房租的事情,算是圆满结束了。

  10个保镖帮忙把扔在楼道里的行李和杂物,统统都拿回到了房间。

  保镖离开后,孟钧默默地收拾着屋里混乱的残局。

  颜荞伊把她的吉他放在沙发上,她走到萧寒羽的面前,伸出双手,一脸憔悴地说道:“把它给我吧!”

  萧寒羽低头看了看被他一直抱在怀里的盖着红布的吉他黑箱子,眼神透露着惆怅,淡淡地回道:“给!”

  “谢谢你,帮我接住它!”颜荞伊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爱惜地把脸靠上去,眼神流露着爱慕和伤感。

  “不客气!”

  “今晚的事,多谢你们了,我明天再来打包我的行李。”颜荞伊说完后,她抱着盖着红布的吉他黑箱子,转身就往外走去。

  萧寒羽随后跟了出去,在楼道里,有些不放心地问她:“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我出去走走,你不要跟着我!”颜荞伊明确地告诉他。

  电梯上来后,颜荞伊进了电梯,走了。

  萧寒羽站在楼道里,看她走了,这么晚了,可他不跟过去,还是有些不放心。

  最后他还是按了旁边的电梯,他坐上电梯快速到达一楼大厅,快步追了出去,在小区的路上,看到她的背影,他就在后边放慢脚步跟着她。

  他给孟钧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早再来接他去公司总部。

  颜荞伊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她的脚踝还没有康复,她一拐一拐地走着。

  寒风凛冽,吹得人脸生疼,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偶尔会路过几辆车。

  颜荞伊仿佛早已忘记了寒冷,她的脸和鼻子,被寒风吹得通红通红的,她却像没事人一样,一身正气地向前走着,她脸上的表情,好像比寒风还要冷。

  萧寒羽跟在她不远的身后,看她走的那么无所畏惧,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他在思考该如何把她给劝回去,这夜里的寒风,真的够冷够寒,再强壮的身体,也不能长时间被这寒风猛烈地吹,不然非要感冒不可。

  他也只好迈开大步,向前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颜荞伊的胳膊,阻止她向前走。

  “回去吧!你这样走下去,会感冒的!”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回去休息吧!”颜荞伊不想他管她。

  “颜荞伊,你以为,我就那么愿意管你的闲事,是吗?”萧寒羽看她,一副强硬的态度,根本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他的好心被她无情地推开,他有些不爽。

  “是!我觉得你管的太多了!你回去吧!”颜荞伊瞪着他,强硬地回道。

  “你!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犟呢?”

  “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不要管我!”颜荞伊说完,继续向前走去。

  萧寒羽对她非常无奈,但是继续跟着她,没走几步,颜荞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颜荞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瞬间停住了脚步,她思考了三秒钟,接听了电话。

  “喂,妈,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

  “本来已经睡下了,可是刚才梦到了你,就醒了。”颜荞伊的母亲在电话那头,回道。

  “看来您是想我了,所以梦到了我!”颜荞伊眼圈红红地说道。

  “梦到你,演出太晚,回去路上遇上了坏人,荞伊,你真的要在酒吧唱歌唱一辈子吗?他已经不在了,没人陪你在都市,我担心你一个人,会很辛苦,要不然,你就回来吧……”

  “妈,对不起,总是让你担心我,我,我最近也觉得,我是不是该回去了,都市,曾经给了我希望,但又让我失望……”颜荞伊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第二十八章 10个保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